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艾雯雯
  • 更新:2024-05-08 19:14:00
  • 最新章节:第18章
继续看书
一夜温情,宋语歌惹上了全城最尊贵的男人。“我家慕先生温柔,帅气,又多金,还说要给我买下一整个游乐园!”媒体面前,她骄傲地说。慕先生:“......买买买!”第二天,宋语歌在属于她的游乐园里玩得不亦乐乎。“我家慕先生霸气,开朗,执行力强,还说要带我去环游世界!”慕先生:“......去去去!”原本以为各取所需,可是为啥这个男人总要和她生猴子?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精彩片段

    第1章

    月光透过窗帘,照射在房间内的一男一女身上。

    “女人,既然敢和别人一起算计我,那就要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

    窗外月光正好,夜,还很长……

    早上醒来,宋语歌匆匆穿好衣服和鞋子,准备离开。

    打开门,刚准备冲出去,她却突然顿住了,转头看了一眼床上仍在熟睡的男人。

    即使是睡着了,他的身上却仍然有几分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剑眉入鬓,鼻梁高挺,薄唇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第一次给了这样一个男人,想来,她也不亏。

    宋语歌皱了皱眉,忽略掉心底隐隐的痛楚,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事到如今,已没有她后悔的余地。

    她也没想过后悔。

    只要能救回奶奶的生命,这一切,都不算什么。

    宋语歌出了酒店房间,走到楼层的电梯那里,果然看到电梯门口正站着一个中年妇人。

    她的脚步顿了顿,随即又加快了步伐,走到那中年妇人面前,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开口道:“您好,事情我都按照你们说的做好了,答应我的一百万是不是可以给我了?”

    “急什么。”妇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一丝不屑,“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又被少爷收买了,然后联合他一起骗我?”

    “我真的没有,如果你不信,可以去检查床单!”宋语歌急了,她不能没有这一百万。她还是第一次,床单上应该会有血迹。

    “可是……”

    “就算你连床单上的血迹都不信,但是昨天晚上你们不是给你们少爷喝了烈酒么?”

    宋语歌记得,昨晚那男人进来时脚步有些摇晃,呼吸也不稳,脸上的红晕明显很不自然。

    他看向她的眼神里虽然有厌恶,却也夹杂着骇人的欲念。

    “你这丫头,倒是伶牙俐齿。”妇人笑了,拿出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来,递给她,“行了,这是你的酬劳,拿着逍遥快活去吧!”

    现在的女孩子,表面看起来干净漂亮,为了钱,还真是不知廉耻。

    宋语歌佯装听不懂她语气里的讽刺之意,她现在也无暇顾及这些,伸手接过支票,匆匆离开。

    房间里,一直在熟睡的男人,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转头看去,在看到身边空空如也时,剑眉几不可查地皱了一下,随即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而林若桐的脸色,也越发地苍白起来。

是啊,从始至终,都只不过是她一厢情愿而已。

从小到大,慕南晟从来都没有多看她一眼,倒是慕北轩,一直都围在她身边转。

可是,她喜欢的,一直都是慕南晟,没有别人啊!

“大嫂,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

宋语歌对着林若桐,礼貌一笑,便迈步准备离开,可是林若桐却不由分说地挡住了她的去路,语气强硬地说:“我劝你,还是马上从南晟身边离开,你根本就配不上他!”

她知道,她和慕南晟,大概是这辈子都没有可能了。

外部因素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慕南晟并不爱她。

可是,即便这样,她也无法忍受,另一个女人,大摇大摆地站在慕南晟身边!

更何况,还是宋语歌这种家世平平的女孩子!

原本,宋语歌还觉得林若桐是个可怜人,不打算跟她计较,但是,在听到她这句话之后,宋语歌的神情,陡然间冷了下来。

她在慕南晟面前乖得像小白兔一样百依百顺,那是因为,慕南晟是她的救命稻草。

这可不代表,她就真的是任人拿捏的小白兔了。

“请问,大嫂又是凭什么跟我说这句话呢?长嫂如母是没有错,但是现在慕南晟的母亲可还健在呢,难道大嫂就这么迫不及待地取而代之了?”宋语歌说着,红唇微微翘起,露出一丝讥讽的笑。

“你别乱说!”林若桐的脸色陡然间变了,有些慌乱。

虽然赵嘉敏一直觉得对她有所亏欠,所以一直对她很好,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真的可以在赵嘉敏头上作威作福。

当年,在慕南晟的父亲去世之后,整个慕氏动荡不安,慕南晟兄弟年纪尚幼,是赵嘉敏以一己之力,控制住了整个局势,这才没让慕氏落入他人手中。

所以,对赵嘉敏,她一直都是又敬又怕的。

“让我别乱说的前提,是大嫂不要乱说话。”宋语歌神情渐冷,“不管我家世如何,是否配得上慕南晟,现在我们两个已经领了结婚证,是真正的夫妻,这是既定的事实。”

仿佛被什么给狠狠地刺中了心脏,林若桐的心狠狠地痛了起来。

是啊,他们两个,已经是真正的夫妻了……

“而且。”说到这里,宋语歌顿了顿,有些意味深长,又带着不容反驳的味道,“既然慕南晟已经是我的丈夫,那么,我就不会允许别人对他有不该有的心思,不管是谁,都不例外!”

