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尽三生情
  • 唱尽三生情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迩七
  • 更新:2024-05-20 20:02:00
  • 最新章节:前因(下)
继续看书
“容离,本王能娶你已是底线,如果再敢缠上本王,下次等你的就是一纸休书。”
“不用下次,现在就写。”
她,相府小姐,为心上人做尽傻事,沦为天下人的笑柄。
她,现代女教官,耀世而来,岂容他人欺凌。
王爷厌恶,侧妃陷害,下人为难?通通吊起来打。
本以为和离后便换来自由,谁成想碰到命定的他。
“喂喂喂,你进我闺房跟回自个家似的,合适吗?”
“唔,是不合适,”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我这就回去选个吉日,娶你回府。”
战神王爷一拍板,容离再次出现在端王家户口本上。这次不是端王妃,而是端王婶娘。
有眼无珠写休书的端王爷,

《唱尽三生情》精彩片段

腹部一痛,容离蜷成个虾子。
她皱着眉头,心中火光四起,竟然有人敢打她?
想要睁开眼,却发现眼皮子很重,根本睁不开,脑子里乱哄哄的。
很好,看来那群小兔崽子还没消停,终于得手了是么。
心窝处又是一脚,容离嗓子眼一甜,‘噗’的一下喷出大量鲜血。
容离凭着强大的意志,缓缓睁开双眼,模模糊糊的她看见一只男人的布靴向她的脸上踩来,艰难的抬起一只手,本想要将它推开,结果她发现根本没有足够的力气,能办到的只是用手垫在中间,不让鞋底踩在自己的脸上而已。
“哼,不装死了?本王最后警告你一次,能娶你已经是本王的底线,不要再有别的妄想,如果你再敢上本王的床,下次等你的就是一纸休书,明白了吗?”
靴子在容离手上碾了碾,像是威胁一般。
本王?
容离的目光渐渐清明,这里不是现代!
八仙桌、太师椅、纸糊的窗桕以及鼻端淡淡的龙涎香,每一处都向她昭示着这里不是现代。
微微抬眼,看向靴子的主人,一身绛色金丝镶边长袍,头束翠玉嵌宝紫金冠。
可以确定,她穿越了。
“呵呵,怎么?知道害怕了?”自称本王的男人,见容离看向他,以为她听了休书二字,害怕所致。
缓缓将脚移开并在地上蹭了蹭,仿佛踩了容离是踩到什么脏东西一般,好以整暇的看着地上的她,男人讽刺的一笑,“也是,你费劲心思才嫁进来,休书是万万要不得的,本王说的,可对?”
“呵呵,”容离轻笑出声,不知道本尊做了什么,让这位王爷如此愤怒,看来原主是被他活活打死的。
她现在一身痛不可当,若他打的是原主,那自己当然管不着,可醒来时重重挨得那两下子,实打实的落在了她的身上,现在还拿休书威胁她,真拿自己当盘菜了!
容离缓缓坐起,原主虚弱的身体让她皱眉,用手背抹净唇边的血迹,抬起头来,对着那个高傲的王爷挑唇一笑,“不用下次,现在就写。”
端王夏侯衔一愣,以为自己听岔了,“你说什么?”
容离缓过劲儿,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直直看向夏侯衔,缓启朱唇,“不是要写休书吗?现在就写,我自请下堂。”
“哈哈哈,好,这可是你说的,”夏侯衔眉开眼笑,自成亲以来他写了不下十次休书,每一回给都被她都装疯卖傻的弄成一团糟,这次可是她主动提出来的,“别再跟本王耍花招,来人。”
外面的小厮听见动静,赶忙走进屋内,眼睛不敢抬的躬身行礼,“爷。”
“昕雪苑摆好桌案,将文房四宝备齐了,你们王妃要自请下堂。”夏侯衔看着容离戏虐的道,话已经说出去了,这次看她还如何反悔。
容离无语的朝天翻了个白眼,幼稚。
转身便走。
夏侯衔在身后扬声道,“你去哪?”
容离回过头像看傻子般的看向他,“昕雪苑。”容离缓缓走出门来,婢女小桃看见满身灰尘,发簪散乱脸上有些许淤青的她,着实吓了一跳。
“主子,您怎么了?”小桃连忙上前,扶住容离。
容离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她的疑问,而是轻声说道,“先回院子。”
“是,”小桃不敢多嘴,扶着容离回到沐芙院,直到坐在椅子上,容离才松了口气。
这一路她一直提着气息,生怕自己会倒在半路,输人不输阵,哪怕现在外表惨不忍睹,可气势不能泄。
环顾院子一周,发现这里真是冷清,身边只有小桃一个婢女,再无他人,容离揉了揉额头,原主到底为什么要嫁过来?
