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三少傲娇妻
  • 高冷三少傲娇妻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子墨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2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前世,贺静沭嫁给了深爱了十二年的男人,可那个男人心里却只有白月光,甚至听信了别人的谗言,亲手将她送上了黄泉路。一朝重生归来,贺静沭成为了全城最矜贵的豪门千金,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虐渣打脸毫不手软。一不小心成为了盛家三少的心头好,被他宠得死死的……

《高冷三少傲娇妻》精彩片段

“下车!”

隆冬的雨夜,冷的彻骨,寒意仿佛直达肺腑!

“你们放开我!”

贺静沭头上套着黑布被两个壮汉硬拉下了车,推搡着,踉踉跄跄的下了车。

她被绑架了!

就在她试图寻求办法脱身的时候,身边的人突然开口,“傅少,人带来了!”

傅少?

贺静沭身子一僵,满心疑惑,头上的黑布就被人一把扯了下来!

冷风将长发吹得糊了她一脸!

四周十分的昏暗,但是借助着车灯散射的光线,她还是能够看得清楚眼前这个站在一把黑伞之下的男人。

她很熟悉这张脸!

因为这是她老公!

“靳洲!”

能见到他真的是太好了,她还有一个惊喜要给他呢......

“呵!”毫无温度的一声冷笑,从他凉薄的唇瓣之间吐了出来,“你的戏,演得可真好!”

戏?

刚才的惊喜一下子都僵在了贺静沭的脸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做什么了?”

贺静沭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

“是你让人绑架我?”

傅靳洲不说话,静若寒潭的一双眼眸却阴鸷的可怕!

一阵冷风吹过,衣着单薄的贺静沭冻得发抖!

四周漆黑一片,借着车灯她才发现此刻身处什么地方!

墓地!

大晚上的,傅靳洲将她带到墓地来做什么?

难道......

今天,是那个人的生日!

他每年,不管多忙,都会来!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大半夜的带自己的老婆来看旧情人的坟墓,这算是一种新鲜的“约会”方式吗?”

傅靳洲没吭声,凌厉的眸光冷冷的刮过她的脸,转过身就拾阶而上!

贺静沭的双手被绑在身后,站在她身边的两个壮汉就像是得到了无声的命令一般,抓着她的胳膊押着她往前走!

几声闷雷之后,雨下大了!

冬夜本就黑的可怕,更何况,还是在这样的雨夜来墓地!

但是就算再黑,即便不借助前方的手电筒照明,贺静沭也能够在一片黑暗中看到前方那一块墓碑的轮廓,那里摆满了鲜花!

每年如此!

那是铃兰花!

那是她最喜欢的花!

每年他都重金从国外购买回来摆放在这里!

但是结婚三年,别说花了,他连一份不值钱的礼物都未曾送过给她!

沉重的脚步声,停在了墓碑前!

傅靳洲低着头,静默了半天,才扭过头,掀起眼皮满是嫌恶的看了她一眼。

站在她身边的两个人迅速将她押着走到跟前。

他这是要做什么!

“跪下!”

“什么?”贺静沭倔强的抬起头,满目痛心,“你让我......给她下跪?凭什么?”

她究竟什么地方比不上那个人?

“怎么?”他眯着眼眸看着她,“事到如今这一步,你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我做什么了?”

要不是因为她的双手被绑住了,她真的很想冲上前去,将他的衣服扒开,用手去试试他的胸膛是不是一块石头!

三年......结婚三年,她费尽心思去对他好,难道他一点都看不到吗?

“呵......”他神色倨傲的看着她,戴着黑色皮手套的左手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沓照片,狠狠的,直接砸在了贺静沭的脸上。

照片四下散开!

顾不上鼻梁上被砸的发麻的痛,贺静沭低下头,试图想要借着薄弱的光线,看看那上面究竟是什么!

她到底做了什么?

“砰......”

膝弯处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

膝盖重重砸在冰冷石台上的痛,就像是千万只蚂蚁,迅速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她知道傅靳洲讨厌她!

但是,她没有想到......他对她讨厌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疼痛加心里面的酸楚跟无望直接将眼泪逼出了眼眶。

被绑住的双手狠狠的攥起了拳头,指甲掐进肉里,她咬着牙,顾不上身上的痛,直起身子,借助手电筒散射到这边的光线,看清楚了照片上的内容。

她心中大惊!

“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子的,我跟他见面真的只是因为想要了解一下......”

“人都死了,你以为我还会给你机会吗?”

他垂在身侧戴着皮手套的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

贺静沭丝毫都不怀疑,如果她再激怒他,他会一拳直接落在她的头上!

昏暗的光线中,他的面部轮廓无比硬朗,但是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墓碑,丝毫没有看一眼跪在地上的她有多痛!

为了他喜欢的人,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这个男人的温柔,从来都没有给过她半分!

胸口,就像是被铅块给堵住了一样,沉重,悲恸的让人觉得无法呼吸!

是不甘心吗?

有的!

从懵懂青涩到现在“跪”在他喜欢人的墓碑前面,一眨眼,十二年!