林若桐的身体,猛地一震。

而这个时候,宋语歌已经懒得再和她纠缠,迈步离开,甚至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懒得给她。

林若桐看着她的背影,十指狠狠收紧,气得浑身颤抖。

宋语歌,刚刚是在警告她么?

她才是一直陪在慕南晟身边的那个人,这个贱人,又有什么资格警告她?

“你给我站住!”

林若桐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宋语歌的手腕,想要拦住她,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眸光一转,一个念头随即产生。

“你放开我……”宋语歌想要甩开她的手,手臂刚刚抬起来一些,林若桐的身体却突然向后倒去,重重地跌坐在地上。

宋语歌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她不过是想甩开林若桐而已,根本就没用力,也没有打算用力啊!

身后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一个高大的身影迅速从她身边经过,随即扶起了跌坐在地上,柔柔弱弱的林若桐,还轻声问道:“没事吧?”

宋语歌愣愣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这个今天才刚刚和她领了证的男人,现在却站在另一个女人身边,对她百般怜惜。

是啊,她不过就是一个他用来气赵嘉敏的工具而已……

“我没事的,南晟,你千万不要怪语歌,我想,她应该也不是故意的。”林若桐说着,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可是口中说的话,分明是在把宋语歌推向风口浪尖。

慕南晟的眸光,也缓缓落在宋语歌身上,他的双眸如同一汪幽深的潭水,平静无波,让宋语歌读不懂他究竟是什么情绪。

偏偏林若桐这时候还低头,轻轻啜泣了一声,仿佛受尽了天大的委屈。

宋语歌深吸一口气,开口想说什么,慕南晟却在她前面开口:“跟大嫂道歉吧。”

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就让她把想说出口的解释的话,悉数又咽了回去。

一瞬间,她的心里,似乎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很快,却又归于平静。

她什么都没有说,没有为自己辩解,也没有道歉,就那样淡淡地看着慕南晟,又看了看林若桐,嘴角慢慢勾起一丝讥讽的笑。

而她的笑,竟然让林若桐一阵心惊。

“好了好了,我都说了,语歌不是故意的。”林若桐连忙开口。

反正,她已经看出来慕南晟明显是站在她这边了,至于宋语歌道不道歉,也没什么重要的。

哼,到底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又怎么可能是宋语歌这个黄毛丫头能比得过的!

林若桐既然已经都这么说了,慕南晟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宋语歌随即转身离开。

慕南晟望着她的背影,皱了皱眉,松开扶着林若桐的手,似乎是想要追上去,可是林若桐却轻轻抓住了他的胳膊。

其实刚刚慕南晟只是礼貌地扶着她的胳膊,但是她已经觉得心满意足。

这会儿,她只想再火上浇油一把。

“南晟,你千万不要再怪她了,她一看就还是个小女孩儿,都怪我,不该说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听了这话,心里难免会不高兴。”

她自以为自己已经表现得够善良大度,却没有想到,慕南晟在看向她时,眼神里却满是薄凉。

她心里一惊,慕南晟却已经轻轻推开了她的手。

“这种事情,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了,大嫂。”

他的语气极淡,没有什么情绪,仿佛只是在讨论天气一般,可是林若桐却莫名地打了一个冷战。

慕南晟……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刚刚,其实看出来了,她是故意陷害宋语歌的?

等慕南晟回到客厅的时候,看到宋语歌已经和赵嘉敏一起坐在餐桌旁了,桌上放着各式各样的美食,赵嘉敏还拉着宋语歌的手在和她说话。

看着那个小女人,慕南晟双眸微眯,似是在想些什么。

这两天他早已看出来她就是个吃货,可是现在面对着一桌子的美食却是兴致缺缺的模样,大约,是因为刚才的事吧……

小说《慕少私宠闪婚甜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嘴角微弯,眼底闪过几分玩味。

小女人这是生气吃醋了。

她这个样子,还真是可爱得要命。

“南晟?你在那站着做什么,还不快过来吃饭。”

听到赵嘉敏叫慕南晟的名字,宋语歌的身体僵了僵,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在慕南晟在她身边坐下之后,甚至还偏头对他笑了一下。

可是,别说是慕南晟了,就连赵嘉敏,都能看得出来宋语歌的笑容到底有多勉强。

赵嘉敏挤眉弄眼地问慕南晟到底怎么回事,慕南晟也不理她,此刻他一门心思都在身边的这个小女人身上,满脑子都在想,回去之后该怎么哄她。

这种感觉,似乎也很不错呢……

过了一会儿,林若桐也走过来在餐桌旁坐下,她看起来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异样,只是脸色还有几分微微的苍白。

她看着慕南晟和宋语歌坐在一起,俊男靓女的模样,十指狠狠收紧。

宋语歌!

