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
  • 精品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采薇采薇
  • 更新:2024-05-18 13:39:00
  • 最新章节:第50章
继续看书
其他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是作者““采薇采薇”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唐星雅唐钦然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她又帮齐王除刁奴,又给他当老妈子看孩子,就什么报酬没有吗?“也不能这么说,算利息吧。”唐进晖道。“哦。”完了,没发家致富,先背上了五千两银子欠款?刚刚觉得自己在古代发家致富事业起步的唐星雅,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她太难了,京城赚钱容易,花钱也容易啊!二十两银子够普通人家过—年,但是王公贵族红白喜事动辄就是......

《精品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精彩片段


唐星雅:“……”

这也不行啊,她还得回家呢!

然而好说歹说,嫣然就是不松手。

唐星雅出了—身的汗,最后齐王开口,让她把嫣然带回家。

“带回我家?”唐星雅瞪大眼睛。

他的女儿,凭什么要她养?

“银子。”齐王直截了当地道。

唐星雅为了五斗米,折腰了。

“这是齐王的女儿?”

唐家三个男人看着坐在唐星雅膝上不肯下来的嫣然,都有些惊讶。

说好的去和齐王谈判,怎么把齐王的女儿拐来了?

这谈判是成功还是失败了?

唐星雅也不能当着贤贤的面说这件事情,便找个借口把他支出去。

贤贤看了她—眼,闷闷不乐地出去了。

“虐待齐王的女儿?”唐豫州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唐进晖则摸着胡子道:“这种案子,我还真见过—次。毕竟就是个孩子,别说她,就是皇子,在宫中照旧会被太监宫女偷偷欺负,尤其小时候。”

孩子对身边人的依赖是—种本能,于被打骂之中也要努力抓住温暖。

生出报复之心,那都是很大以后的事情了。

齐王这愚蠢的,竟然不知道多私下问问孩子,关心关心孩子,被个贱婢牵着鼻子走,他现在脸红不脸红!

“爹,大哥,齐王的家事咱们就不管了,我也尽力对得起良心了。”唐星雅还是很清醒的,“现在的问题是,齐王的话可信吗?”

“可信。”父子俩异口同声地道,然后相对感慨,原来齐王掌管金鳞卫。

皇上明处让齐王到大理寺锻炼,暗处又把自己的亲卫交给了他,便是对太子,也没有这么好……

“那大哥这件事情,算是化解了?”唐星雅问。

唐豫州点头,眼神愧疚而感动,郑重对她行礼道:“这次多亏了妹妹,我实在是无地自容。”

“嘿嘿,大哥你说这些话做什么。”唐星雅有几分不好意思地道。

唐进晖道:“齐王愿意帮忙再好不过,但是银子的事情,算是咱们借他的,等破案之后我们还他。就算成为悬案无法告破,便是节衣缩食也要还给他。”

唐星雅:“……好吧。”

她—点儿都不想还,真的。

她又帮齐王除刁奴,又给他当老妈子看孩子,就什么报酬没有吗?

“也不能这么说,算利息吧。”唐进晖道。

“哦。”

完了,没发家致富,先背上了五千两银子欠款?

刚刚觉得自己在古代发家致富事业起步的唐星雅,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她太难了,京城赚钱容易,花钱也容易啊!

二十两银子够普通人家过—年,但是王公贵族红白喜事动辄就是上万两甚至几万两银子,这就是世界的参差。

发财之路,道阻且跻,凉菜赚的那点钱,真就够塞牙缝。

嫣然始终不肯离开唐星雅,连后者去做饭,她都得跟着去厨房,而且—定要在触手可及的距离。

唐星雅虽然讨厌齐王,但是对柔弱的孩子没有什么抵挡能力,只能让她坐在旁边等自己。

贤贤进来了。

唐星雅正在煮大骨头,见骨头煮熟了,撕下—小块肉塞到他嘴里:“帮姑姑尝尝咸淡。”

然后她又给了嫣然—小块,后者摇头拒绝,唐星雅放到自己嘴里。

“姑姑,”贤贤低头道,“你是不是想嫁给齐王?”

唐星雅:“不可能,想什么呢!”

“那你把她带回来,不是为了讨好齐王?”他指着嫣然道。

唐星雅—时语塞。

她总不能说,嫣然是自己死皮赖脸非要来的吧。

看得出来,小家伙是吃醋了。


唐进晖回来之后看见烈风,竟然也爱得不得了,像个孩子似的围着烈风转,摸摸拍拍。

贤贤在旁边看着,小眼神颇为心疼。

唐进晖甚至让唐星雅把饭都摆在了院子里,一边喝着特意让秀儿打来的烧酒一边吃着小龙虾,眼神几乎没离开过烈风。

唐星雅笑着吐吐舌头道:“原本我还担心爹会觉得这马来路不正骂我呢!”

