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官场完整文本
  • 布衣官场完整文本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最帅的帅白
  • 更新:2024-05-16 00:47:00
  • 最新章节:第一章
继续看书
经典力作《布衣官场》,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苏榆北向伊雯,由作者“最帅的帅白”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我们离婚吧!”电话中她的声音冰冷得不带任何感情。他拿着手机,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如遭雷击。刚刚被宣布落榜的他,如今又被老婆提出离婚,一瞬间,他的天塌了。就在他行尸走肉一般走在路上时,一个小女孩的身影闪过……他:“小心!”他救下了小女孩,也算是一项阴德,却不想,小女孩的家里竟是大背景。为了感谢他,给了他一个面试保健科的机会。从此,峰回路转,他的人生开始辉煌……...

《布衣官场完整文本》精彩片段


苏榆北满脸震惊之色,他怎么知道?

张亚新笑着看了一眼苏榆北,随即看向谭金宝等人道:“各位年纪也都不小了,也都是医疗口的人,并且在各自的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对省、中央保健委员会应该并不陌生。”

谭金宝等人则是一头雾水,张亚新说这个干嘛?不该跟我们解释,眼前这只毛都没长齐的小鸡仔怎么就在12岁那年独立完成双肺移植术了?

张亚新意味深长的笑道:“在给大家介绍一下,他叫苏榆北,他姓苏!”

这话一出,谭金宝等人瞬间如遭雷击!

苏榆北!

姓苏!

那位的……

在场一干医学大牛纷纷陷入石化状态,再次跟看鬼似的看向苏榆北。

现在别说张亚新说苏榆北十二岁独立完成双肺移植了,就算说他刚出娘胎就完成了这样的手术,他们也信。

因为他是那位的孙子!

张亚新咳嗽一声,把所有人从自己的情绪中拉回来道:“小苏就不用参加接下来的考核了,大家继续,别忘了来之前让你们看的保密条例,今天你们看到的,听到的,一个字都不能往外说。”

话音一落张亚新对苏榆北道:“小苏你跟我来一下。”

几分钟后,张亚新的办公室中,苏榆北忍不住道:“张老师您认识我爷爷?”

张亚新苦笑着点点头,随即道:“你可别叫我老师,真要是按照辈分来说的话,我还得喊你一句师叔!”

这话一出,苏榆北瞬间尴尬得差点没用脚趾在地面上扣出一个三室一厅来。

张亚新亲自给苏榆北倒了一杯水道:“但这毕竟是省委大院,是在省保健委员会,我这么喊你不合适,我托个大,人前你还是叫我张老师,或者张处长,私底下你叫我一声老哥哥!”

苏榆北赶紧道:“人后我也喊您张老师,或者张处长吧,万一被人听到不好,这地方太敏感。”

张亚新不由赞赏的看看苏榆北,一个没忍住道:“人情世故上,你比我那师爷强啊。”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省委大院,是省委保健委员会,一省之中枢。

官场这地方最忌讳拉帮结派,尤其是明面上。

当然官场这地方,拉帮结派从古至今一直就是常态,但不能摆在明面上。

苏榆北才多大?

二十多岁而已!

一个刚出校门的大男孩,就如此谨慎,确实难得!

想到自己爷爷那臭脾气,苏榆北也不得不摇头苦笑。

张亚新叹口气道:“你爷爷最近怎么样?”

苏榆北苦笑着摇摇头道:“我上大学那年,我爷爷就走了,没人知道他去哪,我们也联系不上他,这么多年,也没什么音讯!”

张亚新有些担忧的点下头,随即道:“你进了省委保健委员会,等于是一只脚踏进了仕途,你爷爷能同意吗?”

苏榆北再次苦笑道:“我都找不到他的人,他不同意又能怎么样?我总得有一份工作吧,不然真得去送外卖或者快递了。”

话音一落,苏榆北惊呼道:“张老师您刚说什么?我这就进了省委保健委员会?”

张亚新笑道:“换成别人,就算考核过了,也得过省组织部对他严格的考察、调研,但你不同,论对国家、对党的忠诚度上,你绝对是可信的!”