她绝不会允许,这个女人继续留在慕南晟身边!

几个人心思各异地吃完了一顿饭,慕南晟就准备带宋语歌离开了。

林若桐借口身体不舒服先回房间了,只有赵嘉敏依依不舍地送他们两个出门。

“着什么急走啊,在这儿住一晚上呗。”赵嘉敏不满地瞪着慕南晟。她知道,回去肯定是这个臭小子的主意。

“有几份很急的文件还放在家,我要回去处理。”慕南晟脸不红心不跳地撒着谎。

就算有再紧急的文件,他也可以让人给他送过来,他这样着急,不过是想回去跟自己的小妻子过二人世界。

赵嘉敏自然是不会相信他的鬼话,却也无可奈何。

“语歌啊,你们小两口要好好过日子,要是这个臭小子欺负你了,就告诉我,我肯定帮你教训他!”

宋语歌笑着,刚想说什么,慕南晟却已经抢在她前面开口:“我老婆我自然会疼着,你操什么心。”

“你这个臭小子!”赵嘉敏险些被他气得跳脚,宋语歌忍不住在一旁偷笑。

即便是在互怼,但是也能看出来,这对母子的感情,是真的很好。

想起慕南晟刚刚说的“我老婆”三个字,她的脸红了红,故作淡定地跟赵嘉敏道别之后,便和慕南晟一起离开了。

慕南晟没有叫助理过来,所以回去的路上,是他自己开着车,宋语歌坐在副驾驶。

天已经黑了,宋语歌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一盏盏灯光,心情沉重得要命。

明明,连慕南晟母亲那一关都过了,而且她还很喜欢自己,那么现在又在难受什么呢?

她闭上眼睛,眼前就是慕南晟站在林若桐身边的那一幕,绝情而又刺目。

她甚至在想,慕南晟这么好的条件,多少富家千金、名媛女星,都会上赶着嫁给他。

而慕南晟却独自一人到了现在,会不会,就是为了林若桐?

若不是当初,林若桐被他的哥哥强暴,或许,娶林若桐的人,真的就是他了吧?

宋语歌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一直到一个低沉好听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你在想什么?”

她回过神来,看到身边的男人仍然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一副专心开车的模样。

可是,因为他简简单单的一个问题,她的眼眶,突然就有些湿润。

“没什么。”宋语歌气鼓鼓地答,又把头转回去,不再看他。

她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得罪慕南晟,毕竟是自己有求于人家。

可她毕竟才二十一岁,骨子里还有任性的成分在,所以现在,她就像是一个在跟丈夫赌气的小妻子一般。

偏偏这副样子,在慕南晟眼里,可爱得要命。

他有心逗她,所以见宋语歌这样说,他便也不说话了,仿佛没事人一般自顾自地开着车,还心情很好的模样。

而他这个样子,让宋语歌心里更烦闷了。

慕南晟,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

车子刚在家门口停下来,宋语歌便气哼哼地推门下车,也不等慕南晟,便头也不回地向别墅里走去。

慕南晟下车,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失笑。

这个丫头,还是个孩子呢。

“太太,您回来了。”

林管家看着宋语歌气鼓鼓地走进来的样子,有些诧异,不过随即了然。

看来,这小两口是吵架了呢。

宋语歌就算生慕南晟的气,面对慈祥和蔼的林管家也没法高冷起来,所以只好笑着点了点头:“嗯,回来了。”

身后传来一阵低沉的脚步声,宋语歌身体一僵,刚抬脚准备向楼上跑,身后那人却已经眼疾手快地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感受到身后炽热的温度,宋语歌脸一红,刚想说这里还有人在,就看到林管家迅速转身,眨眼间就已经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宋语歌眨了眨眼睛,愣了。

林管家明明年纪也不小了,腿脚竟然这么利索的吗?

“现在你还想跑到哪里去?嗯?”

慕南晟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温热的呼吸让她的耳朵又酥又麻,整个身体几乎都要软下来。

察觉到她细微的变化,他无声地笑了。

就算两人之间只相处了短短几天,可是他也清楚了她身体的敏感点都在哪里。

“你,你放开我……”宋语歌面红耳赤地挣扎。

她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违抗慕南晟,也知道她和慕南晟之间的婚姻只不过就是一场交易,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委屈就像是涨潮时的海水,铺天盖地地涌上来。

就算他们两个之间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可是……他毕竟是她的丈夫!

