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作品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
  • 热门作品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于自乐
  • 更新:2024-05-16 00:46:00
  • 最新章节:第18章
继续看书
很多朋友很喜欢《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这部其他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于自乐”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内容概括:。而霍庭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苏醒。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几年……“别着急,在银行保管挺安全的。”秦如芳安慰道。楚辞忧点点头,没好意思告诉秦如芳她现在还有个困难:她没钱!手机账户里只有这些年存下的几万零花钱,暂时维持生活还行,做不了投资。可她不可能一辈子活在霍家的庇护下,她得有自己的事业,养活自己!......

《热门作品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精彩片段


“别碰我,我嫌脏!”楚辞忧嫌弃地掏出纸巾擦手。

陆松的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

她嫌他脏?

到底是谁脏?

他都不嫌弃她不是处,她怎么有脸嫌弃他?

但为了遗产大计,陆松还是隐忍了下来。

他装出一副难过且深情的样子:“小忧,你就别生气了。我给你认错,你想怎样都行,只求你原谅我……”

“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我已经和霍庭琛领证了!”

“我知道你在意气用事。领了证也可以换成离婚证啊!我不会嫌弃你的……”

“我嫌弃你,行吗?”

楚辞忧眉心狂跳,受够了陆松的死缠烂打。

她都知道真相并且嫁人了,还搁这装深情骗人。

“小忧……”陆松再次被打击到,耐心耗光,他提高语气,“你到底要怎样才能肯原谅我?”

“怎样都不行!”

“小忧!”

陆松的太阳穴突突跳着,濒临发作的边缘。

“陆松,我知道你今天来的目的。无非就是冲我妈留下的遗产来的。”

陆松眼眸猛凝。

她果然知道遗产的事!

所以,她是为了保护遗产,才顺势和霍庭琛结婚。

这样也好,她还是爱他的,还可以挽回。

“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楚家,更不会嫁给你。你们就死了这么心吧!”楚辞忧恨恨道,银牙几欲咬碎。

“什么遗产?我不知道。”陆松装糊涂。

楚辞忧冷笑,扭头就走。

陆松怎肯轻易放弃?

他紧走几步去拦她:“小忧,昨天我才知道你不是林阿姨的亲生女儿。但是没关系的,我不在意你的身世……”

“我的身世怎么了?我是楚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吗?”楚辞忧服了。

见不得光的是楚嫣然吧?户籍年龄19岁,实际年龄22岁,比她还大几个月。

见不得光的私生女!

“小忧,我不是那个意思……”陆松抚额。

楚辞忧从手术台后下来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他说一句怼一句,句句怼得他无法接话!

“小忧,我也没想到会误诊,以为你真的生病。对不起,是我没多带你看几家医院。”

误诊?说得多轻松啊!

明明是他和楚嫣然一手布下的局!

楚辞忧深呼吸,庆幸自己重生得及时。不然手术刀一切,她这辈子又毁了。

“小忧,求你原谅我!我以后一定加倍对你好,补偿你昨天受到的惊吓。”

“扑通”一声,陆松跪下了。

来来往往的路人,都震惊地停下脚步看着,还有人举着手机拍照拍视频。

“哟,这小两口是闹别扭呢!”

“男儿膝下有黄金,他肯定很爱她才会下跪。”

“……”

陆松膝盖很疼,但心里很爽。

他太了解楚辞忧了。

不仅恋爱脑,还讲道德。随便PUA几句就去自省。

现在这么多人都在指责她,她三分钟都扛不住就会拉他起来,重回他的怀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三分钟、五分钟……楚辞忧不为所动。

她也不走。

他爱跪是吧?那就多跪会儿!跪断腿也难消她心头之恨!

最后,陆松膝盖疼得受不了,苦哈哈的仰视她:“小忧!如果你不肯原谅我,我就一直跪着不起来!”

“哎呀小姑娘,都跪这么久了你就原谅他吧!”

“有什么事回家说,让自己的男人跪大街多丢人。”

“……”

楚辞忧被气笑了,看向同情陆松的那个阿姨:“有没有可能是他犯了错?”