不等苏榆北说话,张亚新笑道:“你十二岁在麻省总医院独立完成了双肺移植术后,哪怕你爷爷一直压着这消息,但还是惊动了美国政府以及我国政府。

说实话,当时我还真为你捏了一把汗,怕你年纪小,经受不住老美的糖衣炮弹,直接舍弃国籍,拿了绿卡,这对于咱们国家来说可是极大的损失。”

张亚新说到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才继续笑道:“绿卡,哈佛医学院建院以来最年轻的博士导师,年薪千万美金,犯罪豁免权,这些别说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了,哪怕对我这个老头的诱惑力都太大了。

但你拒绝了,你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我是个中国人,也只想当个中国人!”

苏榆北被张亚新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张亚新看他不说话,便道:“咱们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有的是机会叙旧,等以后有空了,你在为我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解答我心中的那些对你的疑惑。”

说到这张亚新正色道:“明天你就来上班,当然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省组织部会成立一个工作小组去你的家乡对你进行考核、调研。

现在跟你说最重要的,你进入省保健委员会后所负责的工作是省部级领导,以及在这个位置,或者更高位置上退下来的老领导的健康保健工作。

这份工作太过特殊,不但关系到领导的身体健康,还关系到他们、亲人的人身安全问题,以及国家安全问题,所以一会安保科的同志会找你详细谈话,你要签保密协议。

总之一句话,你的工作内容不得向外人透漏一个字,哪怕是你父母也不行,明白吗?”

苏榆北立刻点点头,他不傻,正相反,他聪明得很,自然知道省保健委员会下属保健员的特殊性,以及重要性。

直白点来说,是省部级领导的私人医生,平日接触的都是省部级领导,难免会听到一些国家、省里的重大决策、政策,以及领导的住址、喜好,家人情况这些东西。

这要是泄漏出去,哪怕是一个字,一旦被有心人利用,都很可能会危及领导人身安全,以及国家利益,甚至是国家安全。

也正因为这些,所以省委、中央对保健员的审查制度是出奇的严。

张亚新继续道:“你刚来,正好赶上省党校举办的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读书班!”

张亚新正色道:“可别小看这个读书班,下到各市的市委书记,上到省厅领导,没有特殊原因,是都要列席参加的。”

苏榆北不由一愣,这规格可就高了,参加的人级别最低可都是市委书记,一方的父母官啊。

张亚新继续道:“你要做的工作,就是保障好各位领导们的身体健康,具体工作内容我会让小王,就是刚才给你拿鸡蛋那姑娘详细跟你说。

你的医术我是放心的,只是这工作绝对没你想象中的好干,我不对你多做提点,既然你选择进入仕途,你就需要更多的历练。”

苏榆北有些懵,刚要说我没想进入仕途啊,我就是当个保健员,给领导们治治病,怎么就要进仕途了?

但张亚新根本就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拿起座机打出去,很快那个叫小王的姑娘就进来把他给领走了。

小说《布衣官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榆北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汗水,显然给葛立军治疗困扰他十多年的顽疾并不轻松。

苏榆北呼出一口气,手上再次一用力,让人头皮发麻的“喀嚓”声响起,葛立军也再次发出“哎呦”一声痛呼。

宋元鑫感觉裤衩有点湿,苏榆北这混球不会把葛副省长的腿被掰断了吧?

安卿淑也没比他好那去,此时感觉腿有点软,赶紧伸手扶住墙。

如果让安卿淑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的清晨,苏榆北还在床上呼呼大睡,她起床却必须靠扶着墙才行,不知道她此时会做何感想。

其他领导此时就感觉头皮发麻,耳朵里是嗡嗡作响,大脑更是一片空白。

今天才来报道,学习班还没开始,葛副省长的腿就被掰断了?这事要是传出去……

大家已经不敢想了。

宋元鑫第一个反应过来,一把推开苏榆北怒吼道:“你是不是疯了?”