他怎么能当着她的面,去帮另一个女人撑腰?而且还是在她和那个女人有矛盾的时候!

越想,宋语歌心里就越生气,干脆更加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是慕南晟却完全不给她这个机会,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向楼上走去。

整整一天了,他可是对她的滋味想念得紧。

毕竟两人现在,还是新婚燕尔。

“慕南晟你放开我!你,你混蛋!”

宋语歌气得甚至开始口不择言起来,完全忘记了慕南晟是她不能得罪的大腿,不过慕南晟也不跟她计较,只是抱着她回了卧室,然后将她扔在床上。

被这样猝不及防地扔到床上,宋语歌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哎呦!”

幸好床是很软的,要不然她的骨头非得摔断不可。

“你,你……”宋语歌气得想要坐起来跟慕南晟理论,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他高大的身躯顷刻间覆上,薄唇也覆上了她的,将她要说出口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小说《慕少私宠闪婚甜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个声音……

宋语歌皱了皱眉,转头看去。

果然,是自己大学这四年班上最大的死对头——尹倩柔,她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座位旁边。

要说死对头其实也不算,因为宋语歌根本就没想过和她作对。

是尹倩柔一门心思地把她当成敌人。

尹倩柔长得漂亮,是那种妖媚型的漂亮,而且家境也不错,据说家里有一家小公司。

尹倩柔从小到大都是班花甚至校花,当初来这所大学,满心以为校花之位非自己莫属。

没想到,好死不死的,竟然出现了一个宋语歌,而且两人还在同一个系,同一个班上!

不仅没当上校花,就连系花,甚至班花都当不成了!

眼看着这四年,宋语歌的追求者络绎不绝,她简直恨得牙痒痒!

其实,尹倩柔的追求者也不少。

毕竟有人喜欢清纯那一款,也有人爱妩媚那一款。

但是有一次,尹倩柔无意间听到一个正在追自己的富二代和朋友说,是因为追宋语歌没追到,所以才退而求其次追她的!

而且,后来还有好几个追她的男生,都是被宋语歌拒绝过的!

尹倩柔一向心高气傲,这怎么能忍?

最重要的是,其实尹倩柔一直都倾心于江浩泽。

可是,江浩泽却对她的示好视而不见,反而主动去追求宋语歌,跟宋语歌告白,而且两人竟然还真的在一起了!

从此,她对宋语歌的恨意加深,处处和宋语歌作对。

偏偏宋语歌还不以为意,让她觉得自己经常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这次,好不容易让她抓到了宋语歌的把柄……

她怎么能不好好利用一下?

她要让这个贱人成为千夫所指的公交车,看她以后还怎么嚣张!

“尹倩柔,你说什么呢?”林珊珊率先不满了,从座位上站起来,怒视着她。

“怎么,我说错了么?”尹倩柔双手环胸,嘴角挂着讽刺的笑意,“啧啧啧,什么清纯校花啊,不过就是一个为了钱,能被老头子包-养的女人而已?这叫什么?鸡嘛!”

教室里还有很多没离开,等着看热闹的同学。

此刻听尹倩柔说话这么难听,他们也愣住了。

“你……”林珊珊气得想打人,却突然感觉,宋语歌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

她低下头,就看到宋语歌冲她摇了摇头,示意她冷静。

随后,宋语歌也站了起来。

她的个子本就要比尹倩柔高一些,再加上此刻身上渐渐散发出来的冷意,竟有几分居高临下的气势。

宋语歌不会惹事。

但这并不代表她怕事。

“跟我道歉。”

她淡淡地从口中吐出这四个字。

“你说什么?”尹倩柔愣了一下,随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宋语歌,你不会是疯了吧?让我跟你道歉?哈哈哈哈,凭什么?”

一个被老头子包养的贱人而已,有什么资格让她道歉?

“随意造谣生事,中伤他人,难道不需要道歉?”

此刻的宋语歌仍然很冷静。

冷静得让尹倩柔有些害怕。

但她绝不会在宋语歌面前轻易示弱,所以又高高地昂起了头,理直气壮地说:“我造谣了么?学校论坛里清清楚楚地写着,你从豪车上下来!连照片都有,你敢说那不是你?”

“所以,你仅仅从几张我从豪车上下来的照片,就能断定我是被人包-养?”

宋语歌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冷漠的弧度。

“难道不是?宋语歌,谁不知道你家里条件很一般,买得起那么贵的车?怎么,难道你想跟我说你和《微微一笑很倾城》的女主一样,去当家教了?哈哈哈哈,别搞笑了!”