阿姨:“呃!他……咋了?”

“和我妹妹睡了小半年,还把人肚子搞大了!”楚辞忧大声说。

舆论消音了。

然后,刚刚还在指责楚辞忧的阿姨一口唾沫啐到陆松身上:“呸!臭不要脸!”

陆松何时受这样的侮辱?一张俊脸涨得通红。

一向脸皮薄的楚辞忧,居然当众公布他的罪行?!

他脸上火辣辣的,再也不好意思跪在那儿,起身灰溜溜的跑了。

楚辞忧心里爽快,愉悦地哼起小曲。

既然遗产暂时领不到,就先算算“误诊”的账吧!

楚辞忧来到医院,准备打病历资料去起诉宋医生。

结果,病历档案没有了!

又是陆松和楚嫣然的手笔!

和院方纠缠了半天也没拿到一张纸的证据,楚辞忧气得牙痒痒。

哼,以为这样她就收拾不了他们了吗?

如果她没有记错,此时陆松手上正在洽谈东郊的地。

那块地现在还不显山不露水,三个月后便随政策水涨船高。陆家血赚,从此跻身景城富豪榜。

而他买地的钱,便是她变卖妈妈留下的古董玉钗的钱!

这一世,她不会再便宜他了!必须截胡!

………

回到霍家,秦如芳关心地问:“小忧,事情办妥了吗?”

“没有。得夫妻两人一起去签字认领才行。”楚辞忧叹了口气。

楚家清醒的知道玉钗的价值,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算计。

而霍庭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苏醒。

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几年……

“别着急,在银行保管挺安全的。”秦如芳安慰道。

楚辞忧点点头,没好意思告诉秦如芳她现在还有个困难:她没钱!

手机账户里只有这些年存下的几万零花钱,暂时维持生活还行,做不了投资。

可她不可能一辈子活在霍家的庇护下,她得有自己的事业,养活自己!

“小忧,你是不是不开心?楚家的人又欺负你了?”秦如芳敏感地问。

楚辞忧说:“我今天去医院打病历,想起诉宋医生误诊,他们把病历删了。”

“这好办,我一个电话就行。”秦如芳笑了。

楚辞忧眼前一亮:“真的?”

“这点儿小事都不用你出手,你且安安心心在家陪庭琛,保证给你好消息!”

“谢谢妈!”

楚辞忧又开心又感动。

“妈,为了感谢你帮我出头,我送你一个机密。”

“哟,你还有机密?”秦如芳宠溺地看着楚辞忧,心底划过一抹伤。

如果庭芳还活着,也该结婚有人家了。

可惜那孩子……

“东郊有块地,三个月后会飙升十倍。”

霍庭琛没想到楚辞忧真会脱他的裤子,这一刻悔到失去沟通能力。

印象中,楚辞忧天真胆小,特别容易害羞,就连陆松当众和她亲昵一下都羞得不敢抬头。

现在,她脱了他的裤子!

失算,失算!

冷空气拂上皮肤,清晰的提醒着他现在的窘况。

全身上下,就一条底裤。等于全裸在楚辞忧面前!

霍庭琛这辈子还没在哪个女人面前这样裸过。

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能继续装睡。

希望楚辞忧不要再发挥了,到此为止吧!

其实,楚辞忧在脱下他的裤子后,也没勇气再进一步了。

她半垂眼眸站在床边,心跳加速,小脸烧得厉害。

脱裤容易穿裤难,她要去抬他的屁股吗?

不,那不是抬,是摸!

绝对要摸好几下,才能把裤子穿上去。

楚辞忧愁闷在地房间里走来走去。

她挣扎的过程,对霍庭琛也是一种折磨。

这个女人,完全不在他的拿捏中。

他不知道她下一步会做什么,好愁她在穿衣服的时候又对他乱来……

三月倒春寒,房间里又没开空调,霍庭琛的下半身被冷空气覆盖。

然后,他成功的被冻到了。

“阿嚏——”

一声喷嚏把楚辞忧惊回神。

“哎呀,你这么怕冷的呀?”楚辞忧赶紧把被子拉过来为他盖上,心虚地问。

霍庭琛心底翻涌着怒气,却又因自己在“睡”而不能发作。

“我觉得吧,你每天都要擦洗,穿啊脱啊的太麻烦,干脆别穿了。”楚辞忧说。

霍庭琛的胸膛狠狠地起伏了两下。

不穿?让他一直裸着?

