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长生仙尊
  • 桃源长生仙尊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妖孽公子
  • 更新:2024-05-14 20:10:00
  • 最新章节:第15章
继续看书
杨一飞偶得仙尊传承,本想躲在村镇一心求道,为何总有人缠着他不放?清纯少女,冰山女总裁,美艳女杀手......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只想修炼啊,我只想长生!

《桃源长生仙尊》精彩片段

    第1章

    杨一飞怎么也想不到,女朋友黄雨兰去医院不是看所谓的肚子疼,而是做人流。

    “小兰,你怎么,你,你......”

    人来人往的妇科中,杨一飞指着黄雨兰说不出话来。

    黄雨兰不屑道:“做个人流怎么了,哪个女生没做过,大惊小怪。”

    杨一飞终于吼道:“我们每次都有保护措施。”

    “那就是别人没有咯。”旁边一个路人说道。

    周围的人嗤嗤笑起来,看着杨一飞的目光充满怜悯。

    这帽子戴的!

    黄雨兰毫无羞愧之色的道:“他说的没错,是别人没戴。”

    杨一飞脑子轰的一声,仿佛被雷劈了,一片空白。

    良久,才不敢置信问道:“为什么?”

    “拜托,看看你那德行,是个女人都得给你戴帽子。”黄雨兰不耐烦道。“没车没房工作也不怎么样,我也认了,就当找个乌龟,不耽误我玩就行,可是你要回农村去伺候你那瘫痪了的老爹,难道还指望我跟你回去不成?”

    没想到平时纯洁的黄雨兰居然说出这种话,红着眼睛问:“他是谁?”

    “有什么意思呢,说出来你也惹不起。看看,就流个产,人家随手掏出几万块,是你大半年的工资,你不觉得害臊吗?你哪来的脸跑这里大呼小叫?”

    “其实我对你已经很好了,你看,不是你的孩子,都不用你出钱,还不谢谢我?”

    黄雨兰轻蔑说道。

    杨一飞忍无可忍:“不知羞耻!”

    抬手就要抽她,黄雨兰吓的连连后退,厉声道:“你想干什么?”

    杨一飞死死瞪着黄雨兰,就是这个女人,浪费了他两年感情,实习工资也全都花在她身上,没想到最终换来如此结果。

    “别看不起农村,种地也能致富。”

    杨一飞最终还是没抽下去,转身就走。他不是死缠烂打之人,何必为了寡廉鲜耻的人糟践自己,只可惜了这两年的感情付出。

    “呸,没种。”黄雨兰又趾高气昂起来。

    大醉一场后,杨一飞辞了职,浑浑噩噩回到老家小林村,收拾好情绪,走进院中。

    父亲杨振秋开车翻进沟里,虽经抢救保住性命,但颈椎受伤,高位截瘫,后半辈子只能在床上躺着,靠人伺候。

    杨一飞从小没见过母亲,跟父亲相依为命,感情极深,亲眼见到父亲如此,心中悲痛,偷偷抹了一把泪,跪在床边安慰面如枯槁的父亲。

    杨振秋直直看着房顶,一言不发。

    从受伤以来,他就是这样。

    任凭杨一飞怎么劝说,都无动于衷。

    这时,门外传来喊声:“杨振秋,杨干事。”

    杨一飞擦了把眼泪,连忙起身,进来的是村负责人林德旺。

    “原来是林负责人,什么事?”

    杨一飞的语气有些冷淡,林德旺仗着是村负责人,掌管村里的扶助款,嚣张跋扈,他向来看不惯。

    “一飞回来了啊。”林德旺挺着怀胎六七个月那么大的肚子,背着双手,用下巴点着杨一飞道:“你爹呢?”

    “他睡了,有什么事跟我说。”杨一飞道。

    “也行。”林德旺道。“你爹残废了,村委的活干不了,交给别人吧。”

    听到“残废”两个字,杨一飞眼中涌起怒火,生生压住,道:“村里安排就行。”

    林德旺满意点头:“还有,你爹这病花了不少钱,村里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这不,经过村委班子商量,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你家不是有几亩地嘛,太少了,种出的钱还不够吃饭的,有什么用?”

