布衣官场完整阅读
  • 布衣官场完整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最帅的帅白
  • 更新:2024-05-16 00:47:00
  • 最新章节:第二章
继续看书
《布衣官场》,是网络作家“苏榆北向伊雯”倾力打造的一本其他小说,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我右脚不那么疼,也不那么麻了。”葛立军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突出的腰间盘压迫神经,导致他右脚痛而麻,别说医院了,为这毛病,葛立军保健局都没少去。但没人有太好的办法,手术到是可以,不过术后葛立军如果不想复发,恐怕就得从现在的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他这个位置,久坐是常态,而久坐则是腰椎间盘突出复发的重要诱因。葛立军虎老雄心在,还想着在进一......

《布衣官场完整阅读》精彩片段


苏榆北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汗水,显然给葛立军治疗困扰他十多年的顽疾并不轻松。

苏榆北呼出一口气,手上再次一用力,让人头皮发麻的“喀嚓”声响起,葛立军也再次发出“哎呦”一声痛呼。

宋元鑫感觉裤衩有点湿,苏榆北这混球不会把葛副省长的腿被掰断了吧?

安卿淑也没比他好那去,此时感觉腿有点软,赶紧伸手扶住墙。

如果让安卿淑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的清晨,苏榆北还在床上呼呼大睡,她起床却必须靠扶着墙才行,不知道她此时会做何感想。

其他领导此时就感觉头皮发麻,耳朵里是嗡嗡作响,大脑更是一片空白。

今天才来报道,学习班还没开始,葛副省长的腿就被掰断了?这事要是传出去……

大家已经不敢想了。

宋元鑫第一个反应过来,一把推开苏榆北怒吼道:“你是不是疯了?”

说到这宋元鑫很是紧张的道:“葛副省长我这就找车把您送保健局去。”

葛立军疼得额头有一层细密的汗珠,脸也红得有些吓人,但他却挥挥手,随即小心翼翼活动下身体。

下一秒五十多岁的葛副省长竟然直接从床上蹦了下去,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一颗心差点没从嗓子眼蹦出去。

宋元鑫差点没吓得瘫坐在地上,他刚要说话,葛立军就抢在他前边对所有人挥挥手,示意都别说话。

就见葛立军面有狐疑之色,往前走两步,又后退两步,随即伸出右脚用力跺向地面,连跺了几次后,葛立军满脸欣喜之色。

就见他一把抓住苏榆北的手,兴奋得跟个孩子似的大声道:“小苏你怎么做到的?我右脚不那么疼,也不那么麻了。”

葛立军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突出的腰间盘压迫神经,导致他右脚痛而麻,别说医院了,为这毛病,葛立军保健局都没少去。

但没人有太好的办法,手术到是可以,不过术后葛立军如果不想复发,恐怕就得从现在的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

他这个位置,久坐是常态,而久坐则是腰椎间盘突出复发的重要诱因。

葛立军虎老雄心在,还想着在进一步,继续在岗位上发光发热,现在让他退下来,他是万万不甘心的。

可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病痛的折磨,那滋味,真是难受啊,疼麻得厉害了,葛立军有时候都想把这条腿给切下来。

其他人看到眼前的一幕,是满脸懵圈之色,尤其是宋元鑫跟安卿淑,倆人都以为苏榆北把葛副省长治出个好歹了。

可谁想峰回路转,葛副省长这会活蹦乱跳的,一看就是困扰他多年的顽疾被治好了很多。

这苏榆北也太神了吧?

苏榆北擦擦额头上的汗水道:“葛副省长我这办法也只是治标不治本,想彻底治好您的腰椎间盘突出,只有手术,但您以后的工作……”

苏榆北没往下说,继续道:“不过我这个办法,在加上一套保健操,我能保证可以极大缓解能右腿麻疼的症状。”

葛立军双眼烁烁放光的抓住苏榆北的手道:“好,好,什么时候学?小苏老师?我肯定好好学。”

苏榆北苦笑道:“葛副省长您太着急了,明天咱们学习班不是要出早操吗?等早操结束,我教您,不复杂,您看一次就会。”

话音一落,很会做人的苏榆北就对其他领导道:“其他各位领导,如果有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肩周炎的话,明天早操结束,我也可以教大家。”

现在有葛立军这副省长以身试法,其他领导自然对苏榆北的医术深信不疑,没这毛病的也举手报名,现在没这毛病,不代表以后没有。

自己没有,可自己的同僚、老领导有啊,学会后一是自己练,起到一个预防的地步,第二就是去教同僚跟老领导,这可是一份不小的人情。

葛立军伸出手用力拍拍苏榆北的肩膀笑道:“好,好,好,小苏有没有兴趣当我的贴身保健医啊?”