她的半辈子,心里面都装着眼前这个人!

“你就恨我至此,连一句说实话的机会都不愿意给我?”

“听你狡辩?”傅靳洲慢慢的扭过头,“贺静沭,你以为我留你到今天,是对你动心吗?”

“我不妨告诉你,这些东西,其实早就已经到我手里了!”他冷冷的嗤笑一声,“但是,你知道为什么我选了今天吗?”

她不知道!

“你应该有很久都没有回家了吧?你知道你们贺家,现在是什么样子了吗?”

跪在地上的贺静沭浑身一僵,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高高在上的他!

“你这话什么意思?”贺静沭不傻,“你对贺家做了什么!”

“没什么,不过是把你当年玩的那些肮脏手段,复刻了一遍罢了!”

他到底都做了什么?

“如果你还能够活到明天早上的话,或许还能够看到贺家破产的消息,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

傅靳洲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翻了一下,蹲下身,他特意将手机屏幕递到贺静沭的面前。

“在你来这里之前,你们家老头子跟老太太坐一辆车,在高架上出了车祸,车子超速翻出了护栏,车上的人,当场死亡!”

噩耗突如其来!

贺静沭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眼睛。

嘴唇颤抖,“什......什么?你在说什么?”

傅靳洲还特意将车牌号清晰的那张照片翻了出来!

“怎么样?车牌认识吗?看到自己的双亲命丧当场,心情怎么样?”

“你......你这个魔鬼!”

“我是魔鬼?”傅靳洲狠狠的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在你处心积虑的算计我的时候,就该做好了心理准备。

贺静沭,谁让你招惹了你不该招惹的人呢?”

“傅靳洲!就算你恨我,你冲我来啊!为什么要对我的家人下手,为什么!”

“动你?”傅靳洲松开手,站起身,从口袋里抽出手帕狠狠的擦拭着刚才触碰到贺静沭的手,然后捏成一团狠狠扔到她的脸上!

“折磨你有什么意思呢?

你不是喜欢我吗?

你不是想要得到我吗?

既然这么爱我,那么付出一些代价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你这个畜生,畜生,我不会原谅你,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我要诅咒你!

我要诅咒你不得好死!

断子绝孙,永世不得超生......”

他冷声一笑,抬起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呃......”

他的手很大,一用力,贺静沭额头上的青筋都因为呼吸困难而爆起。

“你......你好狠!”

好狠的心!

“狠吗?这些都是拜你所赐啊!贺静沭,我从未见过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他猛然间松手一挥,失去牵制力的贺静沭整个人直接摔在了地上。

“咳咳......”突然间呛进喉咙的空气让贺静沭剧烈的咳嗽起来。

她摔得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她竟然为了一个男人昏了头,让贺家家破人亡!

多可笑!

可是她现在能做什么呢?

她还能做什么呢?

悲从心来,连呼吸都含着血!

“我不要脸吗?呵呵......傅靳洲你又觉得你有多高尚,你又觉得你有多爱凌沫沫吗?”

贺静沭扭过头,侧着脸看着高高在上的那个人。

“你口口声声说爱着凌沫沫,但是你对我该做的事情你一样没落下!

这三年,你碰了我多少次你数的过来吗?

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情吗?

你睡我的时候,你口中所谓的爱情去哪里了?

你口口声声说你爱她,但是为一个人守身如玉你都做不到,你傅靳洲又比我好到哪里去!”

“你给我闭嘴!”

“怎么?自己都觉得自己卑劣吗?”

贺静沭此刻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兽,露出生命最后绝望的利齿!

因为太绝望了,反而没有那么害怕了!

泪痕未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凌沫沫还好死的早,不然她知道你是这么一个无情无义还自诩无辜的小人,她该多失望,自己当初正是他妈的瞎了眼,竟然会喜欢你这样无耻的男人......”

“啪!”

一巴掌,力道之大,抽的贺静沭整张脸都失去了知觉,后脑勺重重的磕到了一块凸起的石板上,疼得她眼前一黑!

“像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只会像蛆一样让人恶心!”

“孩......孩子......”

“孩子?”

傅靳洲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她的肚子,眸中没有任何怜悯,往前迈了一步,然后提脚狠狠的朝着她的小腹踹了过去!

“啊......”

傅靳洲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墓碑,然后直起身,微微侧头对身后人示意:“做的干净点!”

“长得这么漂亮,真的是可惜了,让她死之前,不然咱们爽一爽?”

“嘿嘿,这个主意不错,我还没玩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呢!”

“那换个地方,这里太晦气了......”

声音,越来越遥远!

眼皮!越来越沉重!

她不想死!她不想死......

“真是可怜啊!”

一片黑暗之中,她听见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谁在说话?

“看样子,你还不想死,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吧!不过,你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日后你自会知道!”

贺静沭还在疑惑着,突然间,身体一沉,一道光亮刺破了眼前的黑暗。

她,重生了!

花园里,贺静沭坐在秋千上一边吹着风一边梳理着重生之后查到的一些事情。

电话响了!

“星星,今晚有一个聚会,来不来?”