说到这宋元鑫很是紧张的道:“葛副省长我这就找车把您送保健局去。”

葛立军疼得额头有一层细密的汗珠,脸也红得有些吓人,但他却挥挥手,随即小心翼翼活动下身体。

下一秒五十多岁的葛副省长竟然直接从床上蹦了下去,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一颗心差点没从嗓子眼蹦出去。

宋元鑫差点没吓得瘫坐在地上,他刚要说话,葛立军就抢在他前边对所有人挥挥手,示意都别说话。

就见葛立军面有狐疑之色,往前走两步,又后退两步,随即伸出右脚用力跺向地面,连跺了几次后,葛立军满脸欣喜之色。

就见他一把抓住苏榆北的手,兴奋得跟个孩子似的大声道:“小苏你怎么做到的?我右脚不那么疼,也不那么麻了。”

葛立军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突出的腰间盘压迫神经,导致他右脚痛而麻,别说医院了,为这毛病,葛立军保健局都没少去。

但没人有太好的办法,手术到是可以,不过术后葛立军如果不想复发,恐怕就得从现在的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

他这个位置,久坐是常态,而久坐则是腰椎间盘突出复发的重要诱因。

葛立军虎老雄心在,还想着在进一步,继续在岗位上发光发热,现在让他退下来,他是万万不甘心的。

可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病痛的折磨,那滋味,真是难受啊,疼麻得厉害了,葛立军有时候都想把这条腿给切下来。

其他人看到眼前的一幕,是满脸懵圈之色,尤其是宋元鑫跟安卿淑,倆人都以为苏榆北把葛副省长治出个好歹了。

可谁想峰回路转,葛副省长这会活蹦乱跳的,一看就是困扰他多年的顽疾被治好了很多。

这苏榆北也太神了吧?

苏榆北擦擦额头上的汗水道:“葛副省长我这办法也只是治标不治本,想彻底治好您的腰椎间盘突出,只有手术,但您以后的工作……”

苏榆北没往下说,继续道:“不过我这个办法,在加上一套保健操,我能保证可以极大缓解能右腿麻疼的症状。”

葛立军双眼烁烁放光的抓住苏榆北的手道:“好,好,什么时候学?小苏老师?我肯定好好学。”

苏榆北苦笑道:“葛副省长您太着急了,明天咱们学习班不是要出早操吗?等早操结束,我教您,不复杂,您看一次就会。”

话音一落,很会做人的苏榆北就对其他领导道:“其他各位领导,如果有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肩周炎的话,明天早操结束,我也可以教大家。”

现在有葛立军这副省长以身试法,其他领导自然对苏榆北的医术深信不疑,没这毛病的也举手报名,现在没这毛病,不代表以后没有。

自己没有,可自己的同僚、老领导有啊,学会后一是自己练,起到一个预防的地步,第二就是去教同僚跟老领导,这可是一份不小的人情。

葛立军伸出手用力拍拍苏榆北的肩膀笑道:“好,好,好,小苏有没有兴趣当我的贴身保健医啊?”

这话一出,再次全场哗然。

省保健委员会的保健员分为两类,最普通的就是苏榆北这些普通的保健员,并不为特定的某一位领导服务,而是待在保健局,为有需要前来就诊的所有领导服务。

级别最高的可就是某位省部级领导的贴身保健医了,要跟领导同吃、同住,24小时待在领导身边,说是领导的家里人也不为过。

一旦担任了某位领导的贴身保健医,身上也就贴上了这位领导的标签,双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如果这位领导仕途前途似锦的话,贴身的保健医如果想从政,肯定也是顺风顺水,毕竟背靠大树。

但要是这位领导出了什么问题,贴身的保健医如果从政的话,政治生涯也会随着背后的领导倒台而戛然而止。

简单点来说,担任领导的贴身保健医,风险大,利益也同样大,就看能不能跟对人了。

这其实是一场豪赌,真输了这辈子也就彻底完了。

但哪怕是风险如此之大的豪赌,想参与其中的人也宛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毕竟收益也是巨大的,这是走仕途的人难以抗拒的诱惑。

安卿淑等人都认为苏榆北会一口答应下来,这种一遇风云变化龙的机遇可太难见了。

但谁想苏榆北却笑道:“谢谢葛副省长抬爱,我工作的问题,我听组织的,我就是革命一块砖,那里需要那里搬。”

宋元鑫再次有一种想打开苏榆北脑子,看看这小子脑子怎么长的念头。

这回答太出彩了,如果直接答应,显得太急功近利了,这样的人领导不喜。

拒绝吧,那可是副省长,这点面子你都不给人家的吗?