这话一出,再次全场哗然。

省保健委员会的保健员分为两类,最普通的就是苏榆北这些普通的保健员,并不为特定的某一位领导服务,而是待在保健局,为有需要前来就诊的所有领导服务。

级别最高的可就是某位省部级领导的贴身保健医了,要跟领导同吃、同住,24小时待在领导身边,说是领导的家里人也不为过。

一旦担任了某位领导的贴身保健医,身上也就贴上了这位领导的标签,双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如果这位领导仕途前途似锦的话,贴身的保健医如果想从政,肯定也是顺风顺水,毕竟背靠大树。

但要是这位领导出了什么问题,贴身的保健医如果从政的话,政治生涯也会随着背后的领导倒台而戛然而止。

简单点来说,担任领导的贴身保健医,风险大,利益也同样大,就看能不能跟对人了。

这其实是一场豪赌,真输了这辈子也就彻底完了。

但哪怕是风险如此之大的豪赌,想参与其中的人也宛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毕竟收益也是巨大的,这是走仕途的人难以抗拒的诱惑。

安卿淑等人都认为苏榆北会一口答应下来,这种一遇风云变化龙的机遇可太难见了。

但谁想苏榆北却笑道:“谢谢葛副省长抬爱,我工作的问题,我听组织的,我就是革命一块砖,那里需要那里搬。”

宋元鑫再次有一种想打开苏榆北脑子,看看这小子脑子怎么长的念头。

这回答太出彩了,如果直接答应,显得太急功近利了,这样的人领导不喜。

拒绝吧,那可是副省长,这点面子你都不给人家的吗?

苏榆北的回答却是滴水不漏,还阐明了一下自己对党跟国家的忠诚性,里边确实有投机取巧,说漂亮话的意思。

但谁也不得不承认,能在他这个年纪,把这样的问题回答到这个程度,实属不易。

在场一干人自然在苏榆北这个年纪,绝对做不到这点。

宋元鑫现在就一个想法,苏榆北这小子要是不走仕途,实在是太浪费了他的天赋,还有他身边这常人难以想象的政治资源了。

葛立军笑道:“好,你继续为其他领导服务吧,我出去溜达,溜达。”

葛立军一走,其他领导立刻是蜂拥而至,这会可没人在怀疑苏榆北的医术了。

其中两个人苏榆北格外注意,当其中一个进了诊室后,苏榆北知道自己的计划距离成功不远了。


这话一出,公安口的一干领导眼泪差点没落下来,这小子也太损了吧?挖一个坑还不够,现在又往坑里插剑,剑头朝上那种。

狗日的刘喜民、徐秋亮,老子跪下给你们磕一个,千万别往剑上蹦啊。

但奈何哥俩手牵手在作死的路上策马狂奔,拽都拽不住那种,那会管一干领导怎么想?

刘喜民冷哼一声:“对,我们警察就是这么办案的,怎么着吧?”

一干公安口的领导就感觉嘴里发甜,一口老血涌上嗓子眼,距离吐出来也没多远了。

徐秋亮直接用胸口往剑上插:“就是这么对待你这种臭老百姓的,怎么着吧?”

“噗通”一声,所长同志终于是扛不住,第一个倒下了。

这边一出动静,手牵手的哥俩下意识一侧头,下一秒哥俩差点没尿了,所长晕了,局长脸黑得都要滴出墨来了。

苏榆北也蹲得双腿麻得厉害,还有点疼,他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当一个吃瓜群众,他的表演已经结束了,接下来该他们了。

蔡晓辉脸色无比难看的举起双手,用力拍了几下,随即道:“好一个我们警察就是这么办案的,好一个我们就是这么对待你这种臭老百姓的。”

这次沦到局长同志眼前发黑,眼前冒金星了,他急道:“蔡秘书你听我解释。”

蔡晓辉冷哼一声道:“解释?还有必要解释吗?我不聋,也不瞎,刚才他的话我一字不落的听在耳中,我也会回去一字不落的跟葛副省长汇报这件事。”

这话一出,徐秋亮立刻发出“呃”的一声,随即没了动静,就像正打鸣的鸡,被人用力死死掐住了脖子似的。

徐秋亮飞快侧头看了一眼苏榆北,瞪圆了双眼,结结巴巴的惊呼道:“你、你、你真认识、认识葛副省长?”