“去给我找件衣服,”容离吩咐道,她现在这一身是不能穿了,而且瞅瞅这个颜色,红配绿,怨不得不招人待见,她都受不了。
小桃连忙翻了翻箱笼,拿出容离以前最爱穿的衣服,“主子,奴婢服侍您更衣。”
容离看了一眼,太阳穴突突的跳,“换一件。”
大红配大紫,穿出去还要不要见人了。
“呃,这件行吗?”
容离站起来自己去箱子中翻找衣物,原主什么品位,一箱子花花绿绿的衣服,没个正经颜色吗?
小桃不明白了,平日里主子很喜欢这些衣服的呀,今日怎么这般嫌弃。
终于,翻到一身湖蓝色的衣衫,容离松了口气,有衣服穿了。
由小桃伺候着换了衣服,又打了水来,将一脸的土和浓妆艳抹的妆容洗干净,容离看着镜中的自己挑了挑眉。
明明是个美人胚子,偏偏捯饬的那么俗气,花骨朵一般的年纪,顶着一脸大浓妆,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皮肤。
轻轻捏了捏自己的脸颊,仿若能掐出水来,对着站在身后小桃说了一句,“把头发打散了,梳个简单的发髻。”
“是,”小桃应了一声,想了想,抬手为容离挽了一个朝云近香髻,两边用素色小发簪固定好便妥了。
容离在脸上扑了淡淡的一层细粉,她双唇轻抿胭脂附于唇上,再看镜中,好一个标志的美人。
小桃在镜后都看傻了,她从没见过这般漂亮的主子,虽然没上妆,可主子这通身气度,冷冷清清,似九天玄女下凡,可望而不可即。
“主子好美,”小桃发自内心的感叹,双目有些移不开。
容离微微挑唇,若不细看,发觉不出她在笑,小桃脸有些红,忙低下头,主子变得好不一样啊。
“走吧,”容离起身,这么长时间,休书应该写好了吧。
小桃连忙跟上,不明所以的问道,“主子咱们去哪啊?”
“昕雪苑。”
“是去赏花吗?”昕雪苑是府内的花园,怪不得主子打扮的那么好看,小桃心里想着,主子到了花园还不把大把的娇花都比下去吗,真该让王爷来看看,主子哪里比不上柔侧妃了,偏偏待柔侧妃如珠似宝,待自家主子嗤之以鼻。
“不,”容离出了院子,呼吸着新鲜空气,感觉身上的痛都轻了些,“去拿休书。”
“什么?!”“不,”容离出了院子,呼吸着新鲜空气,感觉身上的痛都轻了些,“去拿休书。”
“什么?!”
-------------
小桃惊呼一声,不可置信的站在原地,主子有多喜欢王爷,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如今王爷竟然要休了主子?而且,主子还这么淡然,想当初主子为了嫁王爷可是连名声都不要了的。
“怎么?”容离回头看着小桃,小丫头怎么这么吃惊。
“主子,您…”小桃眼圈都有些红了,主子肯定受了莫大的委屈,才像如今这般转了心性,小桃心仿佛被揪了起来,她从小和主子一起长大,俩人虽是主仆,其实主子待她亲如姐妹。
“主子,您别难过,有小桃陪着您。”小桃拉着容离的衣袖,小脸儿皱成个包子,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容离看着小桃的表情,两人比起来好像小桃比较难过,再一听小桃说的话,一向冷心冷情的她都有些忍俊不禁,难得身边跟着个傻丫头。
伸手捏了捏小桃的脸颊,唇角微勾,“好。”
小桃傻愣愣的看着容离,一时反应不及。
“带路。”容离垂下手,抬了抬下巴,示意小桃带她去昕雪苑。
“是。”小桃擦了擦鼻尖,红着小脸在前面走。
主仆二人速度并不快,容离平日里时间都用来训练,现在难得悠闲,边走边看风景,倒也惬意。
没走一会儿,迎面来了个小厮,看到容离一愣还想往前走,接着又看向她身旁的小桃,这才像确定了什么一般,躬身行礼,“参见王妃,王爷请您去昕雪苑。”
怕是觉得她太慢了吧,心还挺急,容离嗤笑一声,男人果真麻烦。
脚步快了许多,不一会儿到了一处园林,圆形拱门上方一张乌木做的牌匾:昕雪苑。
容离抬脚进得园内,道路两旁绿植茂密,枝叶低垂,翠色欲滴;形状各异的怪石,组成一个个颇为奇特的假山;春意浓,花开正胜,各种胜放的鲜花争奇斗艳;古朴别致的鹅卵石铺就蜿蜒小路,一座座小巧的亭台,将整个园子装点的更加雅致。
顺着蜿蜒的石子路,来到一处空阔之地,中间摆了一张书案,案上摆着笔墨纸砚,宣纸上压着虎型镇纸,两旁一众丫鬟小厮,阵仗倒是不小。
夏侯衔背对书案而立,大约等的有些不耐烦,“怎么还没来,你…”一回身准备再派个小厮,去催容离,自请下堂的话已经说了,现在容不得她反悔。
正巧,容离到了近前,一张口便问,“王爷的休书,可是写好了?”