啊啊啊,她不会叫管家来帮忙啊!笨死了!

“今天工作完成,我要去插花了,你好好睡!”楚辞忧留下话就走了。

霍庭琛终于摆脱蹂躏,重重地松了口气。

和楚辞忧“大战三百回合”,委实疲累,他沉沉睡去。

……

楼下,秦如芳正在插花,看到楚辞忧下来便问:“完工了?”

“嗯。”楚辞忧心虚的眨眨眼。

光脱衣服却不穿,算不算完工?

“过来插花,今天有庭琛喜欢的重瓣百合,你插一瓶放在房里。”秦如芳招招手。

楚辞忧一怔。

巧了,她也喜欢重瓣百合。

花形极美,且香味不是太浓郁。

楚辞忧心情大好,坐下一起插花。

刚才“伺候”霍庭琛太累,她鼻尖还冒着汗,秦如芳满意极了,问:“照顾庭琛是不是很累?”

“还好。”楚辞忧想起骑在霍庭琛身上的尴尬,解释道,“他太沉了,我拉不动他才会摔在他身上。”

“男人嘛,壮点儿才好。”秦如芳笑笑,话锋一转变得悲伤起来,“庭琛爱好武术,从小就去山里学武。这些年为了守住他爸的家业,把多年的学习都放弃了。”

楚辞忧的心咯噔了一下。

站在金字塔尖的人也有辛酸史?

她以为像霍庭琛这样的成功人士呼风唤雨,没人能左右他呢!

“这次庭琛出意外后,大房那边逼得更紧了。如果庭琛一直醒不过来,我可能就守不住了。”

秦如芳叹了口气,雍容华贵脸上布满愁云。

楚辞忧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据我所知,霍氏是霍先生一手创立的,和大伯家根本没关系啊!”

“是没关系。可我就庭琛一个儿子,他们都当他快死了,想吃绝户。”秦如芳又叹了口气,

楚辞忧气愤极了。

楚家龌龊,那是因为她没有生母庇护。怎的霍家大房也不要脸的要霸占兄弟家的产业?

“小忧,你一定要努力啊!”秦如芳眼巴巴地看着楚辞忧,仿佛她就是最后的希望。

楚辞忧懵了:“啊?”

医生都治不好,她努力有用?

“用你的感情打动他,唤醒他!”

“呃……”

他们才认识,哪来的感情?

“实在不行,就为他留个后。”秦如芳紧紧地握住楚辞忧的手,“有了孩子,咱们二房就不算绝户,你说对吗?”

“啊!”

楚辞忧被吓到。

原来秦如芳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让她给霍庭琛生个孩子!

可她当时只是情急求保护,根本没往这方面想。现在突然提及,难以接受呀!

“小忧,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太难。可是,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楚辞忧的脸色更苍白了。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一旦失去霍家的庇护……

“太太,楚家来人了,说要见少夫人。”

就在这时,管家匆匆来报。

楚辞忧瘦削的身体颤了颤,惧由心生。

前世种种,如浮光掠影般在脑海里闪来闪去。她无意识的攥住手中的玫瑰,利刺扎进皮肤也不自知。

“亲家呀?请他们进来吧!”秦芳说罢,拍拍楚辞忧的手背,问,“小忧,你不想和他们回去吧?”

“不想!”楚辞忧没有任何犹豫的答。

此时回楚家,他们肯定会把她绑到医院去手术。

她不要!

重活一世,她断不能再重蹈覆辙!