    “所以?”杨一飞冷冷看着林德旺。

    林德旺道:“村里决定,用西边的一个山头换你家的地。这可是为你们好哇,要感恩。”

    “感你大爷。”杨一飞勃然大怒,转身进了厨房,随即提着菜刀出来。

    “林德旺,老子砍死你。”

    村西头的一个山头,论面积是杨家的地几十倍还多,但,都是荒地,鸟不拉屎,根本没法耕种。

    即便开垦出来,产量也低的可怜,得不偿失。

    而杨家的地全是杨振秋精心打理了十多年的好地,两者根本不是面积所能弥补。

    林德旺落井下石,终于激怒杨一飞。

    林德旺没想到杨一飞脾气如此暴烈,连忙喝道:“杨一飞,你要做什么,想想你爹......哎哟。”

    一刀差点劈在身上,林德旺撒腿就跑,跑到街上扑通绊倒,大声嚎叫,两边都是闻声看热闹的村民。

    林德旺的鼻子都气歪了,喝道:“你们这些混球,还不赶紧拦住他。”

    村民们嘻嘻哈哈看热闹,都躲得远远,没一个答应。

    人家老子刚出事就上门欺负人,丧良心,自己又没好处,才不去管。

    杨一飞持刀一步步逼近,林德旺两腿发软爬不起来,满头都是汗,突然喊道:“谁把他拦住,今年的低保给他家加一个人。”

    呼啦,本来看热闹的村民一拥而上,抱腰的抱腰,抓胳膊的抓胳膊,硬是把杨一飞死死箍住,菜刀也被人抢下来。

    “一飞,村里也是为你家好,别不识好歹。”

    “就是,你家那二亩地能跟一个山头比?”

    “还不快谢谢负责人。”

    “啊......”

    杨一飞怒吼,使劲挣扎,奈何寡不敌众,动弹不得。

    “呸,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也敢跟老子斗?”

    林德旺被人搀扶着站起来,狠狠吐了口唾沫:“你爹都不敢跟老子顶嘴,你算什么东西。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以为我这负责人是捡来的。打,给我狠狠地打,打得最狠的给两个低保名额。”

    拦住杨一飞的村民只犹豫了不到一秒钟,便举起拳头。

    杨一飞很快被打倒在地,蜷缩在地上。

    “小子,叫两声好听的,就放了你。”林德旺得意说道。

    “呸。”

    杨一飞狠狠吐了口带血的唾沫,瞪着血红的眼睛:“今天你不弄死我,早晚老子弄死你。还有你们,以后出门最好注意点。”

    被杨一飞血红的眼睛一瞪,林德旺下意识连退两步,旋即反应过来,觉得在众人面前丢了脸面,恶狠狠道:“打,给我打死他。”

    村民们也被杨一飞血红的眼睛吓到,犹豫着不敢动手。

    打两下没什么,反正有林德旺撑腰,但要杀人,他们还是不敢。

    这时林德旺身边一人凑到他耳边说道:“打他一顿就算了,要是弄死他,不好处理,好多人盯着你的位子呢。”

    林德旺犹带愤恨道:“让老子丢那么大面子,就这么便宜他?”

    那人说道:“山里狼多,把他叼走也不一定。”

    林德旺露出笑容,拍了拍那人肩膀:“不错,给你家一个名额。”

    那人点头哈腰连连感谢。

    林德旺大声道:“算了。本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这孩子一般见识。但你要记住,这小林村,老子说了算。再有下次,连你那残废爹一块打死。”

    林德旺背着手走开,村民也都追着林德旺而去,跟在他后面要低保名额。

    杨一飞慢慢展开身体站起来,全身疼痛,一瘸一拐来到院中,喘了口气,艰难的用清水洗干净身上血迹。

    “刚才林负责人来看望你,怕打扰你就没让他进来。”

    杨一飞若无其事对病榻上的父亲说道:“你别多想,好好养病,我去地里看看。”

    杨一飞走出房间,杨振秋突然额头青筋暴起,牙齿咬得咯咯响,闭上眼睛,眼角流出两行泪水。

    他是瘫痪,但没聋。

    来到村西边的山头,杨一飞再难抑制心中怒气。

    本想靠着那点地能种点瓜果蔬菜什么的好拿去换钱,没想到又有这一出,若不是老爸还要人照顾,真想跟林德旺拼了......

    越想越气,杨一飞狠狠一锄头砸在地上,叮的一声,似乎砸在金属上面,锄头都震出一个豁口。

    “有宝贝?”

    杨一飞眼前一亮,小林村处于山中,道路不好,周围很多地方都是没开发的深山老林,有个古董什么的留下也不足为奇。

    想到这里,杨一飞连忙丢了锄头,飞快扑到地上扒拉几下,扒出一个戒指一样的东西。

    灰蒙蒙毫不起眼,但却又有沧桑古拙之意,看不出材质,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上面盘龙绕凤,栩栩如生,尤其拿在手中一股清凉之意笼罩全身,夏日炎热消失无踪,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好东西,好东西。”

    杨一飞喜上眉梢,顺手戴在了左手中指上。

    戒指上一道光芒闪过,眼前一黑,杨一飞直挺挺扑倒在地,晕倒前只听到耳边传来声音:

    “继吾传承,为吾复仇......”