“尹倩柔,你的头脑这么简单,我真怀疑你是怎么考上我们这所重点大学的。”

听她这么一说,尹倩柔突然愣了一下,一瞬间有些心虚。

当初能进这所大学,的确是她家里暗箱操作了。

大学这四年,她也是一直混日子,不是补考就是重修,反倒是宋语歌,几乎每一年都会拿奖学金。

不过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尹倩柔就反应了过来,为了给自己增加气势,她更加抬高了自己的声音:“别狡辩了,宋语歌!”

“我并没有狡辩。”宋语歌偏头一笑,带着些慵懒的味道。

仅仅是这一笑,就让教室里的一些男同学看得有些痴了。

“只是,尹倩柔,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生活,是你这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甚至想象不到的。”

“你……你什么意思?”

“这都不知道什么意思,果然头脑简单。”林珊珊假装小声嘀咕了一句,但是实际上能让尹倩柔听得清清楚楚。

“你……”

“简而言之。”还没等她说什么,宋语歌就率先打断了她的话,“就是我现在过的生活,接触的人,是你这辈子都无法企及的,你,懂了么?”

宋语歌从不是喜欢炫耀的人。

但她也不介意狠狠地打一下挑衅者的脸!

“你在说什么梦话?”尹倩柔愣愣地看着她。

但是实际上,她心里已经犯起了嘀咕。

宋语歌的样子,充满了自信,她身上的气势也不是能假装出来的。

难道,事情真的不像她想的这么简单?

“做梦的人是你,尹倩柔。”宋语歌笑了,“我现在可以原谅你对我的造谣和诽谤了,毕竟,你的见识,真的不多。”

被宋语歌这样羞辱,尹倩柔简直快要气疯了。

她家里好歹有个小公司,她平时也自诩自己算是个“富家千金”,可是现在竟然被宋语歌这种普通人说见识不多?

宋语歌凭什么?

“眼界狭隘的人,自然看什么都是狭隘的,所以你在看到照片的时候,第一反应才会是我被人包-养。”

宋语歌这么一分析,教室里的很多人都觉得似乎有些道理。

毕竟人家只是从豪车上下来而已。

难道单凭这个,就能说人家是被包-养了?

“要我说啊,尹倩柔其实就是嫉妒宋语歌吧……”

“是啊,谁不知道尹倩柔一直都想当校花啊,可是又一直被宋语歌压着!”

“嘻嘻嘻,其实我想说,她们两个人看起来,尹倩柔更像是被包-养的那种人,要不是她家里有点钱,说不定早就……”

听着教室里的风言风语竟然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尹倩柔脸上顿时青一阵白一阵。

偏偏脑子里还乱糟糟的,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这个时候,教室门口,突然响起了一个温润好听的男声。

“语歌,出什么事了?”


“我的意思是,我们两个之间,原本就什么都没有,和大哥无关,和任何人,任何事,都无关。”

慕南晟在外人面前,一向惜字如金。

能让他这样苦口婆心地跟自己解释,林若桐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所以,不要再做这些无谓的事情。”

慕南晟说完,便靠在沙发上,开始闭目养神。

林若桐不甘地咬了咬唇,看向茶几上那两盘精致的糕点,眸子里仿佛要燃起两簇火焰,将一切都吞噬殆尽。

宋语歌来到厨房,开始烧水,准备煮面。

很遗憾,她在厨艺方面实在是差强人意,所以除了炒几个简单的菜和煮面之外,其他的就什么都不会了。

而且味道,也只是勉强可以下咽而已。

等水烧开,宋语歌把面放进去,又抓了一把青菜,看着锅中咕嘟咕嘟冒泡,她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

不对啊,她现在在这里给慕南晟煮面,那不是给了慕南晟和林若桐两个人相处的机会了吗?

虽然对慕南晟还是信任的,但是,宋语歌心里还是越想越不舒服,匆匆忙忙地煮完了面,随即就端了出去。

果然林若桐还是没有走,而且还就坐在慕南晟旁边,不过并没有紧挨着他。

而慕南晟也是闭着眼睛,好像并没有要跟林若桐说话的意思。

看到这一幕,宋语歌的心才稍稍放下了一些。

“老公。”宋语歌娇声娇气地叫了一声,“我给你煮了面,你快过来吃呀。”

不就是装白莲花么,难道谁还不会么?