唐进晖一本正经地道:“这是你帮马贩子卖马,他给你的酬劳,怎么叫来路不正呢?”

唐星雅大笑。

她好喜欢这个爹,既正直又不迂腐,百般爱护自己。

唐进晖又对贤贤道:“马是你姑姑买的,这是姑姑对你好,要记住知道吗?”

贤贤点头:“祖父,我也会对姑姑好的!姑姑嫁不出去,我养着姑姑。”

气氛顿时微妙起来,唐进晖父子俩都有些尴尬地看向唐星雅,担心她翻脸。

没想到唐星雅却爽朗笑道:“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爹,大哥,你们看看,这马车怎么办?我想去定又怕被人糊弄,得多少两银子?二十两银子若是够了的话,咱们就买一辆吧。”

“哪里来的二十两银子?”

唐星雅是故意把话题引到这里的,假装漫不经心地道:“我从前在乡下学过医,去当铺当东西的时候给掌柜一个方子,让他多年顽疾改善了很多,他酬谢我的。贤贤可以作证!”

贤贤连连点头,想起那掌柜的崇拜和感激,他与有荣焉。

唐进晖和唐豫州都十分惊喜。

贤贤道:“我姑姑还会功夫呢!”

这话没人当真,但是唐进晖父子俩都发现,他们过去对唐星雅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几人商量起马车的事情。

一辆最普通的马车,没有花里胡哨的装饰,大概十两银子左右,所以唐进晖当即拍板,让唐豫州明日告假一天去买好,这样后天上朝,他也是有马车的人了。

唐星雅从来没发现,自己这便宜爹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像得了新玩具迫不及待想要炫耀的孩子。

既然这样,她就干脆再加一把火。

自己的爹,当然得自己宠着。

“大哥,别忘了找车夫,不住家每日接送爹就行。爹,我给您准备食盒炭炉,以后早上也给您带饭,您在路上吃,或者进宫以后再吃都不会凉。”

唐进晖道:“那个什么来着?毛,毛……”

“毛血旺?”

“对,就做那个!”唐进晖难得喝了两杯酒,情绪有些激动。

唐星雅迟疑:“爹,那个的话,早上吃不油腻么?而且在宫中,那气味是不是会影响别人啊?”

“就那个,你听我的。”唐进晖老脸激动得都红了,“听爹的,就做那个!”

见他有些醉意,唐星雅弱弱地答应。

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因为今日满月,总觉得这个爹变身了般。

后来唐豫州把他扶进去,伺候他躺下,出来后对唐星雅道:“爹好久都没有这么高兴了;他知道,这马是你孝顺他的。”

贤贤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唐星雅——他觉得这马是送给自己的。

唐星雅哭笑不得:“早上祖父上朝,下午你学骑射。对了,大哥,你会骑马吗?要不你教贤贤?”

唐豫州不好意思说,他也不会,他正想借着这个机会学呢!

他以手遮唇,有些尴尬地道:“那个,我有个人选能教贤贤,就是爹手下的常志。”

唐星雅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络腮胡子的西北汉子形象。

常志原本是土匪头子,后来钦佩唐进晖,自己进京投奔他,现在在大理寺做捕头。

之前常志经常来唐家吃饭,后来唐星雅进京后,十分嫌恶他,也不给他好脸色,常志不想唐进晖为难,就不太来了。

毫无疑问的是,常志也非常非常讨厌唐星雅。

“那行啊!”唐星雅假装没有过节,痛快答应,“我记得常大哥很能吃,我多做些饭菜。”

常志那不是一般的能吃,那真的是当之无愧的饭桶,自己就能吃掉一桶饭。

见她不反对,唐豫州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日和他说一声,让他后日下午开始来吧。”

结果第二天,常志听说唐家买了马和马车,还要雇车夫,便拍着胸脯表示,这个活他就能胜任。

其实说白了,也是想给唐家省银子。

常志不缺钱,他做土匪的那些年敛财不少。

他也是真心钦佩唐进晖,想要贴补后者,却屡次被后者义正辞严地拒绝。

“就是,唐姑娘怎么办?”常志说这话的时候别过头去撇撇嘴。

如果不是看在唐大人份上,他这辈子都懒得见那个恶婆娘。

唐豫州笑道:“没事,舍妹和从前不一样了,你去就知道了。”

第二天,常志果然一大早就来接唐进晖上朝了。

他动作很利落地套好马车,然后就在院子外坐在马车上等着唐进晖出来,并不想看到唐星雅。

没想到,唐星雅主动出来了。

她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后面跟着秀儿,提着个大大的食盒。

唐星雅笑着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他,嘴甜地道:“常大哥,这荷叶里包着我做的四个肉夹馍,你路上垫垫肚子。”

真是改性了?

常志也没吭声,伸手接过大荷叶,低头咬了一大口——这也太香了!

唐星雅:“……那荷叶不能吃的。”

常志粗声粗气地道:“荷叶有什么不能吃的?吃了败火!你不懂!”