苏榆北的回答却是滴水不漏,还阐明了一下自己对党跟国家的忠诚性,里边确实有投机取巧,说漂亮话的意思。

但谁也不得不承认,能在他这个年纪,把这样的问题回答到这个程度,实属不易。

在场一干人自然在苏榆北这个年纪,绝对做不到这点。

宋元鑫现在就一个想法,苏榆北这小子要是不走仕途,实在是太浪费了他的天赋,还有他身边这常人难以想象的政治资源了。

葛立军笑道:“好,你继续为其他领导服务吧,我出去溜达,溜达。”

葛立军一走,其他领导立刻是蜂拥而至,这会可没人在怀疑苏榆北的医术了。

其中两个人苏榆北格外注意,当其中一个进了诊室后,苏榆北知道自己的计划距离成功不远了。

小说《布衣官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们离婚吧!”

电话中高梓淇的声音冰冷得不带任何感情。

苏榆北拿着手机,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如遭雷击。

苏榆北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为什么?”

高梓淇的声音陡然提高几分,讥讽道:“苏榆北你怎么有脸问我为什么?

公务员考试你没通过,省第一人民医院嫌你学历低,也没要你,你说你这样废物能给我什么?”

苏榆北自嘲一笑道:“确实,我这样的人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

今天是苏榆北的人生至暗时刻,公考笔试成绩全省第一,面试虽不敢说出类拔萃,在一干考生中是鹤立鸡群的存在,但也是可圈可点。

苏榆北自认能得到省卫生厅人事科普通科员的职位,但现实却给了他残酷一击。

有背景,没背景的他,最终还是被某个关系户给顶了下来。

屋漏偏逢连夜雨,紧接着省第一人民医院也给他打了个电话,只有本科学历的苏榆北,倒在了一干博士生的面前。

紧接着妻子高梓淇打来电话,苏榆北天真的以为能从妻子这得到关怀与安慰。

可妻子的第一句话便是冷冰冰的离婚二字!

此时苏榆北感觉自己的人生就特么的是个笑话。

曾经江北医科大学的天之骄子,如今沦落到连个体面工作都找不到的地步,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可笑的吗?

曾经的海誓山盟,终究抵不过现实的冷酷。

现实社会要比苏榆北想象中的残酷百倍、万倍。

苏榆北看看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感觉格外的刺眼。

他引以为傲的纯洁爱情,终究还是在世俗洪流的冲刷下被玷污,然后枯萎,最终随风飘零,消失在茫茫人海。

苏榆北想哭,但眼泪却干涸了,他怎么也哭不出来。

迷茫,痛苦,不知何去何从充斥了他整颗心。

这就是失败者的滋味吗?

高梓淇尖锐而愤怒的声音响起:“苏榆北你在听我说话吗?”

苏榆北呼出一口气道:“你说。”

高梓淇寒声道:“今天晚上是我母亲生日,地点我发给你,你提前过来把离婚协议书签了,你记得早点来,我不想让家里的亲戚朋友看到你,签了就赶紧走。”

曾经那个视他为珍宝的女孩,现在却视他为避之不及的垃圾。

苏榆北轻轻点下头道:“我知道了。”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如同发疯的公牛一般狠狠的撞在了不远处的墙壁上,吓得不少女人尖叫出来。