“那就好。”秦如芳给她一个安心的笑,“我会搞定他们的。”

说话间,楚父和楚母已经来到客厅。

看到楚辞忧依偎在秦如芳身边,两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楚学坤清清嗓子,客气道:“霍太太,打扰了。”

“亲家请坐。”秦如芳端庄得体却又不失威严。

楚学坤和落坐后,林美华便责备楚辞忧:“小忧,妈知道你怕疼。但你也不能在手术台上临阵逃脱啊?还麻烦人家霍太太。”

“霍太太,今天给您添麻烦了。我这就带小忧回家。”楚学坤说。

秦如芳不在意的笑:“不麻烦,小忧现在是我的儿媳妇。照顾她,是我这个当婆婆的责任。”

楚学坤和林美华面面相视:难道陆松说的是真话,小忧真和霍庭琛结婚了?

这不应该啊!霍家与楚氏从未有过交集,楚辞忧根本不认识霍庭琛。

肯定是她为了不做手术,耍手段求得了霍家的保护。

“霍太太真爱开玩笑,小忧和未婚夫婿是陆松。霍总和小忧从未相识,怎么能做夫妻呢?”

“我以前就认识他。”楚辞忧脱口而出。

是的,她和霍庭琛认识。

只是不太熟而已。

“小忧,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林美华的心猛跳了几下,悔意丛生。

早知道她认识霍庭琛,还费心找什么陆松啊!

霍家从指缝里漏点儿出来,就够楚家吃一辈子了!

“我所有的事都必须向你们汇报吗?”楚辞忧眼中满是冰寒之意,“你们,配吗?”

林美华被她的目光骇得心头发毛。

这孩子一向温柔体贴、逆来顺受,格外尊重她这个母亲,何时变得这样可怕?

难道,她知道了身世实情?不,这不可能!姚安死得无生无息。景城根本没有人知道楚辞忧是姚安的女儿!

想到这儿,林美华定定心神,一如既往的装慈母:“小忧,妈妈是担心你……”

“霍太太?”楚嫣然颤了颤,急忙解释,“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秦如芳来到楚辞忧身边。

楚辞忧心虚地唤:“妈……”

该不会是来找她追那三个亿的吧?还好她还没花出去。

可她私自划钱的事要怎么解释?

找霍庭琛借的?不不,旁人听不到霍庭琛的心声,就算他真借也没人信。

何况,他并没答应借……

“听说你喜欢隔壁的蛋糕。今天是你的生日,妈特地来给你买蛋糕。”秦如芳笑得和蔼可亲。

楚辞忧怔了怔,随即眼里涌起泪意。

今天是她的生日啊,连她都忘了呢!

她所谓的父亲和深情未婚夫,也没一个记得呢!

这一天,她都在和他们较劲儿,表面赢得强势,心里可累可累。

“咱们一起去挑?”秦如芳拉起楚辞忧的手,阵阵暖意顺着皮肤传到心底。

楚辞忧哑声答:“好……”

婆媳两人就这么走了,楚嫣然还想拦,被陆松一把拉住。

“嫣然,你有点儿眼色好不好?”

“阿松,你在说我?”楚嫣然难以置信地看着陆松。

她是完美的小公主啊,什么时候也有缺点了?

“霍太太不是我们招惹得起的。”陆松拧着眉盯着楚辞忧的挺得笔直的背影,虽瘦却优美雅致。

每一步都走得不疾不徐,坚定有力。

忽然觉得楚嫣然不及她十分之一。

楚辞忧任何时候都是安静的、端庄的、美丽的、高贵的。

从不耍泼,更不会当众做出一哭二闹三上吊这种事情。

再看看楚嫣然,不是哭就是闹。没眼色没脑子!

尤其是最近,他已经为失去东郊地皮的事焦头烂额,还要忍受她的臭脾气。

“阿松,我爸怎么办?那些债主都被楚辞忧喊到病房去了。”楚嫣然委屈巴巴地问。

陆松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三亿现金不是小数目,他无能为力。

“阿松,要不你借我爸钱吧!”楚嫣然小心翼翼地说。

陆松烦燥的挥开她的手:“我哪有那么多钱?”

