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孤本红妆
  • 将军,孤本红妆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边花
  • 更新:2024-05-12 09:00:00
  • 最新章节:第6章
继续看书
她是一介女身稳坐东宫,是大晋贤名昭著的太子爷,前世因错信内贼犯下大错导致山河破碎,子民流离失所。重回十五岁,她定要擦亮双眼,铲奸除恶,保大晋江山百姓,亦要保君门满门忠烈。在她身份即将败露,或许被天下讨伐时,唯有一人挡在她的身前,不顾一切的支起一片天,只为告诉她:一切有我,莫回头。从前是戚氏皇族欠君家,往后便是戚长容欠君琛。既然你一片情深,那我也唯有情深不负。这一世,她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成则女主天下,败则红颜枯骨。

《将军,孤本红妆》精彩片段

    第1章

    东升日暮,又是一季寒冬。

    城墙最高处,有一人影矗立,他双肩单薄,脊背挺的笔直。

    身着明黄色龙袍,戚长容呆呆的站在城墙之上,望着离地五丈高,城墙下的血河久久不语。

    这条血河是用他大晋数十万子民鲜活的生命堆砌而成。

    血海尸山中,震天喊声不断传来。

    他双眼血红,眼看着那些幸运存活下来的贼人穿着一身被血液侵染透的盔甲一圈又一圈的巡视,然后掏出长枪,泄愤似的捅进早已没了生息的身体。

    躺着的,是为大晋抛头颅洒热血,一心拥护正统的镇林军。

    站着的,是侵占大晋山河,夺无辜百姓之命的乱臣贼子。

    而他,是人人赞叹的晋国太子。

    今日本该是他的登基大典。

    临危受任,心中还来不及生出欢喜沉责,迎接他的则是国破家亡,山河破碎。

    一道冷厉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晋国太子,晋国已亡,群臣败退,你已孤身一人,还要垂死挣扎吗?”

    字字诛心之言,浓重的血腥味迎风袭来,一个庞大的身躯站到了离他不远的烽火台边。

    他顺着戚长容的视线看过去,在对上一片横尸时,眼里是目空一切的志得意满。

    “你眼下所瞧皆是我生平战绩,此一战必将记入国册,而我庞庐将是开国功臣!”

    此话说的狂妄,戚长容心里清楚,这场仗终将成为晋国无法洗清的耻辱。

    血腥味越发浓重,一想到那都是他晋国子民的鲜血,戚长容几欲作呕。

    到最后他终于承受不住,脸色煞白如雪。

    见他神情萎靡,眼中皆是无法承受的痛意,庞庐心中痛快,嘴里一句接一句,言语越发的一针见血,堪称恶毒至极。

    可不管他怎么冷嘲热讽,眼前这个与他敌对多年,甚至多次让他束手无策的对手始终无动于衷。

    这一刻,一直高高在上受万民敬仰的晋国太子仿佛变了个人,犹如垂暮老人,空洞的眼神只余浓烈翻滚的恨意。

    庞庐看他仍不吭声,猖狂的大笑出声。

    “谁能想到,晋国久负盛名的长容太子也会败于我手。长容,你即便才华出众,算的了天下事,却算不准人心,被至信之人背叛是何滋味?眼睁睁的看着晋国破碎又是何滋味?长容,你不过也是个可怜人罢了!”

    背叛两字如利剑一样,硬生生的将他千疮百孔的心脏分割成几部分,划出来的伤口又血流如注。

    双眸无神的戚长容蓦地转身,眼中的冷戾令身经百战的庞庐都止不住心底一寒。

    戚长容向庞庐逼近一步:“若我大晋君门还在,此乱世又哪有你庞庐叫嚣余地?!”

    庞庐面色一惊,很快恢复平静,一边点头承认,一边残忍的道:“确实,大晋文有长容太子,武有盛世君门,如你们双剑合璧,放眼乱世,莫说我庞庐不敢轻易进犯,只怕诸国联合也心存忌讳,只可惜......”

    君门以逝,威势不再。

    从君家落败那一刻开始,大晋对外最牢实的堡垒就已裂开一条无法缝补的裂痕。




像瀑布一般的黑发随意披散在肩上,任由自己缓缓沉入水中。

再一看去,此人胸廓处竟有微小的起伏,喉结处更是一片光滑。

这哪里是个男子,分明就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堂堂大晋太子殿下,竟然是个该受困于后宅的姑娘家!

姜雪迎的性别,便是整个戚世皇族最大秘密,知晓此秘密的人不过一掌之数。

皇帝,琴妃,还有照顾她长大的孙氏。

孙氏半跪在她身后,梳理手中黑发:“奴婢听闻殿下即将远行,不知何时动身?”

姜雪迎揉了揉眉心,拿过一旁的红糖姜水饮了一口:“就这几日,嬷嬷不必随行。”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回来这么久,居然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她乃女儿身,女儿家的困扰自然一件也不能少。

幸好今日她穿的是一身玄色衣衫,再加上反应及时,否则便会引起多方人的怀疑了。

孙氏知道拦不住她,也并不多劝,退一步道:“既是如此,奴婢不跟着去也行,不过小院的那两个必须随行,殿下可不许拒绝。”

那两个是年前陛下赏赐下来的,在外人眼中,表面是给皇太子当启蒙对象,好方便日后挑选太子妃,实际上是陛下特意选出来照顾她衣食起居的罢了。

姜雪迎点头应了下来。

她刚想闭上眼睛小歇一会儿,耳边便传来孙氏数十年如一日的抱怨声。

“都怪陛下糊涂,竟生生的让殿下担上大责,日日困于东宫......若不是如此,现在您就该好好歇息,怎会在特殊时期还要四处奔波。”

姜雪迎耳朵已经快要听出茧子了。

也只有孙氏胆大,仗着与皇室牵连甚深,可以一点也不避讳的说晋安皇糊涂。

不过这话她是赞成的。

父皇早年受过暗伤,努力一辈子也不见有个儿子,多年前受文武百官逼迫,不得已将刚出生的长公主变为长子,再宣召立为太子。

她就顶着男儿身活了一辈子,在其余姐妹牙牙学语之时,她就已经被当成继承人在培养了。

耳边成日不是之乎者也就是为君之道。

姜雪迎不曾多言,由着孙氏抱怨,直到浑身肌肤变得粉红,小腹疼痛锐减才从浴池跨了出来。

待穿上男儿衣袍,她又是那个受百姓爱戴的东宫太子。

“传令下去,寒冬袭来,而今孤身体有恙,圣上有旨,遣孤于碧泉皇庄修养一月,尔等无事不得打扰。”

不得不说,她这个太子当的实在太到位,就算避出皇宫一月也不会令人怀疑。

在文武百官心里,太子殿下天资聪颖,慧顶无双,再加上性情又好,实乃明君之选。

但天妒英才,人无完人,这样的太子身体不好也在他们的宽容范围之内。

况且太子几乎每年都会在碧泉皇庄待上十天半月,此次不过是时间长了些,他们更生不出怀疑。

是以,谁又能想到一向令人放心的太子殿下竟会同全天下撒这样大的谎言,偷偷摸摸的带着卫队去往暴乱之城——临城?

小说《将军,孤本红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