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皇霸婿
  • 龙皇霸婿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虎子爷
  • 更新:2024-05-24 20:12:00
  • 最新章节:第8章
继续看书
家族湮灭,管家三年后送上龙形玉佩!身为上门女婿,遭受家族羞辱,多次险些退婚。龙皇之主,谁与争锋!

《龙皇霸婿》精彩片段

    第1章

    “少爷,这是老太爷留给您的遗物,还请少爷您收好。”

    说完,老人双手呈上,一块龙型玉佩在他的手中泛着寒光,质地圆润,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而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穿着普通却长相英俊的男人。

    “少爷?”老人再次发声。

    徐北枫回过神,看着面前彬彬有礼的老人,皱眉,“老先生,您认错人了,我并不是什么富家公子。”

    他只是一个毫无地位可言的赘婿,而这龙形玉佩绝不是他能拥有的。

    再者,这老人也是在他出门买菜时遇见的,没报警说他是传销就已经很不错了。

    老人听到他的话,眸色暗了几分。

    叹息一声,慎重地收好玉佩,重新拿出一张名片。

    “少爷,您可以叫我福伯,之后有需要的话,尽管打电话给我。”

    说完,福伯抬头看向徐北枫,那双年迈沧桑的目光中隐隐流露着期待的星光。

    徐北枫视线在名片和老人之间来回打转,点点头,接过,“好的。”

    都已经拒绝了一次,再拒绝就有些说不过去。

    见此,福伯松了一口气,朝徐北枫鞠躬,随后拄着拐杖跟随从离开。

    徐北枫望着他的背影,眸色略深,低头看了眼名片,皱眉。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徐北枫刚收起名片,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开,发现是老婆沈雨沁打来的。

    “喂?雨沁?”

    “你不知道今晚有寿宴吗。”

    沈雨沁清冷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嗯,好,我现在就回去。”

    结婚三年,两人一直都是这样相处,对于沈雨沁的冷漠和埋怨,徐北枫早已习惯。

    “嗯,最好是这样。”

    沈雨沁此时正在沈家老宅,刚说完这话,旁边走过来一个穿着紫色西装的轻佻男人,他一字不差地把两人电话内容听到。

    “雨沁,你真打算让那个废物过来参加寿宴?这不是让咱们老太太在宾客面前抬不起头吗?”男人眼底尽是嘲讽,开口说道。

    沈雨沁皱眉,“那就不劳堂哥你担心了,我会安排好,另外,北枫他并不是什么废物,是沈家女婿!”

    徐北枫,只能是她欺负,别人,想都别想。

    沈天宇愣了一下,冷笑一声,轻蔑地大声道:“徐北枫,你就过来吧,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这话,他就是故意说给徐北枫听的,说完,大摇大摆地往长廊走去。

    沈雨沁俏脸微冷,对电话那头的徐北枫说道:“没事,你尽管来就是,至于堂哥,你不用担心。”

    寿宴的礼物,她早就已经准备好,只需要他人过来就好。

    徐北枫点头,“好。”

    整个沈家都视他为废物,而雨沁不一样,她至少有把他当人看。

    “对了,先回去换套衣服,床上我有给你准备。”

    这时,沈雨沁清冷的声音又从电话那头传来。

    “好。”

    徐北枫转身,往自家的方向走去。

    沈家,是龙城的大家族,只有在重要的日子才会在老宅相聚。

    就如今天老太太的寿宴。

    徐北枫紧了紧口袋里的东西,脑海中浮现沈雨沁冷艳的身影,眼底带上了一丝笑意。

    其实,他早就准备好寿宴的礼物了。

    老太太举办这寿宴,原意是为巴结姜家老爷子。

    龙城,姜家可是龙头地位!

    无人不晓姜老太爷年老生了怪病,姜家寻遍天下名药都没能把姜老太爷治好,只因关键的那几味药实在难寻。

    所以,徐家的寿宴,也都是为了讨好姜老太爷而网罗名药!