星星是她小名,电话,是发小舒妩打来的!

“什么局?

“听说是盛家的老三回来了,给他办的接风洗尘的聚会,不过,他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晚傅靳洲会去!”

傅靳洲这个人是出了名的高冷,很难将他约出来!

舒妩知道她喜欢他,所以能够跟傅靳洲近距离接触的消息,她都有帮她留意着。

但是现在,听到这个名字,贺静沭呼吸一窒,悬空的两只腿放到了地上,刚才的一脸轻松变成了难以掩饰的恨!

醒来这么多天,她夜夜都会梦到那天晚上痛彻心扉的一幕幕!

她的家人,她的孩子,以及她自己......

但是她运气好,她活了下来!

老天让她回到了一切噩梦开始之前!

“星星?说话啊,去不去?”

贺静沭回过神,“盛家的老三?是盛屿庭?”

“对啊,不是跟你们家好像还沾带着点儿亲戚关系嘛?你应该认识的呀!快说,来不来?”

“去!”

电话那头的舒妩立马就笑了,“我就知道,傅靳洲在你肯定会来!”

贺静沭没解释,她去,不是为了去看傅靳洲!

“那你收拾收拾,我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过去接你!”

聚会的地方,是舒妩一个朋友家开的高级会所,她们是这里的常客。

停好车,轻车熟路的就过去了。

刚进前厅,贺静沭一眼就憋见了站在落地窗前面一株龙血树旁边说话的两个人。

其中一个背对着她,看不到脸!

但是另外一个......

贺静沭攥紧了手里面的包,浑身上下的血液齐涌上心头,让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还真是巧,这刚过来就碰见了!

舒妩跟贺静沭说着话呢,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身边的人就突然间冲了出去。

等她回过神......

“啪......人渣!”

大厅里人不少,清脆的一巴掌,顿时就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整个大厅,瞬间静的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被打的跟挨打的,都是一脸懵逼的眼前这张错愕的脸!

“你干什么!”傅靳洲旁边那个男人最先回过神。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真是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施暴者”贺静沭一脸无辜的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傅靳洲,此刻,他的一张脸黑透了!

满脸阴沉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放肆的女人,但是在看到贺静沭这张脸时,他涌上心头的火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

“真是不好意思啊,昨天我闺蜜的男朋友出轨了,我跟着一起去捉奸,他跟你长得太像了,你们简直就一模一样,刚才看到你的背影我还以为你是那个人渣呢,真是不好意思,没打疼你吧?要紧吗?严重吗?我可以陪你去医院看看的!”

一巴掌加上一番话,顿时就引起了周围人的议论纷纷。

此时的傅靳洲还没有几年后那么成熟,虽然一身西装包裹着的皮相身材已经十分出众了。

本来跟朋友说着话,突然间被人打了,是个人都会生气!

但是偏偏动手的,是贺静沭!

贺家,在S城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

而贺静沭,更是贺董事长唯一的掌上明珠,备受追捧!

最近他有点烦心事儿,如果能够追到这个贺小姐,对他来说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他只能忍!

“原来是贺小姐!”傅靳洲抬手,用大拇指揭了一下唇角的血迹,垂眸瞟了一眼,然后抬头看着一脸无辜很抱歉的贺静沭,扯着一丝笑,“不妨事,一巴掌而已,没有打疼贺小姐的手吧?”

看着他这张假笑的脸!

贺静沭就觉得恶心,但是却皮笑肉不笑的连忙摆手。

“不疼不疼,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有点近视,出门的时候还忘记戴眼镜了,认错人了,傅先生不会怪我吧?”

看着他白嫩的脸上翻起来的五指印,贺静沭心中忍不住冷笑!

跟他上辈子对她做的事情比起来,她这一巴掌算什么?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呢!

“当然不会,贺小姐的手没事儿就好。”

“这样多不好意思啊?”贺静沭露出了苦恼的表情,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说:“这样吧,为了表达我的歉意,你给我留个电话,回头我请你吃饭?就当是赔罪了,你看怎么样?”

“这......”没想到心想事成,“不用这么麻烦了吧,没多大的事儿,贺小姐不必如此客气!”

“要的要的,一定要的,不然我一定会良心不安的!”

“那......行!”

快速的记下对方的号码然后拨通,贺静沭等对方手机响了之后挂断电话,然后将手机收起来,又是一脸无辜的笑着说:“改天,改天一定要来哦,我今天跟朋友有约,回头见!”

“好!”

挥了挥手,贺静沭转身跑了过来,拉着一脸震惊舒妩就往包厢走。

“怎么回事儿?”舒妩一脸懵逼!

“他以后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啊?”

......

看着两人消失在走廊拐角的背影,傅靳洲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最新的未接来电。

站在傅靳洲对面的男生笑着说:“都说贺家的千金贺静沭喜欢你,看样子,刚才的一巴掌,只是为了要你要电话号码的噱头吧?这姑娘,还真有意思啊!怎么样?要不要?你不要我可追了啊......”

傅靳洲抿了抿唇,一声不吭,然后扭头朝着外面走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