听到她的声音,慕南晟立刻就睁开眼睛,眼底掠过一丝微微的笑意。

虽然他现在一点都不饿,但是,对于宋语歌给他煮的面,他心里还是有几分期待。

宋语歌把面放到餐桌前,还若有若无地看了林若桐一眼,果然看到这个女人的眼神,仿佛要杀了她一般。

啧啧,女人,真是可怕。

慕南晟还真的起身,迈开修长的双腿,走到餐桌前坐下。

面前的这一碗面清汤寡水,上面漂浮着几颗青菜,看着倒是还不错。

最重要的是,这碗面,是宋语歌亲手给他煮的。

“老公,老公,你快尝尝。”宋语歌殷勤地将筷子递到他的手里,小嘴儿好像抹了蜜,让慕南晟也跟着心情大好。

果然,和吃甜点比起来,他更喜欢宋语歌的甜言蜜语。

而林若桐早就在那里坐立不安了,她忍不住站起来,远远地望了一眼。

不就是一碗再普通不过的面么?

慕南晟从小养尊处优,这样清汤寡水的面,他竟然也能吃得下去?

可是,慕南晟还真的就挑了一筷子的面,放进嘴里。

吃进嘴里的时候他似乎顿了顿,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随即,优雅地将一整碗面都吃光了。

不仅林若桐惊讶万分,就连宋语歌也大跌眼镜。

她的厨艺不过只是勉强用来果腹而已,她也没指望慕南晟吃太多,只要能给林若桐一点教训就好。

可是没想到,慕南晟竟然将整整一碗都吃光了?

难道,她的厨艺有了长进么?

“不错。”慕南晟吃完,擦了擦嘴之后,还赞扬了她一句,长臂一捞,就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腿上坐下。

“诶!”

宋语歌猝不及防,忍不住惊呼一声。

虽然她也很想打林若桐的脸,但是当着外人的面就做这样亲密的动作……她也是会不好意思的嘛!

“没想到,我老婆还有这种手艺呢。”

他看着她,眉眼含笑,却又仿佛是春日里最撩人的那一抹阳光,让宋语歌觉得一阵晕头转向。

这个男人撩妹的手段太高明了,她完全不是对手。

此刻,林若桐觉得自己的存在无比多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今天究竟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自取其辱么?

“哎呀好啦。”

虽然宋语歌不是什么圣母,但是此刻也觉得打脸打得够多了,连忙从慕南晟腿上站了起来。

从某种程度上,她还是挺能理解林若桐的。

毕竟,她们两个都是女人。

任谁看着自己的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结婚,还和她恩恩爱爱,心里都会难过的。

但是不管再怎么难过,也不能去打扰人家的感情。

更何况林若桐身为慕南晟的大嫂,却还想要破坏小叔子的婚姻,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大少奶奶。”林管家这个时候又适时地走了过来,“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您回老宅的话,恐怕也不太方便,不如就在这里住一晚吧?我马上让人收拾一间客房出来。”

林若桐本来想说算了,她不想留在这里看他们两个恩恩爱爱,不过想想如果现在回老宅,难免又会听赵嘉敏一阵唠叨,索性点头同意。

而且,她心里仍是有些不甘心,想留在这里,再找找机会。

慕南晟也懒得再跟林若桐说些什么,拉着宋语歌上了楼。

回到两人的卧室里,宋语歌到底还是忍不住,拉着慕南晟的胳膊晃了晃。

“慕南晟,你实话告诉我,你真的觉得我煮的面很好吃么?”

慕南晟回头看去,看到小女人正看着她,眼睛亮晶晶的。

这副模样,让他实在是不忍打消她的积极性。

只是……

慕南晟略微沉吟了一下,才开口说:“其实,味道还是可以的。”

正当宋语歌准备小小地得意一下的时候,却又听到慕南晟说道:“就是,你忘了放盐。”

宋语歌:“……”

她想起来了!

当时的她,满脑子想着的都是慕南晟和林若桐单独相处的事情,所以,就忘记放盐了。

“可是,可是你怎么都给吃光了?”宋语歌眼神躲闪着不敢看他,语气里满是愧疚。

她竟然让慕南晟吃完了一整碗没有味道的面……

“你说呢?”慕南晟屈指,轻轻刮了下她的鼻梁,“这可是你第一次为我下厨。”

他没有说太多,可是,就只有这短短的一句,却足以让她的心变得又软又柔。

对她的事,他一直都是这样重视啊。

“其实,就算吃一碗没有盐的面,也没什么。”

听到慕南晟这句话的时候,宋语歌就已经觉得有几分不对劲了,抬头,果然看到他的眼底,已经充满了浓浓的欲念。

“只要,你今晚好好补偿我一下就可以了……”

小说《慕少私宠闪婚甜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温热的呼吸自她头顶落下,宋语歌的心噗通直跳。

饶是她定力较好,却也抵不住面前的美男诱惑,特别这男人又是格外的俊美无双,世间难求。

“慕南晟。”他骤然开口,说了这三个字,宋语歌恍惚抬头看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嗯?”

“我的名字。”慕南晟皱了皱眉,似是不满她在他面前走神,突然低头,狠狠地在她唇上咬了一下。

宋语歌痛得倒吸一口凉气,美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干什么?”