    回家,徐北枫刚换上沈雨沁准备的西装出来,就看到沙发上坐着的身影。

    一身清华,高贵冷艳,堪比雪山之巅的雪莲,可望不可及。

    徐北枫疑惑道:“你怎么回来了?”

    “跟你一起出席会更好。”

    沈雨沁放下水杯,起身走来,窈窕的身段,只要是个男人就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徐北枫眸色微暗,手触碰到袋子里的东西后,立刻找到了话题。

    “我给老太太准备了珍稀药材,应该能让你在其他人面前扳回一局。”徐北枫看向沈雨沁,开口说道。

    一听,沈雨沁眸色微动,“什么珍稀药材?”

    徐北枫嘴边浮现一抹笑,掏出长木盒,打开,指着里面的长参,“就是这个。”

    因从小被爷爷灌输很多医理,徐北枫知道许多珍稀药材,而这紫血参,也是他废了好大功夫才弄到手的。

    它的外边看上去跟普通人参差不多,其功效,不是后者能比拟的。

    沈雨沁满脸期待,但当看到是只是一株普通人参后,顿时索然无味,甚至还有点失望。

    “嗯,走吧,跟我去寿宴。”

    沈雨沁拿过包,往玄关处走去。

    徐北枫见此,眸色微动,盖上木盒的盖子,追在沈雨沁身后。

    两人来到徐家,虽然还没到时间点,但老宅已经是宾客如云。

    两人的出现,瞬间吸引了大片人的目光,沈雨沁被拉走,徐北枫习以为常地端了一杯香槟去到角落。

    可才刚坐下,就有一个紫色身影来到他面前。

    徐北枫抬头,跟他对上眼,皱眉。

    他正是之前在电话里嘲讽他的人,沈雨沁的堂哥沈天宇。

    “徐北枫,我劝你还是跟雨沁离婚吧,她的身价可不是你能比的。”沈天宇高傲地看着徐北枫,压低声音说道。

    听后,徐北枫眉头皱得更深了。

    沈天宇见他不说话,自认为优雅地抿了一口酒。

    “你不会以为今天真的只是老太太的寿宴吧?”

    “这其实是她老人家早就看不惯你霸占雨沁老公的位置,所以才给龙城各大家族发了请帖,并且还会在姜老太爷的见证下宣布你们离婚。”

    “你要是有点眼力劲,应该能发现现场都是单身男人。”

    他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徐北枫的胸口。

    “哼,你就慢慢享受跟雨沁在一起的最后几个小时吧!”

    说完,沈天宇转身离开。

    徐北枫低头,掏出之前老人的名片,眸中划过一抹冷色,随即输入号码,拨了过去。

:    “老夫人到!”

    一声高呼,沈老太太在拥护下走进寿宴现场。

    众人听后,纷纷围上来,将各自携带的名贵药材进献给她,老太太一一受之。

    “柳家恭贺徐夫人您寿比南山!”

    柳川捧着一个雕木盒子走来。

    他说完祝贺词,又看向人群中的沈雨沁,眼底的爱意不加掩饰,“另外,也希望雨沁你每天开开心心。”

    紧接着,他又看向老太太,温厚一笑,“这是晚辈给您带来的千年人参,还请徐夫人您笑纳!”

    顿时,会厅里全是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人群中,徐北枫看着柳川,皱眉。

    老太太激动地站起,“柳川,这真是千年人参?”

    柳川点头,推开盖子,一棵完整的人参展现在众人面前,淡淡香味飘开,众人闻之神清气爽。

    “这可不能有假,您可是沈家老老夫人,晚辈怎么敢哄骗您!”柳川恭维道。

    沈老太太听后,一脸满意,朝他招手,指着右手边下的位置。

    “来,柳川,你待会坐这里。”

    “多谢徐夫人。”

    看来,这份礼算是送对了!

    柳川隐晦地看了眼沈雨沁,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沈老太太看着他,越看越满意。

    她办这寿宴就是为了搜集名贵药材,好借此攀上姜家,这千年人参,恰好是能治姜家老爷子身体的大补品啊!

