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畅销巨著
  • 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畅销巨著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小色
  • 更新:2024-05-16 00:43:00
  • 最新章节:第32章
继续看书
很多网友对小说《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非常感兴趣,作者“小色”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顾玖谢五郎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莫名穿越到了古代世界,本来就事事不熟,万般不变,却还赶上了天灾。她只好带着系统抱紧恩人大腿,逃荒路上安全感爆棚。可她发现,饥荒,疾病,野兽,逃荒路上危险不断,无奈,她只好亮出自己的十八般武艺和系统,带着大家一起对抗天灾。种粮食,开新地,扶持恩公,不小心竟成了皇后?等等,她缓缓,恩公他是……这信息量也太大了!...

《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畅销巨著》精彩片段


高氏骂谢五郎和谢五郎,“你们俩怎么照顾妹妹的?你们自己倒是干干净净的,不管妹妹,净顾着自己贪玩了。”

谢五郎并不辩解,谢五郎高昂的脑袋登时耷拉下去了,十分懊恼自己的粗心,“是我没留心,下次一定看好妹妹。”

顾玖笑嘻嘻道:“娘,不关他们的事,是我没站稳摔了。”

徐氏拿了衣服过来,招手让顾玖过去,“走,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换衣服。”

然后教训顾玖,“幸亏你年龄还小,要是再大一点,这么湿漉漉的一路走回来,名声还要不要了?你是小娘子,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听见了没有。”

这时代对女性有很多束缚,顾玖也就仗着自己还小,前胸贴着后背,身体板儿一样平,才敢大大咧咧的到处走。

顾玖乖乖的点头,表示知道了。

徐氏又叫张氏和孙氏,“大嫂,弟妹,咱们找个地方给九娘挡挡人。”

顾玖心一动,既然要帮她遮挡,不如去溪边,顺便洗洗澡。

“大嫂,二嫂,你们想不想洗澡?咱们互相挡着洗洗呗。”

三人相互看一眼,都心动了,赶了几天路,身上又是汗又是灰尘的,谁不想洗洗。

顾玖交代徐氏:“二嫂还是注意点,随便擦擦手脚就得了。”

徐氏有些遗憾。

四个人在溪边找了个有大石的地方,妯娌三个先在大石两边围起来,让顾玖先洗。

顾玖的脚泡了水,原本起泡磨烂的地方沾着鞋帮子,这会儿也泡开了。顾玖先龇牙咧嘴的脱掉鞋子,把伤口清洗一下,打算等会儿找点消炎的草药抹抹。

张氏三人看着都疼,都想这小姑娘看着娇滴滴的,脚都这样了,就没喊一声疼,怪招人心疼的。

顾玖洗好换上干净的衣服后,徐氏拿了谢二庆没怎么上脚的鞋给她穿。

顾玖在附近找了几颗蒲公英,把叶子砸碎,汁液涂抹在伤口处穿好鞋,还顺便给三个嫂子普及了简单的伤口处理办法。

然后妯娌三个才轮流清洗自己,都想到婆母高氏,可惜她身子弱,不能用冷水洗澡。

四人顺便在溪边洗衣服。顾玖看她们用把皂荚用石头砸碎了搓洗衣服,又在心里叹息,这时代实在太落后了。等出了林子,一定把洗衣粉、肥皂都弄出来才行。

四个人神清气爽的回到驻地,谢大郎已经作主把几条大鱼贡献给了大家。

高氏指挥着村里的媳妇们,杀鱼剁成块,用大锅炖汤。

这年头也就过年时能有点荤腥,平时饭都吃不上,哪能吃上肉。因此村民驻扎地热热闹闹,像过年一样,小孩子们早早拿着碗,流着哈喇子蹲边上等着。

槐树村还有三十来户,一百多口人,就算分不到一块肉,分碗热汤泡饼子也算开荤了。

等鱼汤做好,张氏就和村里几个媳妇,分别在几口大锅边给大家盛鱼汤,顾玖拿着高氏的碗去帮她盛,“大嫂,娘的身体弱,鱼肉营养丰富,给咱 娘多盛点。”

张氏就给高氏的碗里舀了三四块肉。

张余氏在旁边看着,吊着眼,撇着嘴,“到底是自家人,就是偏心,别人都只能喝口汤,人家碗里的肉都冒尖了。”

八九条鱼,剁成小块也不够村里人一人一块的,所以也就给身体不好的老人,和正长身体的孩子们一人一块,其余的都喝汤。

顾玖本来打算走,闻言回过头道:“想吃鱼啊,小溪就在那边,您老派您家孩子也去捉几条呗,到时候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咱们绝不眼馋。”

张余氏斜着眼看她,“哪来的野丫头,有娘生没娘教的,谁教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

顾玖一怔,她实在没遇到过一言不合就骂人的泼妇,不过怼人嘛,她从来没有怯过,“您老倒是有娘生有娘教的,也没见您老多懂礼呀。”

张余氏在村里横了半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大点孩子敢跟她呛声的,眉毛一竖,眉头挤出个川字,就要来一轮脏话集锦。

张氏推一把顾玖,“快把鱼汤给娘端过去,一会凉了。”

然后瞪着张余氏,“九娘是我老谢家孩子,当着我的面说她没爹没娘,当我是死的?有意见冲我来,甭想欺负我家孩子!”

顾玖一张笑脸笑成一朵花,险些没喊一声大嫂威武。

张余氏眼一蹬,“我好歹是你婶子,你就这么跟我说话的?”

张氏才不惯她的臭毛病,“您老还是知道您是长辈?可有没有半点做长辈的样子?”