“阿松,你吼我……你不爱我了……”

楚嫣然说着又要哭。

陆松头痛,隐忍地解释:“我现在还没继承家业,钱和权都在我爸手里啊!”

“阿松,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就是担心事情闹成这样,若不能挽回楚家的颜面。你父母会怎么看我?还会同意我们的婚事吗?”

楚嫣然忧心忡忡。

陆夫人一直瞧不上她,她哄了好久和哄得陆夫人欢心。

现在全都完了!

都怪楚辞忧!她直接拿钱不就完事了吗?非要闹得大家都不得安生。

看着琳琅满目的蛋糕,楚辞忧心中忐忑,不时偷眼看秦如芳。

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秦如芳笑了,面露宠溺:“庭琛让我来接你回家。”

“啊?谢谢……”

楚辞忧动了动唇,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坦诚,“那三亿我会还的……”

“什么三亿?”秦如芳诧异地反问。

楚辞忧愕然。

霍庭琛没说她私自划钱的事?

“小忧,你要用钱吗?妈给你!”秦如芳以为她缺钱,立即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塞过去。

楚辞忧连忙拒绝:“不不,我不需要您的钱……”

“不好意思要?”秦如芳笑了,“你是霍家的功臣,这都是你该得的。”

“妈,我们还是选蛋糕吧!”

楚辞忧最终还是没收卡。

霍庭琛已经睁开眼睛,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如常。

到时候,他们会离婚。

而她,也会会自己赚钱养活自己。

“你这孩子就是太懂事了。”秦如芳无奈地把卡收回。

婆媳两人选完蛋糕就回家,至于隔壁咖啡厅的陆松和楚嫣然,不在她们的操心范围。

匆匆赶到警局,只看到宋医生的尸体。

霍家的律师宗亚正在做笔录。

楚辞忧小脸发白,不甘心地问:“宋医生死前有什么说什么吗?”

“没有。”宗亚摇摇头。

楚辞忧气愤地握紧拳头:“明明不是他策划的,却要以死顶罪。值吗?”

“少夫人,不管怎样也算给您出了一口恶气。”江北劝道。

“他不是主谋!他收了贿赂,行贿他的人才是主谋。”楚辞忧往前紧走几步,想向警方汇报。

宗亚拦住她:“少夫人,我查过他的账户,近半年都没有大额进账。”

“什么?”

楚辞忧愣住,“这不可能!”

“也许是现金交易,但钱被藏起来了。找到不罪证,便无法指控。”宗亚作为霍氏的律师,非常富有办案经验。

做这件事的人很谨慎,即使事发也没露出一丝痕迹。

如果真是陆松,那这个年轻人可就太可怕了!

“宗律师,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楚辞忧不甘心啊!

明明害她的人是陆松和楚嫣然,宋医生只是帮凶。结果宋医生死了,那对奸夫淫妇逍遥法外!

“少夫人,这件事情结束了。”宗亚道。

“宗律师,我没有说谎……”

楚辞忧红了眼眶。

她两世为人,知道得清清楚楚!

就是楚嫣然担心陆松婚后对她动欲,非得在婚前把她的左乳切掉。陆松为了讨楚嫣然欢心,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少夫人,凡事要讲证据。您还有别的切入点吗?”宗亚问。

楚辞忧想了想,摇头:“没有了……”

“那就先这样,以后有了证据再说。”宗亚给江北一个眼神。

江北也劝:“少夫人,您今天已经狠狠打他们的脸了,消消气吧!往后机会还多着呢!”

楚辞忧隐忍的咬牙。

陆松好手段,竟让宋医生抛家弃子以自杀保全他。

今天她夺了东郊的地,陆松定不会善罢甘休,以后她做事要更加谨慎才行。

可以不怕,但不能不防。

受这事影响,楚辞忧这一天都郁郁寡欢。

霍庭琛躺在阳光下,边晒太阳边等楚辞忧和他说话。

短短三天时间,他已经开始依赖她了。总觉得她在的时候,生活才是正常的、完整的。

她若出门几小时不归,他就暴燥。

可是等了好久,楚辞忧都没理他。甚至连按摩工作都没了。

霍庭琛不住问:“楚辞忧,你怎么了?”