    ......

    不知过了多久,杨一飞悠悠醒来。

    太阳高挂东南,竟然过了一夜。

    他突然愣住,脑海中多了无数知识。

    仙道、天庭、修炼、厮杀、炼丹、炼器、布阵......

    无数知识一股脑涌来,杨一飞差点大脑宕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稍微整理,大喜过望。

    仙尊传承!

    里面是一位叫做造化仙尊的全部传承!

    不光有修炼法门,还有造化仙尊的全部记忆。

    造化仙尊,仙尊级强者,修炼造化玄功,擅长炼造之术,可与天地夺造化,故而被称为造化仙尊,为修仙界顶级巨头之一。

    所创建的造化仙宫,也是修仙界最强势力之一。

    尤其他深入绝境得到奇宝观天镜,传说为鸿蒙开辟时诞生的鸿蒙至宝,蕴含不可思议之威能,炼化后可冲击仙帝之位,成为屹立于绝巅的大人物。

    但,夺天地之造化,天地反噬,造化仙尊在绝境中身受重伤,闭关炼化宝物时遭到大弟子背叛,勾结五位仙尊的联手围攻,形神俱灭。

    临死前,他将传承放在随身佩戴的造化仙戒内,鼓足残存力量送出。

    ......

    戒指又恢复了灰扑扑的样子,毫不起眼。

    “我居然得到了仙尊传承!”

    杨一飞心底压抑不住的兴奋!

    从此,自己将鱼跃龙门,龙腾九空!

    我杨一飞,再也不是以前的杨一飞!

    “师尊,你放心,等我修炼有成,必清理门户,为你报仇!”

    将信息消化完毕,杨一飞并没有急着修炼,而是把目光放在造化仙尊记忆中那庞大的丹方内。

    很快,他找到一种丹方,可治父亲的伤势。

    回元丹!




白先生死了?

黄诗雅心中一惊,杨一飞也是心情波动了一下,随即平静下来。

那个白先生是一定要死的,原因不在于他得罪了自己,而是他做的事。看他轻车熟路的样子,也不知祸害过多少良家女子。

“可惜,便宜他了。”杨一飞说道。

陆天龙心里一沉,宽厚的身子不由就低了几分。

杨一飞是陈家请来给陈老爷子看病的医生,这个他打听到了,一个医生就算医术再高,他也不放在眼里,但随手拍碎一尊石狮子,就彻彻底底镇住了他。

今天能拍碎石狮子,明天就能拍碎自己的脑袋。

这种高手他也不是没见过,但都是横行一方的大佬,跟他们相比,自己区区云海市地下龙头,又能算的了什么。

而且有陈家的关系,就算动用官面力量也不行,一个是手下,一个是救了老爷子命,以后更有可能救自己命的人,傻子都知道谁轻谁重。

俗话说死道友不死贫道,只能委屈白先生了。

再说以白先生的为人,死个几十次都不为过,死的这么痛快,正如杨一飞说的,便宜他了,他还得感谢自己。

陆天龙赔笑道:“白先生也可怜,夹在车里逃不出来,给活活烧死了,全身皮肤都烧没了。”

“做的不错。”杨一飞点头道。

陆天龙松了口气,终于混过去了。

目睹杨一飞和黄诗雅离开,陈东山冷哼一声,也不在意陆天龙跟杨一飞说了什么,快步走向病房。

一进门,就看到陈伯阳站在房中,正和李德仁有声有笑的说话。

“爸,你真的好了?”陈东山惊喜道。

陈伯阳回头看到他,笑道:“还能有假?”

李德仁称赞道:“杨师真是神医啊,一颗丹药下去,陈老不光病好了,而且身体健康程度超出想象,比东山你的身体还要好。”

“真的?”陈东山略有怀疑。

陈伯阳不满道:“这有什么可怀疑的。不然你我动动手?”

陈东山连忙摆手,开玩笑,老爷子练过功夫,身体真要恢复了,自己肯定打不过,若没恢复,更不能动手。

陈伯阳道:“杨先生呢,快请过来,老头子要当面向他道谢。”

陈东山道:“他走了。”

“嗯?”陈伯阳扫了陈东山一眼,目光中带着一丝不满。

陈东山心中一突,陈伯阳将军出身,上过战场杀过敌人,威严厚重,不说手下,就连在家里,三个儿子也都对他畏惧大过依恋,这一不满,立刻吓得早已位高权重的陈东山背后渗出一丝冷汗。

他连忙解释道:“我本来要劝他留下,好让您当面道谢,可惜他有事着急走,只能让他走了。”

陈伯阳道:“是你惹杨先生生气了吧?”