说着,故意当着张余氏的面,伸手往旁边给自家老娘碗里舀了两块肉,道:“我们家捉来的鱼,让你吃是念着乡亲的情分,不让你吃谁也说不出来什么,给你分肉还分出毛病来了。就只有鱼汤,想喝就喝,不想喝别挡着别人。”

张氏的娘性子软,不会跟人拌嘴吵架,只不咸不淡的说一句张氏,“好好跟你婶子说话。”就端着碗走了。

张余氏看到村里人都用爱喝就喝,不爱喝就滚的眼神看她,张张嘴,只能悻悻然闭上嘴,端着半碗鱼汤走了,边走边叨叨:“给了村里就是村里的了,想自家多吃多占,先前就不用充什么大方。”

张氏把手里的勺子往锅里一丢,瞪着眼怒喝:“我家的东西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不喝给我拿过来!”

张余氏忙护着碗一溜烟小跑。

有多事的婆娘就冲她哈哈笑,纷纷叫嚷着,让她把鱼汤还回来,还有人道:“嫌不公平,你自家去捉呗,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下次人老谢家再弄什么好吃的,你家别吃。”

“就是的,要饭的还嫌人家馍馍黑,有本事不吃,惯的你。”

张余氏才舍不得接这话呢,她有本事就吃。

顾玖端着一碗鱼肉回去,高氏伸出手指点点她的脑门,嗔道:“你呀,跟个泼皮老货计较什么,没得让人说你牙尖嘴利,对你名声不好。”

心里却无比熨帖,小闺女就是好,难怪人家都说姑娘是娘的贴身小棉袄,可真是个小棉袄,真贴心啊,可比几个臭小子懂事多了。

顾玖把鱼汤递给她,不解的问:“我要名声那玩意儿干什么?不能吃不能喝的。娘知道我是什么人,家里人知道我是什么人就行了。嘴长在别人身上,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不当着我的面。敢当着我的面骂我,我就骂他!”

小说《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阿牛也跟着过来看,眼神闪闪的发着亮光,“这个看起来很厉害,如果真能成,指不定比军中的长稍弓射程还远。一把好的弓箭,需要三年才能完成,我看这弓弩做起来可用不了那么长时间。”

地上的弓弩图画的差不多了,谢三郎突然道:“其它都好说,弓体部分用什么做?杉木、榆木倒是可以,但弹性差些,做出来会大打折扣。这林子里也没见竹子,要不然用竹倒不错。”

顾玖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刚才头脑一热,光想着做个武器打野猪,没想到目前的条件,要啥没啥,什么都做不出来。

遗憾的道:“要是有弹簧钢就好了,要不先用柳木吧,多做几个,弓坏了就换新的,弦用鹿皮?”

这林子里不知道有没有野牛,要不然牛皮更合适,想必来说,有鹿的几率还大一些。

她看看大家,所以说想打野猪,还得先打头鹿。

“弹簧钢是什么?”谢五郎问。

“弹簧钢……”顾玖想了想,这时代应该有弹簧钢,她好像记得,人类在青铜器时代就已经发明了弹簧钢,但那时候应该不叫弹簧钢这名儿。

“是一种弹性极好的钢铁,江湖上不是有种软剑吗,应该就是弹簧钢做的。”

她这么一说,别人不明白,常年打铁的陆阿牛却立刻明白了,“就是和锯条的材料一样的。”

“对,对,就是那东西。如果弓用弹簧钢,箭头打成三棱锥,箭簇用硬木,弦用鹿筋,这样一把驽,射程至少能达到三百……呃,差不多十丈多,可以轻松猎杀一头野兽。”

陆阿牛和谢五郎对视一眼,陆阿牛心热的道:“锯条我那里还有,以前打的箭头还有,改改就能用,这几天看看能不能打头鹿。”

他说着就转身走了,回到自家的位置,就开始翻东西。

顾玖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一个铁匠,没事在家里打箭头做什么?

谢三郎兴致勃勃去附近找合适的木料,准备先把主体部分和箭簇的木质部分先完成。

谢五郎伸脚把地上的图擦掉,嘱咐顾玖:“今后不要轻易再画这图,别让别人知道你会画这图。”

顾玖蹲地上,侧仰着头看他,满脸问号。

谢五郎弯腰拍拍她的脑袋,“你想让人把你抓走,关地牢大刑伺候,逼你画各种武器图吗?”

顾玖打个冷颤,连忙摇头。

她忘了这是知识匮乏的时代了,为了一件兵器,甚至一张药方,都可能要了人的性命。不像她前世,想要学习什么什么知识没有。

下午的时候,顾玖的薄荷和桉树叶浸泡时间够了,就让高氏给她找了小锅,拉了谢五郎做壮丁,给她烧火。

蒸馏器具是没有的,只能把浸泡后的汁液倒入锅中煮,然后收集锅盖上的蒸汽。

这法子提炼出来的蒸馏水,其实并不合格,但有什么办法呢,有杂质就有杂质吧,老林子里也变不出一套蒸馏器具。

蒸馏出来的水还得静置一段时间,让精油和水分离。

顾玖趁着这时间,把提炼的樟树液到锅里加温,利用高温让液体蒸发,然后锅中残留的白色晶体,就是樟脑了。

静置好的汁液也发生了变化,精油慢慢浮到水面,接下来,把水慢慢倒掉,精油就留在了碗里。

然后问高氏要了个装首饰的小盒子,把薄荷脑、樟脑、桉油和薄荷油按比例混合。

简易版清凉油就算做成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