“宋医生畏罪自杀了。”楚辞忧闷闷地答。

“他有罪,死也也该!”霍庭琛不甚在意。

楚辞忧气恼地掐了他一把:“他没把陆松和楚嫣然供出来!”

“那就对了。”霍庭琛笑了。

小妮子胆肥啊,都敢对他下黑手了!

“对什么对?他不过收了两百万而已,只要说出实情把脏款吐出来,判几年就能出来。他就这么舍了命……”

“说明他受到比死更可怕的威胁。”

霍庭琛打断楚辞忧。

其实,早在楚辞忧说要起诉宋医生的时候,他就想到了。

霍家虽未与陆家合作,但他知道陆松这人。

长得斯文,却是个阴险狡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主儿。

当初撞见楚辞忧和陆松在一起时,他还奇怪过:怎一朵鲜花插在毒粪上?

“肯定是陆松威胁他。”

楚辞忧手下用力,把霍庭琛的腿部肌肉都掐凹了。

霍庭琛忍不住提醒:“我只是不会动,不是没痛感。”

“噢,对不起。”

楚辞忧连忙松手。

“以后不要单独见陆松。”霍庭琛提醒道。

楚辞忧“嗯”了一声,重新打起精神帮霍庭琛按摩。

阳光很好,照得他衣服裤子都是热乎的。

她的小手有节奏的按摩着,从下到上。

霍庭琛的感官能力越来越强了,舒服地昏昏欲睡。

突然大腿根一紧,他猛地惊醒:“你干什么?”

“呃,不小心按过了……”楚辞忧心虚地吐吐舌头。

霍庭琛:………

确定不是故意的?

“我在想事情嘛,一时忘了……”

霍庭琛深呼吸。

想什么能想到他大腿根上?

“你妈把东郊的地过户给我了。不过你放心,等你醒了就还给你。”楚辞忧起身绕到躺椅后,为他按摩肩颈。

霍庭琛怔了怔。

她竟然是在想这事?一块地而已,送就送了。

“你别小看那块地,三个月后会飙到一百亿的。”楚辞忧自得的扬起眉眼,“霍庭琛,我帮你赚了九十亿哟!”

霍庭琛都不想说打击她的话!

东郊那块破地卖了许久都没人买,究其原因还是升值空间不够。

怎么可能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从十亿涨到百亿?

尽说大话!

不过,也无伤大雅。她开心就好。

“霍庭琛你怎么不说话?你不相信我?”楚辞忧得不到回应,不开心的噘起嘴。

霍庭琛轻轻一笑:“信。等赚了钱,分你一半。”

“这可是你说的!”楚辞忧狡黠地眨动眼眸。

他还是不相信她,所以才这样说。

哼,走着瞧!

将来分钱的时候,他别肉疼!

此时的霍庭琛查三个月后东郊的地真到了百亿市值。

“对了,江北让你多说些公事,他快顶不住了。”楚辞忧道。

霍庭琛沉吟了一会儿,问:“楚辞忧,你大学念的什么?”

“金融管理。”

“那你敢不敢替我去霍氏主持大局?”

“啊?”楚辞忧惊得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

她,不敢!

虽然大学念的金融管理,但她还没实操过。再有想法,也只是纸上谈兵。

像霍氏这样的大集团,不是她一个新手能管理的。

“进董事局和生孩子,你选一个。”

霍庭琛意味深长地抛出条件,也想再试探试探她来他身边的实际目的。

“一定要选吗?”楚辞忧哭丧着脸,“有没有第三个选项?”

“没有。”

“那……”楚辞忧咬着下唇,纠结了半天才说,“我进董事局。但前提是,把你公司败光了别怨我。”

这个答案让霍庭琛很意外,也很庆幸。

很好,她还是初见时那个单纯的女孩,来到他身边真的只是寻求庇护。

“放心,我的资产你败不光!”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