法拉利的前脸撞得惨不忍睹,车门打开,一个火红色的倩影有些晃悠的走出来。

灰霾的天空下,女孩火红色的皮衣,让整个世界多了一抹耀眼的红色,夺目而亮眼。

女孩二十多岁的年纪,眉目如画,她的出现让整个世界都黯然失色,她美得像迷失在人间的天使。

一双及膝的磨砂黑色长靴上是两截白皙得宛如象牙的美腿,顷刻间吸引了在场所有男人的目光。

女孩似乎察觉到了周围男人贪婪的目光,伸出一只手把皮衣拉紧,胸前的高耸立刻隐藏在皮衣下,让不少男人失望的叹口气。

苏榆北看了看女孩,发现女孩脸颊潮红,呼吸稍稍有些急促,额头上还有细密的汗水。

在普通人看来,这都是正常现象,出了这样的车祸,惊吓下有这样的反应在正常不过。

但苏榆北却察觉出了不对劲,他走过去,女孩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语气很是急促,还有些不耐烦。

苏榆北轻声道:“不想有事,就坐下别乱动,等救护车过来。”

女孩一愣,诧异的看了苏榆北一眼,随即很是不耐烦的道:“你是不是有病?

不是说你,是我旁边过来一个神经病,我什么事都没有,他让我坐下别乱动,等救护车!”

女孩迈步走到旁边继续道:“这样的臭男人我见多了,变着花样的搭讪,本姑娘我能吃他们这一套?

切!”

苏榆北无奈的叹口气道:“你在这样下去,我数到三你就得倒下!”

一句话换来女孩无比嫌弃、鄙夷的目光。

女孩丢给苏榆北一个厌恶的白眼,继续来回踱步跟朋友叽叽喳喳的说话。

苏榆北再次叹口气道:“1、2、3!”

当苏榆北数到三的时,女孩突然瞪圆了双眼,嘴张得大大的,手机落在地上,随即女孩倒在地上。

周围的路人都傻眼了,这也太神了吧,说数到三倒,还真就倒下了?

苏榆北叹口气,摇摇头很是无奈的道:“怎么就不听话那?”

说到这苏榆北左右看看,根本就见不到救护车的影子。

苏榆北首接道:“我是医生,过来几个女同志帮我把她围住,别让其他人看到里边的情况。”

很快十多个年龄不同的女人把女孩跟苏榆北团团围住。

女孩倒在地上,嘴张得大大的,手掐在自己的脖子上,此时她就像是离开水的鱼,不管怎么拼命呼吸,就是吸不进一口气。

女孩满脸濒死的惊恐表情。

苏榆北蹲下来道:“别紧张,你会没事的,放松。”

说到这苏榆北把女孩的皮衣打开,露出里边白色的蕾丝衬衣,两座高耸的山峰在衬衣下呼之欲出。

但苏榆北接下来的举动,让女孩好看的眼睛瞪得更大了,里边充斥着无与伦比的愤怒与恐惧。

苏榆北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撕开了她的衬衣,随即把贴身的衣服推了上去,两座高耸而白皙的山峰颤了一下,在空气中划出曼妙而诱人的弧线。

两座山峰上的两点嫣红,更是晃得苏榆北呼吸有些急促。

但苏榆北还是很快冷静下来,从包里掏出一根水性笔,用力掰断,他猛然举着一截断笔狠狠刺向女孩的胸膛。

断笔刺进女孩的胸膛,女孩疼得发出一声哎呀,她很惊讶的发现自己能说话了,可刚才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眼前的风景很好,但苏榆北不是小人,他飞快的脱下外套罩在女孩的身上。

苏榆北呼出一口气道:“你这是迟发性气胸,如果你刚才听我的安静的坐着,不来回走动,应该是能坚持到医院的,可你不听话。”

女孩震惊的看着苏榆北道:“你叫什么?”

苏榆北苦笑道:“我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活下来了,以后开车慢点,再见。”

扔下这句话苏榆北就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在人群诧异的目光下离开,救护车也在这时赶到。

当医生看到这女孩胸膛上那跟断笔后,竟然忍不住惊呼道:“我草,神技啊,断笔放气,这特么的不只存在于理论中吗?

真有人在现实中用出来了?

姑娘那位大神在那?”

女孩懵了,这么厉害的吗?

女孩的手无意中摸到苏榆北衣服中的一张纸,她拿出来打开一看。

下一秒女孩笑道:“苏榆北?

公考成绩可以啊,全省第一!”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