这男人,大约是属狗的吧!

不过,慕南晟?这个名字,好像有些耳熟。

“我干什么,你不知道?”慕南晟笑了,笑得颠倒众生,偏偏“干”和“什么”之间还隔了那么一秒的时间,便又给他添上了几分流里流气。

宋语歌万万没想到看起来这般正经的男人竟然还有这样一面,双颊登时绯红,脑海里竟不住地浮现出昨晚两人抵死缠绵的画面。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你放开我,交易已经结束了,我们没有再见面的道理。”宋语歌极力保持镇定。

“你和她们的交易结束了,和我的,才刚刚开始。”他看着她,黑眸中波光流转,在视线触及她脖项上露出的点点红痕时,呼吸倏然一滞,身体的某处,隐隐又有了些反应。

想起昨晚这小女人娇嫩的身体,慕南晟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我和你有什么交易?”宋语歌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警惕,心说这男人该不会是为了昨晚的事情,来找她算账的吧?

慕南晟眼看着她的粉唇一张一合,眸色一暗,突然就低下头,堵住了那张让他觊觎已久的小嘴儿,宋语歌毫无防备,待她反应过来早已没了反抗的余地,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不知过了多久,慕南晟终于亲够了,这才将她放开,见小女人乌溜溜的大眼睛正无辜地望着自己,他的心狠狠一悸,竟萌生出要将她再一次压在身下狠狠蹂躏的念头。

“做我的女人。”

没等宋语歌开口,慕南晟便已经提出了自己的需求,看着她隐隐有些红肿的唇瓣,心里竟有了些成就感。

毕竟,这是他的杰作。

他等着她大吃一惊手足无措的模样,却没有想到宋语歌竟是出乎意料的平静,仿佛只是权衡了片刻,她开口问:“怎么,睡上瘾了?”

慕南晟:“……嗯,上瘾了。”

虽说他一开始来找宋语歌的目的,只是为了气那个给他下药的母亲,毕竟他慕南晟最讨厌被人算计,可是若说是睡她睡上瘾了,倒也不是假的。

然而他没有想到这小女人竟然如此直白地说了出来,倒还真是有趣。

若能留一个如此有趣的女人在身边,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可我没上瘾啊。”宋语歌眨巴着眼睛,强忍着不让自己心虚,“毕竟除了疼,我也没别的什么感觉。”

这话说得就有些违心了。虽说刚开始的时候的确很疼,但是后来,慕南晟给她带来的快感,即便是现在想起来,她的身体也忍不住一阵燥热。

“嗯?”慕南晟脸上的笑意渐渐褪去,周身陡然间迸发出一阵危险的气息,“你再说一遍?”

小说《慕少私宠闪婚甜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林若桐越听越烦,实际上,她对这种小女生之间叽叽歪歪的事情,实在是不感兴趣。

而且,听尹倩柔话里的意思,分明是她自作自受。

尹倩柔抱怨得正爽,完全没有注意到林若桐的态度,还在继续喋喋不休地说着:“哼,从入学那天开始,不管什么事情,我都要被她给压一头,要不是她,说不定校花就是我了,宋语歌这个小贱……”

“你说什么?”

尹倩柔还没来得及说完,林若桐突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脸色铁青:“你说,宋语歌?”

“是啊。”尹倩柔愣愣地看着她,“哦对了,我好像没跟你说过,老跟我作对的那个小贱人,就叫宋语歌。”

宋语歌……竟然是她!

这个女人,怎么到哪都阴魂不散!

“表姐,你怎么了?”尹倩柔还从未见过林若桐这个样子,有些胆怯,“你认识宋语歌么?”

“呵呵。”林若桐冷笑,“何止是认识……”

她恨不得杀了那个女人!

尹倩柔观察着她的脸色,虽然不敢问,但是也看得出来林若桐和宋语歌之间似乎并不愉快。

她们两个之间发生过什么?

难道宋语歌也勾引了林若桐的男人?

不对啊,林若桐的老公,不是在几年前就已经过世了嘛……

等等,林若桐的婆家,好像是姓慕?而且,还是个豪门大户。

难道……

这样一想,尹倩柔也顾不得什么了,连忙开口问道:“表姐,我记得之前听到说,你嫁过去的那户人家,姓慕,是慕南晟家里么?”

林若桐瞥她一眼,点了点头。

竟然真的是!尹倩柔瞬间激动起来。

之前她只知道表姐嫁进了一个门当户对的豪门里,而且那家人姓慕,但也没好意思具体去问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

现在看来,哪里是像林家那种普通的豪门,林若桐在那里,一定过的是王妃般的生活吧!