苏榆北一只手还被铐在暖气片上,他只能用另外一只手一摊,满脸无奈的表情道:“是啊,可你不信,还说我装逼,对了,车上你好像还骂了葛副省长!”

这话一出,徐秋亮噗通一声瘫坐在地上,三魂七魄顷刻间都被吓跑了,脸色比死人脸还要难看。

局长同志咬牙切齿的喊道:“刘喜民!”

简单三个字,吓得刘喜民直哆嗦,顷刻间周身的衣服都被冷汗打湿了,他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张张嘴想解释,可怎么解释?

下一秒刘喜民的眼泪落了下来,他看着苏榆北,用哽咽的声音道:“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你认识葛副省长你为什么不早说?”

苏榆北很无奈的道:“我说了,但你不信啊,你不也认为我是在装逼吗?”

刘喜民“噗通”一声坐在地上,跟个泼妇似的伸出双手用力的拍打地面,哀嚎道:“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

局长同志几步过去一脚踹在刘喜民的身上,大声呵斥道:“还嫌这人丢得不够是不是?闭上你的狗嘴。”

刘喜民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是完犊子了,开除公职、党职,是必然的了,辛苦奋斗半辈子,才混上个治安大队长,就这么完犊子了。

刘喜民真心感到臣妾接受不了啊。

可事实以成,他不但自己蹦进了苏榆北挖的大坑里,还专门往剑多的地方蹦,此时早已经是“万箭穿心”死得不能在死了。

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悲伤的事吗?

刘喜民认为没有,他现在心里有一只疯狂的野兽不停的咆哮着“狗日的高鹏举我特么的要弄死你,你害死老子了。”

小说《布衣官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包房外苏榆北有些迟疑,他因为救人迟到了,但最终还是伸出手推开了门。

门缓缓打开,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包房中此时己经是高朋满座。

苏榆北的出现,让正高谈阔论的众人停了下来。

这些人苏榆北都很熟悉,岳父高鹏举,江北市城建局市政工程科副科长,别看就是个副科长,但手里权利不小。

整个江北市年度重大工程项目想顺利通过,都需要高鹏举这个副科长点头才行。

岳母向雪娇江北市卫生局人事科科长,卫生局人事任命,以及江北市各大医院院长、副院长的任免,也都需要向雪娇点头才行。

医院是事业单位企业编,主任任免院里自行任命,院长、副院长则是卫生局人事科负责,并不不会通过市组织部。

今天是向雪娇的生日,前来参加生日宴的也都是城建、卫生口实权领导,当然一二把手是不会来的,这夫妻二人的面子还没那么大。

不过这牌面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如果普通人过生日,能请来这么多领导的话,绝对够吹一年的。

苏榆北的出现,让向雪娇冷了脸、高鹏举黑了脸。

在场一干领导也都知道苏榆北是向雪娇、高鹏举的女婿,看到他来,有几个还想跟他寒暄几句拉拉关系。

可一看到向雪娇、高鹏举的脸色,这些人精立刻选择冷眼旁观起来。

混官场的那有傻子?

一个情商比一个高,最懂的就是察言观色。

这时一个刺耳的声音在苏榆北身后响起:“哎呦,这不是咱们江北医科大学的大才子苏榆北吗?

听说你公考笔试成绩全省第一,面试结果如何?”

苏榆北皱眉侧头,看到打扮得格外靓丽的高梓淇挎着陈汉青的胳膊很是亲昵的走了过来。

苏榆北不由冷笑一声,看来高梓淇提出离婚是早就找好下家了,这个人就是陈汉青,江北市财政局局长的公子,大学一毕业就去了市团委,现在己经是团委副书记,正科。

这升迁速度不可谓不快,一年都不到,就成了副书记,正科,陈汉青的起点,却是很多人终其一生走到的终点。

陈汉青在市团委也就是个过渡,镶镶金,让他的个人履历更漂亮一点,很快就会去更重要也更有发展的部门。

高梓淇寒着脸道:“面试?

他这个废物面试根本就没过,我当初也是瞎了眼,怎么会跟他这样的废物结婚?”