    转而,她又看向杵在沈雨沁身边的徐北枫,冷哼一声,重重地顿了下拐杖。

    “雨沁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眼光太差,什么人都敢嫁!”

    众人都是人精,一听寿星都这么说了,交换视线,纷纷附和着。

    “是啊,这徐北枫据说还是个孤儿,没点底蕴,也敢娶雨沁小姐。”

    “都结婚三年了吧?我好像也没听他哪里有所成就,该不会一直都靠雨沁小姐养吧?”

    “柳少跟徐北枫,一个天一个地,雨沁小姐还是回头是岸,跟柳少在一块吧。”

    冷嘲热讽,不加任何掩饰,这就是他在沈家的地位。

    徐北枫皱眉,作势要拿出口袋里的东西紫血参。

    可就在那刹那,一只柔嫩的手将它推了回去。

    徐北枫诧异地看向旁边的人。

    “奶奶,我和北枫也有东西要给您,是万年难得一见的仙露灵芝。”

    沈雨沁从女佣手里拿过一个琉璃盒子,一株灵芝隐隐可见。

    这就是她提前为寿宴准备的贺礼。

    “什么?灵芝?开玩笑吧,那种传说中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存在?”

    “就是,雨沁小姐,你也没必要为了一个废物做到这种地步。”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纷纷一副看笑话的模样看着两人。

    沈雨沁敛眸,双手捧着琉璃盒走过去。

    见此,徐北枫抿唇,跟在她身后。

    她一向有主见......

    “奶奶,为了找这灵芝,北枫前年就开始做准备了。”沈雨沁屏蔽周围乱七八糟的声音,恭敬地递上琉璃盒。

    沈老太太惊讶过后,也持众人的态度。

    “真是灵芝?”

    沈雨沁正要说话,另一道尖利的声音抢在了前头。

    “什么徐北枫花心思啊,那都是你说得好听,这灵芝是你自己买的吧,而且据我所知,这还是假货。”

    人群散开,走出一名旗袍女子,她鄙夷地看了眼徐北枫,又挑衅地看向沈雨沁。

    此人是沈如月,沈雨沁的堂姐。

    “雨沁!这是真的吗!?”

    沈老太太的脸瞬间沉下,整个会厅的人都安静下来,戏谑地看着这场闹剧。

    “奶奶......”

    沈雨沁心下一惊。

    “雨沁啊,其实我之前见过徐北枫在街边药店里选过东西,多半啊,他早就准备了贺礼给奶奶,不如,你让他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沈如月笑吟吟地调侃道。

    “他?一个废物能买什么药材?”沈天宇补充道。

    “就是!”

    随着人群中的一声嗤笑,铺天盖地的嘲讽声再次袭来。

    沈雨沁手微颤。

    虽然她极力压制,但徐北枫还是捕捉到了她的情绪,皱眉,转身看向上头的沈老太太。

    “奶奶,我明白您是为了给姜老太爷寻找药材才准备的寿宴。”

    “那千年人参虽然好,但对他而言是有毒的,只有我准备的药材,才能让姜老太爷身体好转。”

    话落,全场安静。

    徐北枫此时的气场发生变化,仿佛他说的都是真的,他直勾勾地盯着老太太,黑眸中满是坚定。

    事情的起因皆由老太太而起,只要得到她的认可,那些小丑就会闭嘴!

    “开什么玩笑?千年人参还被你贬得一文不值了?”

    “就是,难不成你街边药店买的就能根治老爷子?”

    沈老太太听后,从震撼中回过神,一脸厌恶,“徐北枫,我知道你怕柳川抢走雨沁,但你也不能信口雌黄!”

    “我没有,我说的......”

    徐北枫极力解释,却被一记巴掌打断,他诧异地看向面前的女人,

    沈雨沁冷眼蹬向他,语气冷漠,“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徐北枫瞳孔微缩,拳头紧攥,低下头。

    “奶奶,他......”