“既然这样,表姐你一定认识慕南晟吧?你是嫁给了他的哥哥?还是弟弟?”尹倩柔兴奋地问道。

既然同为慕家的儿媳妇,林若桐一定有办法对付宋语歌的!

听到她的问题,林若桐的心,顿时狠狠地刺痛起来。

她的确,是嫁给了慕南晟的哥哥……

可是,这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啊!

想到那错误的一夜,她的心,就痛得仿佛要滴血……

“真的是太好了,我还怕表姐对付不了慕家,所以也动不了宋语歌呢,没想到你竟然也是慕家的人!”

听到这里,林若桐听出了一些信息,皱了皱眉,开口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宋语歌跟慕南晟有关系的?”

难道是宋语歌到处去显摆了?

呵,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贱民做派!

“因为今天慕南晟亲自到学校来给那个小贱人撑腰了啊!”说到这里,尹倩柔仍然是气愤不已。

“你说什么?”林若桐愕然,“你说慕南晟为了她,去了你们学校?”

“是啊!我刚刚不是说了嘛,她找了个又帅又有钱的老公,还在学校里把我给羞辱了一顿。”

林若桐没有做声,十指狠狠地收紧。

她刚刚心里满是不耐烦,又怎么可能仔细去听尹倩柔到底说了些什么。

没想到啊……慕南晟竟然可以为了宋语歌做到如此地步!

他那样矜贵的一个男人,竟然愿意为了宋语歌亲自去学校里,还插手了小女生之间这种无聊的吵架!

他对宋语歌,到底还有多少感情是她不知道的?

林若桐的心脏狠狠地疼了起来,嫉妒的烈火,几乎要将她整个五脏六腑都给吞噬掉。

这样的女人,她怎么能容忍她继续留在慕南晟的身边?

“表姐,你在想什么呢?”尹倩柔见她一直不说话,不由得急了,“你可千万不要因为和宋语歌是亲戚了就对她心软,她不是什么好女人,既然你们都是慕家的儿媳妇,你可一定要替我好好教训她呀!”

心软?这怎么可能!

“慕南晟去你们学校,是怎么说他和宋语歌的关系的?”

即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林若桐仍然是不死心。

哪怕,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希望,也好。

“他说,宋语歌是他老婆。”

一说起这个,尹倩柔仍然是一阵不甘和嫉妒。

她多么希望,能当慕南晟老婆的人,是她啊!

这样,她就不用在表姐面前卑躬屈膝,更可以在宋语歌面前扬眉吐气了!

一句话,彻底粉碎了林若桐的所有幻想。

她闭上眼睛,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

是啊,林若桐,你还在幻想什么呢?

早在慕南晟带着宋语歌回家的那一天起,你就应该粉碎自己的所有天真,不是么?

“你是不是很想教训一下这个宋语歌?”

再一次睁开眼睛时,林若桐已经恢复如常,只是眼底,微微闪烁着恶毒的光。

“那当然了!”尹倩柔恨恨地咬牙,“我恨不得扒她的皮,喝她的血!”

“既然这样,那我有一个主意。”

“什么主意?”尹倩柔眼睛一亮,“表姐,你是不是愿意帮我教训她了?”

“我是很想帮你,但是正像你说的那样,我们两个毕竟都是慕家的儿媳妇,我不好正面对她出手,要是被人家发现了,以后我在慕家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嗯,这倒是。”尹倩柔赞同地点了点头。

虽然林家也是有钱人家,但是和慕家比还是差得太远了,所以,林若桐是肯定不能失去慕家这棵大树的。

“虽然我不能亲自出手,但是,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助力……”

因为晚餐吃得太饱,所以宋语歌在车上时,便开始昏昏欲睡。

等车子在家门口停了下来,慕南晟发现这小女人已经睡着了。

他无奈失笑,下车绕到另一边去,打开车门,想要轻轻地将她抱出来。

然而宋语歌睡得并不熟,所以慕南晟刚刚碰到她,她就醒了。

“嗯,到家了吗?”宋语歌揉揉眼睛,嘴里嘟囔着说,像极了一只懵懵懂懂的小兔子。

这副模样,简直要融化了慕南晟的心。

“嗯。”慕南晟温柔地应了一声,“我抱你进屋去好不好?别感冒了。”

“好~”宋语歌乖巧地伸出双臂,任由他将自己抱出了车。


昨天晚上慕南晟和林若桐在书房抱在一起?

宋语歌扬了扬眉,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这个时候两个女佣打扫完,转过身来,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厨房门口的宋语歌。

“太,太太?”两个人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如果不用和林若桐作区分的话,这里的人一般都会称呼宋语歌为“太太”。

两个女佣低着头,不敢看她,私下里互相交换着眼色。

谁能想到,只是说个八卦而已,就能被太太给听到?

万一太太因此和慕先生吵起来……

她们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