夏侯衔有些晃神,面前的女子清冷出尘,与之前总是撒娇耍赖,想出各种办法要博得他喜爱的容离大不一样,同样一个人,气质一变,竟会这般不同?
曾经浓妆艳抹似是笑话的她,此时素颜朱唇仿若出水芙蓉,一身湖蓝色衣衫恰到好处的衬出她冷清的气质,摒弃了以前恶俗夸张的头饰,如今几颗珠翠点缀,看的人心中熨帖至极。
以往对他满是依恋的眼眸,此时正看向桌案,片刻后抬起眼帘,微微挑眉,满眼讽刺的看着他,“一字未写,王爷着人这般催我,是想等我来了再动笔吗?倒是不怕我反悔!”容离再次醒来,是因为一声惊呼,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她睁开眼竟然看到了幔帐,她不是被领去换衣服了吗?
一扭头发现夏侯衔躺在她的身旁,此时他也刚刚转醒,目光还没有焦距,待看到身旁的她后,夏侯衔突然清醒了,在一看俩人的状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想不到容离为了嫁他,竟用了这种下三滥的法子,他掀开被子,发现两人都穿着中衣,看来并没有发什么,不过此时就算再怎么解释也没人会相信,夏侯衔恶狠狠的瞪着容离。
他听到门外母后的声音响起,吩咐各位夫人先回御花园等候,丞相夫人留一下。
待众人走远,皇后让人带着谢菡在外殿稍候片刻,自己进屋关上房门,看着床上的两个人,她叹了口气,让二人穿好衣服。
夏侯衔一再否认他什么都没做,他是被算计的,可皇后看起来并不相信,容离站在一旁低头不语,她还记得皇后跟她说的话,若想要嫁给夏侯衔就什么都不要说。
所以,她选择沉默。
当皇后和谢菡领着容离再次出现在御花园时,什么都没说,在坐的每个人都清楚发生了什么,当时小宫女领着容离去换衣服,可是半天不见她们回来,待皇后领着她们找过去时,发现之前领着容离换衣服的小宫女倒在地上。
待将她弄醒后,她跪在地上告罪,说本来领着容小姐来更衣,自己将容小姐领到偏殿让她稍加等候,叮嘱她不要乱走,端王爷吃过晌午饭歇在皇后娘娘殿中,怕到时冲撞了容小姐。
待她拿来衣服后,不知怎么就昏倒了。
众人一听,心里明白了大半,容离见到端王什么样子她们还不知道吗,一时互相打了眼色,今天这事,不一般啊。
皇后连忙派人去找,谢菡的心微沉,自个儿姑娘什么样她还不知道吗,可别真干出什么糊涂事。
该出的事还是出了,待皇后带着容离来到外殿,谢菡心中怒火中烧,扬起手就给了容离一巴掌。
容离倒在地上,捂着脸颊,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可咬紧牙关还是什么都没说。
皇后将她扶起,埋怨谢菡打孩子干什么,又让人取了玉肌膏给容离抹上,她的脸这才没有肿起来。
接着便是皇后在晚宴时,小声告诉了皇上发了什么事,皇上当场赐婚,夏侯衔一脸铁青的领旨谢恩,从此彻底恨上了容离。
容离缓缓睁开眼,皇后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即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又没坏了她和夏侯衔的母子情,反倒是黑锅让原主背,容丞相因为自家女儿做的事,也将立场偏向夏侯衔,虽然他们一家因为此事对容离失望万分,但是圣旨赐婚,丞相府就和夏侯衔绑在了一起,同时希望夏侯衔能看在他的面子上,善待女儿。
从那以后,原主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为了嫁给夏侯衔不择手段,在皇宫内院都敢算计人。
不止大臣的家眷知道此事,夏侯衔恨容离坏了他和慕雪柔的姻缘,不遗余力的抹黑她,原主在寻常百姓家也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