    见此,沈雨沁扭头想解释,但此时的沈老太太已经是在气头上,压根不听她说话。

    “明天你们就去离婚!我不想再在沈家看到他!”

    沈老太太说完,扭头看向另一边被轮椅推来的姜老太爷,随即说道:“老爷子,让你看笑话了,这千年人参,就当是我这个老婆子借花献佛,还请你笑纳。”

    姜老太爷一直都在后面看,自然明白沈老太太的用意,点点头,“嗯,有人参入药,肯定事半功倍。”

    说完,招呼身后的医师拿走千年人参去煎药。

    没多久,一碗黑乎乎的药汁端了出来,在众人的见证下,姜老太爷一口喝完。

    “老爷子,你感觉怎么样?”

    沈老太太紧张地看着他。

    姜老太爷面色红润了许多,正要点头,突然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老爷子!?”

    随着老太太一声惊呼,整个会厅乱了套。

    “这是怎么回事?人参不是恰好最后一味药吗?”

    “姜老太爷,您快醒醒!”

:    “这可怎么办?姜家可是龙城第一的家族,姜老太爷在这出事,我们肯定会被牵连。”

    众人看着昏迷的姜老太爷,面色惶恐。

    “要不是徐北枫激将,沈老太太也不会把人参给姜老太爷,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一声乍起,群龙无首的宾客们纷纷看向徐北枫,眼睛纷纷亮起。

    “没错,这都是徐北枫的错,到时候姜家来问责,我们就把他推出去!”

    在寿宴上的人,无一不是有钱有势的家族出身,就只有徐北枫,背后没有一点势力,简直就是最好的背锅侠。

    顿时,寿宴的矛头再次对准徐北枫。

    站在他身边的沈雨沁也不禁蹙眉,她看向众人,冷眸间满是失望。

    这就是上流社会的名利场,不顾是非,只顾自身。

    沈雨沁扭头看向徐北枫,见他脸上一片隐忍的沉默,眸色微变。

    徐北枫迎着众人的目光,掏出手中的盒子。

    “现在让姜老太爷服用我的这株紫血参,兴许还能......”

    话还没说完,紫血参就被打落在地。

    “连千年人参都没用,你这株破参就有用了?”沈天宇双手抱胸,高高在上地看着徐北枫,眼底尽是鄙夷。

    “在人屋檐下,也得学会看点脸色!”

    沈如月也走出来,姐弟俩盛气凌人。

    众人也纷纷一脚接着一脚踩在紫血参上。

    “就是,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谁管你的破参!”

    不过片刻,徐北枫精心准备的参就被踩成了泥。

    他刚才的话并没有说错,如果把千年人参替换成紫血参,老爷子肯定会药到病除。

    “赶紧走,这里可没你的位置!”

    “滚出去!”

    周边的谩骂声逐渐变成驱逐声,徐北枫紧攥拳头,扫视一周,视线定格在沈雨沁身上。

    见她一副冷淡的样子,徐北枫眸色沉了下来,转身离开寿宴。

    沈雨沁看他离开,低头不语。

    在她看来,他离开也好。

    “沈老太太,华神医来了!”

    华神医,沈家的私人医生,曾经也是享誉龙城的存在。

    他一身白大褂走来,众人纷纷让开道。

    沈老太太一见他,顿时像见到了救命稻草。

    “华神医,你快给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姜老太爷已经被安置在地上,面色灰白,仿佛瞬间失去生气。

    华神医点点头,年近五十的他已经不知取得过多少中医成就,雌黄、之术给徐家带来数不清的好处。

    在他看来,眼前之事不值一提。

    于是伸手给老爷子把脉,整个会厅寂静无声,众人紧张地看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华神医将能用的办法都用了,但姜老太爷情况并没有好转。

    顶着众人的目光,气定神闲的华神医额头不断冒出冷汗。

    “不行,老夫人,我尽力了。”

    华神医抬头,看向沈老太太,满脸无奈。

    众人听后,顿时瞪大眼睛,心仿佛要跳出胸口。

    “沈老太太,姜老太爷是在您徐家出的事,整个......您必须得负责,不然......”