陈东山被说中,也不尴尬,束手站在那里。

陈伯阳叹了口气:“你呀,放过好大一桩机缘。”

陈东山不解道:“他不过就是个医生......”

陈伯阳转身坐下,抬头看着天花板,似乎在思索一些事情,良久才说道:“你不懂。”

陈东山疑惑的看着自己父亲。

陈伯阳道:“小李都跟我说过了,你可知他第一次救醒我时用的什么手段?”

“什么手段?”陈东山道。

陈伯阳凝重道:“隔空打穴。”

陈东山还是不解:“这个虽然比较难,但会的也不少吧。天龙就能做到,是不是?”

跟着来到门口却没资格进去的陆天龙道:“是。”

陈伯阳冷笑一声:“你能打多远?”

面对陈老,陆天龙显得拘谨谨慎,想了想才说道:“一寸。”

这话一出,陈东山立刻变了脸色,不敢相信道:“一寸?”

陆天龙道:“是,这是我以前时候的实力,要不是受伤了,还能多打出半寸。”他看了看在场诸人的脸色,感觉不对,问道,“那位杨先生打多远?”

陈东山叹了口气:“就站在你那儿。”

陆天龙比划了一下,断然道:“不可能。”他看陈东山脸色不好看,连忙说道,“内劲外放三米多远,岂不是宗师?”

陈伯阳道:“现在你明白了吧?”

陈东山沉默不语,他虽然走的是仕途,但在军人家庭长大,自然明白一位宗师的地位。

那已经超出武学范畴,上升到国家战略级。

一位武道宗师,完全可以在没有宗师抗衡的军队里随意进出,百万军中斩敌人首级也不是故事。更有甚者,世界上仅有的几位大宗师,号称人形核弹,流传的一句话就可以描述他们的厉害:

当他们看到你时,你就已经死了。

“他才多大,估计跟烟霏差不多,怎么可能是宗师......”陈东山仍不相信。

“闭嘴。”陈伯阳大喝,“事到如今,还在找借口?马上联系杨先生,就说我要当面道谢。”

陈东山喃喃道:“我,我没他的联系方式。”

“真是废物。”陈伯阳怒其不争,“还不赶紧去找。”

不等陈东山说话,一直候在外面的黄鹏辉拿出手机:“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杨一飞和黄诗雅并肩走在灯火辉煌的街上。

黄诗雅侧头看着这位老同学,高中时的好友,目光有些恍惚。

今天的事情一波接一波,给她的震撼实在太大。

尤其当陆天龙告知白先生已死时,她的震撼达到顶点。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因为一句话,死了。

谁都能想象得到,那个人嚣张跋扈,被云海市地下大佬称为贵客,肯定有背景,有靠山。

但就是这个有背景,有靠山的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了,仅仅因为一个人一句话。

这还是那个他吗?

高中时,杨一飞学习好,样貌也不错,跟黄诗雅也有些小暧昧,长时间发展下去,很可能走到一起。只可惜高考时杨一飞严重发挥失常,只考上了个三本,黄诗雅就主动断掉了这方面的念想,但一直保留着好友关系。

“要是当初我能坚持下去......”

黄诗雅暗自叹气。

“事情办完,我也该回去了。”

杨一飞此次出来,一是感谢黄诗雅,毕竟人家帮了那么多,不亲自来道谢说不过去,二也是想买点好的药材用来炼丹,现在事情办完,就急着回去修炼。

黄诗雅抿了抿嘴唇,道:“以后还能见吗?”

“当然。”杨一飞笑道。“这段时间我会长住小林村,随时欢迎你去游玩,我亲自给你做向导。”

“那可说好了哦。”黄诗雅甜甜笑道。

这时,黄诗雅的电话响起来,她看了一眼,不用问,就知道父亲找自己什么事。

杨一飞道:“那我就先走了。”

黄诗雅目送杨一飞离开,才接了电话:“爸......嗯,一飞他走了......”

病房里,陈伯阳沉默片刻,看向孙女:“你代我去见杨先生,就算不能请他来,也要让他感觉到我们陈家的善意。”

陈烟霏应了一声,马上出去。

陈东山脸色微变,让陈烟霏去,而不是自己,意味太明显了,这是要准备靠女色来笼络那个乡下小子,不由问道:“值得吗?”

陈伯阳叹了口气:“值得,因为他是......”

“宗师啊!”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