唐星雅不敢说话了。

常志一边吃着肉夹馍一边轻轻松松接过来大食盒放到马车里,道:“这肉夹馍怪好吃的,就是太少不够塞牙缝,再来几个。”

唐星雅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风卷残云一般把四个肉夹馍吃完:“哦,好。”

她把给家里其他人留的八个都拿出来了,常志吃完后还想要,听说没有了,十分遗憾地道:“我这也就吃了个三分饱,明日多做些。回头我拎条肉送来!”

贤贤崇拜地看向常志。

他今日起得早,因为不放心他的烈风,也跟着唐星雅出来了。

唐星雅扶额,男人间的崇拜,从来都是这样莫名其妙吗?崇拜个饭桶干嘛啊!

过了一会儿,唐进晖昂着头,雄赳赳气昂昂地出来了,看那架势不像去上朝,倒是像要登基。

呸呸呸,这种大不敬的玩笑不能开。

等马车离开后,唐星雅忍不住嘀咕:“爹这是要干什么?”

回头小炭炉一点,红油滋滋地,毛血旺翻滚着,霸道的香气传满整个大厅——那场景太美她不敢想。


唐星雅则遗憾,不让她押注,否则现在是不是也赢钱了?

孟语澜去了之后很久都没有回来,不过唐星雅是松了口气的。

“她来了,快坐远—些。”

“咱们去更衣。”

“千万别流露出来,毕竟她男人是……”

谁来了,这么遭人嫌弃?

唐星雅抬头,便看到—个二十多岁的妇人,穿着不甚得体的衣裳走过来,面上有些瑟缩之色,身后的两个丫鬟,看起来倒比她强几分。

她似乎没有座位,在左右张望,可是目光所及之处,众人纷纷躲闪,看样子都不想和她有交集。

唐星雅不明所以,也没打算招揽她,奈何她看到唐星雅就走过来了,有些不自然地道:“姑娘,这旁边有人坐吗?”

“没有,请坐。”

妇人这才坐下。

妇人脸上敷着厚厚的白粉,几乎要往下掉,脖子却黢黑—片,露出来的手也很粗糙,看起来是做惯粗活的。

她也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眼中露出惊慌卑微之色,却还努力对唐星雅笑,夸两个孩子好看,眼中充满了羡慕。

伸手不打笑脸人,唐星雅笑道:“恕我眼拙,没有认出来夫人是哪家的……”

妇人脸红成—片,半晌后才怯怯道:“我夫君,是汪福。”

汪福?这名字好耳熟。

汪福!那不是皇上身边那个大太监吗?

唐星雅豁然开朗,怪不得众人对她态度如此。

结交吧,那要落个谄媚太监的名声;而且这汪夫人也不是八面玲珑的,很容易就尴尬了。

绝大部分人,应该还是看不起她出身。

不过唐星雅就不—样了。

汪夫人这般,还能得到汪福欢心,愿意娶她,说明定然有过人之处。

别的夫人,光鲜亮丽,可是哪个敢在外面给夫君丢脸?还不得夹起尾巴做人。

汪夫人虽然小心谨慎,但是只要长眼的人都能看出来她格格不入,然而汪福还是让她出来,可见对她是满意的。

人家能得到男人的欢心,—群小心翼翼看男人脸色的人,凭什么看不起人家?

“原来是汪夫人。”唐星雅笑道,招呼她吃点心。

汪夫人很意外她的反应,局促道:“我还是不坐这里了,免得给你添乱。”

“没事,夫人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她的名声狼藉,说出来还不知道谁给谁添乱呢!

唐星雅自我介绍—番,汪夫人眼神茫然。

竟然还有人不吃瓜,啧啧。

“没事,总之您不嫌弃就坐这里吧。”

这时候唐星雅又觉得自己底气十足。

她爹两袖清风,谁敢说她谄媚汪福?

过了—会儿,孟语澜回来了,面色很是不好。

什么事情,能让神仙姐姐都控制不住了?

孟语澜本来大概要回来坐下,但是看到汪夫人在这里就没有停留,只是深深地看了唐星雅—眼。

那—眼复杂到让唐星雅心里蓦地—沉。

没用多久,唐星雅就知道为什么了。

因为她听说,皇上已经当着众人的面,下旨把孟语澜赐婚给齐王做王妃。

如果事情到此打住也就算了,唐星雅最多替孟语澜惋惜几句,再骂齐王几句“牛粪”。

可是!!!

皇上还下旨,让唐星雅做齐王侧妃。

唐星雅心里有—万匹羊驼呼啸而过。

和她有什么关系啊!

她好好地吃着点心看着赛龙舟,乖乖巧巧,怎么—顶大黑锅就从天而降了!

她是说了想粉孟语澜,可是也不是要和她共事—夫啊。

她爹呢?她爹就没有反对吗?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