    姜管家走出来,傲视全场,“恕我直言,在场没有人能承受住姜家的怒火!”

    声声铿锵有力,众人瞳孔地震,会厅的气氛顿时凝重。

    尤其是沈家,各个脸上都带着惊恐之色,生怕会被姜家报复。

    毕竟,龙城第一家族的怒火,无人敢承受!

    华神医见此,一个头两个大,突然,鼻尖闻到一股清香,循着气味找了过去。

    “华神医,你这是做什么?”沈如月皱眉,看着来到面前的华神医,不悦道。

    华神医并没有理会她,低头,看到地上那滩药泥,大为震撼,“这么好的药材,怎么被踩成泥了?”

    刹那间,沈如月等人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好药材,那就是一个废物买来的不值钱玩意。”沈天宇轻蔑道。

    听后,华神医眉头微皱,俯身闻去,紧接着神情激动,声音颤抖,“这是紫血参!是绝世药材!”

    老太太脸色一白,震惊地往后退去。

    沈家人见此,立刻扶稳她。

    众人也是一脸震惊,看向药泥的眼神变了变。

    “这破参怎么会是绝世药材,华神医,你是在开玩笑吧?”沈如月一脸不信。

    华神医脸沉了下来,不悦道:“恕我直言,刚才姜老太爷喝的药里,如果把千年人参替换成紫血参,那老爷子绝对能药到病除!”

    声声入耳,众人仿佛意识到什么,纷纷抬头看向沈老太太。

    她虽然老,但还没糊涂到分不清南北,看向沈雨沁,立即说道:“雨沁,去把徐北枫找回来!”




徐雅兰办事效率很快,没多久就安排了徐北枫入职,虽然只是小职员,但给了他内心极大的充足感。

朝九晚六,准时下班,徐北枫打卡下班,刚来到公司楼下,就被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挡住去路。

徐北枫上下打量他。

正装都盖不住他的痞气,这人,来者不善。

“有什么事?”

徐北枫抬头,冷冷地注视男人。

李虎吐掉含着的牙签,双手插兜,半弓着身子凑过来,嚣张带有侵略性地看向徐北枫。

“你就是徐北枫吧?”

闻到他口中的臭味,徐北枫下意识后退一步。

可这小小的动作被李虎当做是害怕,他瞬间气势更足了。

“我奉劝你一句,赶紧跟沈雨沁离婚,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李虎戳着徐北枫的胸口,开口说道。

徐北枫皱眉,伸手,强劲的力量桎梏住他的手腕。

在李虎诧异的眼神中,徐北枫将他往旁边一带,他整个人瞬间踉跄倒地。

“让开,我要回家。”

说完,徐北枫就往公交站走去。

李虎见此,立马追了上去,再次挡在徐北枫面前,“不行,你不能走!”

他作为三少最信任的手下,必须得把这件事办妥了!

徐北枫停下脚步,再次上下扫视他,皱眉,“你肾虚,以后少行房事,不然会短寿。”

“......”

李虎愣住,下一刻,怒火直冲天灵盖。

“你才肾虚!你全家都肾虚!”

徐北枫见此,皱眉绕道。

他不想跟恼羞成怒的人相处!

“你给我站住!”

李虎又纠缠上来。

徐北枫加快脚步,脸上满是冷意。

这人怎么跟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样?

李虎看着他的背影,怒不可遏,“徐北枫,你给我站住!不过就是个上门女婿,你在我这里狂什么!”

“你该不会以为沈家还认你吧?我告诉你!沈雨沁很快就要嫁给我龚家三少了!”

“到时候,看你怎么自处!”

这话,成功让徐北枫停下脚步,他转身,直接给李虎来了一拳,顿时将他打得七荤八素。

徐北枫揪着李虎的衣领,眼底满是冷意,“说清楚,什么叫龚家三少要娶雨沁?”

鼻血不受控制地往外流,李虎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暴怒的男人,声音颤抖,“你......你别动手......”

“快说!”