陈汉青装出很惊讶的表情,随即无奈的摇摇头讥讽道:“才子也不过如此啊,面试说白了,考的就是个情商,你智商或许不错,但情商太低。”

话音一落陈汉青拿出上位者、前辈的姿态居高临下的拍拍苏榆北的肩膀讥笑道:“苏榆北,作为一个进入官场一年的前辈,我给你点建议。”

话音一落,陈汉青背着手,很有领导派头的道:“你这种低情商的人真不适合官场,你适合去送送外卖,或者快递也行,干这行用不着情商,也用不着智商,狗能看懂导航的话,狗都能把东西送到地。”

这话一出,全场哄笑。

也亏陈汉青想得出来,苏榆北再不济,好歹也是堂堂江北医科大学本科毕业,讥讽他跟一条狗差不多,这特么的不是把人往死里糟蹋嘛?

苏榆北知道自己这次来肯定要受辱,他做好了心里准备,可面对这样的羞辱,此时却也是怒火中烧,握紧了拳头。

陈汉青察觉到了苏榆北的异常,他冷笑一声,伸出手拍拍苏榆北的脸,声音提高几分道:“怎么着?

不服气?

想打我?”

说到这陈汉青声音再次提高几分道:“现在是法制社会,你动手打人,就算我在公安口没人,我也能把你送进去待一阵子,你还得赔我一笔钱,更何况我还有人那?”

陈汉青说完,伸出手用力拍着苏榆北的脸道:“你就是个什么都不是的废物,摸摸你的兜,你有多少钱啊?

够赔我的吗?

垃圾就是垃圾,垃圾就应该待在垃圾桶里,明白?

苏榆北!”

向雪娇一拍桌子大声道:“汗青俗话说的好,好鞋不踩臭狗屎,你跟他这样的垃圾一般见识干什么?

你什么身份?

他又是个什么玩意?”

向雪娇站起来,赞赏的看看陈汉青,随即侧头看向苏榆北,眼里有的除了鄙夷还是鄙夷。

向雪娇冷笑道:“我们汗青一表人才,前途不可限量,你……”说到这向雪娇冷哼一声:“某些人现在是臭狗屎,以后是臭狗屎,这辈子都是臭狗屎,既然是臭狗屎,最少也得识趣点,乖乖呆在垃圾堆里,别出来恶心人,苏榆北你明白吗?”

苏榆北一张脸胀得通红,他知道自己心里要被羞辱,可却没想到被他们如此羞辱。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火气方刚的苏榆北?

今天就算拼了进看守所,苏榆北也要出这口气。

就在这时,一首没说话的高鹏举拍了下桌子,他板着一张脸,冷冷的看向苏榆北。

高鹏举语气异常严厉,带着浓浓的警告、威胁道:“苏榆北,还是那句话,汗青是什么身份?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你打了他?

哼,恐怕你以后还会多个身份——刑满释放人员!

真要是到了这个地步,你以后想去送快递、外卖都难,那个用人单位会要个劳改犯?

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然后从我面前消失,那来的滚回那去,省城不适合你,这辈子都待在你老家吧。”

一首没说话的苏榆北突然笑了,笑得很开心,可这份笑容中却有着太多心酸与愤怒。

苏榆北突然收住笑声,寒声道:“你们是不是以为我这辈子就这样了?”

高梓淇讥笑道:“不这样,你还能怎么样?

你是想成为名医那?

还是想跟汗青一样,未来主政一方?”

高梓淇跟看神经病似的看向苏榆北道:“苏榆北醒醒吧?

要许愿去庙里,别在这,我爸妈说的没错,你就是个垃圾、臭狗屎,既然是垃圾、臭狗屎,就滚回你的垃圾桶里去。”

下一秒高梓淇拿出离婚协议书狠狠摔在苏榆北脸上,厉声道:“签字,然后滚蛋。”

苏榆北从地上捡起那份离婚协议书,掏出笔在上边写下了他的名字。

高梓淇一把抢过离婚协议书看了看,随即道:“你现在是不是很想跟我们说,以后你们别后悔之类的话?”

陈汉青讥笑道:“他肯定是这么想的。”

高梓淇伸出手指一下下用力戳着苏榆北的胸膛,讥讽道:“你放心,我们一家永远都不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反而我感觉跟你离婚,是我们一家这辈子最英明的决定。”

高梓淇放下手,指着门厉声道:“现在你给我立刻马上,滚!”

一个很好听的声音传来:“这是怎么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