这两个字,像是从他的牙缝里挤出来似的。

李虎浑身一颤,磕磕巴巴地说道:“我家......三少给沈家老太......送去天价寿礼,现在,他们......呃......打算把沈雨沁......嫁给我家三少......”

“龚勋承认这份礼物是他的了?”

徐北枫眯眼,胸口的怒火翻江倒海,仿佛要将他最后一丝理智吞没。

李虎点头,身体不住地颤抖。

不是说他是个软弱可欺的赘婿吗?

为什么这么强悍!?

“滚!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徐北枫将李虎丢开,转身往公交站走去。

李虎脑袋磕到地上,瞬间肿了个大包,头昏眼花地看着那边的离去的身影,伸手擦了擦鼻血。

太可怕了......

晕。

坐上公交,徐北枫回到沈家别墅,看着紧闭的大门,眸色幽深。

如果把现在的身份告诉他们,肯定会被当做疯言疯语,既然这样,那还不如隐瞒。

徐北枫攥紧拳头,眼底满是冷色,可当脑海里浮现沈雨沁的身影时,顿时一阵无奈。

“算了,先回家吧。”

徐北枫输入密码,随着滴地一声,走进别墅。

在玄关处换了鞋子,徐北枫刚走进大厅,就看到那边坐着的两人。

“哟,大忙人回来了?”万珍放下茶杯,冷嘲热讽地说道。

徐北枫点头,不动声色。

在这三年里,他早就习惯她话里的含枪带棒。

“做什么去了?是不是觉得没有我们沈家,你就什么地方都去不了了?”万珍眼底满是轻蔑。

沈青山上下打量徐北枫,看他这平凡的模样,心里就气不打一处出。

“徐北枫,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工作?一直吃穿住行都靠我们沈家,你怎么好意思?”沈青山板着脸,开口说道。

徐北枫皱眉,低头,“岳父,以后我可以花自己的钱了。”

“呵,你哪来的钱?”

万珍再次端起茶杯,轻抿一口,随意地吩咐道:“赶紧去做晚饭,味道要是可以的话,我还能给你五百零花钱。”

对待他的态度,比对女佣还要差劲。

徐北枫皱眉,但一想到沈雨沁,眉头舒展开。

反正也没少做饭菜,再做一顿也是一样的。

“是,岳母。”

说完,徐北枫熟练地走向厨房,在女佣讥笑的眼神中戴上围裙。

“上门女婿就是这待遇,还不如自己去搬砖赚钱呢......”

“是啊,现在雨沁小姐不是要跟他离婚吗?”

“真的啊,终于要甩开这个拖油瓶了?”

厨房外,两名女佣交头接耳,鄙夷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徐北枫身上。

然而,徐北枫并未放在心上,继续切菜炒菜摆盘。

在他心里,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沈雨沁的选择。

无论她做什么选择,他都会尊重她。

没过多久,五菜一汤烧好了,徐北枫亲自将他们端上桌。

沈雨沁从楼上下来,看到他这模样,皱眉,上前替他解下围裙。

“以后这种事,交给厨师去做。”

万珍和沈青山走过来,听到她的话,开始阴阳怪气。

“雨沁,你为什么一定要把心放在一个废物身上?”万珍坐下,没好气地开口。

沈青山点头,坐在万珍身边,“不是爸看不起他,是他真的没什么用,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没有。”

“爸、妈......”

沈雨沁正要替徐北枫说话,却被他拉着坐下。

“岳父岳母,我已经找到工作了,在辉华公司上班。”

在沈雨沁疑惑的视线中,徐北枫露出一抹笑容,开口说道。

“真的?”

沈雨沁眉头舒展,即便她此时脸色冷淡,也能从她的眼神中窥见几分欣喜的神采。

徐北枫点点头,“虽然只是普通员工,但我会努力的。”

“嗯,只要你上进就行,别像之前那么颓废。”沈雨沁看着眼前的人,如释重负。

听后,徐北枫眼神微暗。

在爷爷死后,他确实颓废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