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婿临门
  • 贵婿临门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柳七
  • 更新:2024-05-14 20:51:00
  • 最新章节:第14章
继续看书
四年前,他被家族赶出,一身本领被限制,成为众人眼中的窝囊废赘婿。四年后,他得知家族被灭,限制解除,自此,逆转人生,红颜相伴。

《贵婿临门》精彩片段

“突发情况!今日帝都周家发生重大意外,一夜之间祖宅被烧,产业全部被毁。”
“周氏全家被杀,现任家主的尸体被人从垃圾桶里发现,死相凄惨,旗下依附的各个小家族分崩离析,可以说周家一夜被灭!”
“周家作为帝都十大家族之一,影响力巨大,这次被灭,让整个华夏震动!”
“相关调查已经启动…”
电视机里传来了新闻的报道声,正在拖地的周毅听到声音,身形霎那间如遭雷劈凝固在原地,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么大的家族居然说没就没了,帝都的水还真是浑啊。”老丈人坐在沙发上略带惊讶的道。
随即瞅了一眼愣住的周毅,顿时眉头一皱,抬手狠狠朝着周毅脑袋上打了下嚷嚷道:“愣着干啥呢,拖地都想偷懒,你还有啥用!”
周毅被这一巴掌打的瞬间惊醒,连忙继续拖地,只不过拿着拖把的手在颤抖,眼睛也微微发红。
“爸,你能不能别随便打周毅,他也是有尊严的。”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个绝色女子从屋内走出,红色的紧身长裙将她火辣高挑的身材突显的淋漓尽致,两条白腿颀长无比,踏着细长的高跟鞋,气质非凡。
女子名叫洛凝,周毅的妻子。
“哼,尊严?这东西周毅有吗?”老丈人不屑的笑道:“咱们在家族天天被人冷嘲热讽,都是他连累的,你嫁给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老丈人洛天赋盯着周毅越看越不顺眼。
洛凝美眸也是看向周毅,期待后者能说点什么,不过让她失望的是此时周毅一脸失神,眼睛都红了。
“唉…”重重的叹了口气,洛凝心中对周毅没有了一丝期待,彻底失望。
“走吧,家族大会这周日召开,今天有个老太太主持的小会,咱们要赶快过去。”洛天赋道。
说完瞅了一眼周毅,愤恨的道:“你不准去,就在家里给我拖地洗衣服,没做好,晚饭也别吃了!”
听到家族大会,洛凝柳叶黛眉紧紧皱起,今天已经周四,还有三天就要召开。
所以她根本没有心情去管周毅,直接转身离开。
等人都走完了,周毅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像失了神一样,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不是因为洛天赋的打骂,也不是洛凝的失望!
而是因为刚刚电视报道的新闻,那被覆灭的周家,就是他的家族!
四年前,他被家族赶出来,被老管家也就是洛家老爷子收留,洛老爷子对他很好,还将洛家大小姐洛凝嫁给他,这个消息惊动了整个天阳市。
因为一代女神居然嫁给了一个不知名的废物!
这成了天阳市最大的笑话!
三年前洛老爷子去世,从那以后周毅在洛家的地位便一落千丈,甚至还不如一个下人,受尽冷眼嘲讽。
“家族被灭了…”周毅眼神有些空洞。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迅速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从床底下掏出一个积满灰尘的小木箱。
他依然清晰的记得,四年前他被赶出家族时,母亲对他说的话。
“周毅,这辈子你都别想回到周家,在周家学到的本事也不能用,除非周家灭亡!”
“把这个小箱子带着,不能丢也不要随意打开。”
正因为母亲的绝情,家族的冷漠,周毅才心灰意冷的来到天阳市,自甘堕落成为别人口中的废物。
连续输入三次密码,周毅打开了小箱子,一股霉味扑面而来。
小箱子里的东西很少,两本书一封信。
周毅颤抖的打开信封,几行字映入眼帘。
“毅儿,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想必周家已经不在了。”
“我们周家惹到了恐怖的存在,覆灭是必然的,所以将你逐出家门不是我本意,我是为了保护你啊!”
“在天阳市好好生活,我在那里留了一家公司给你…”
“千万不要想着为我们报仇,敌人是你想象不到的存在,今后做事要低调忍耐,不要步入家族的后尘…”
读完这些,周毅整个人都愣住了,眼神涣散,脸色苍白,情绪剧烈波动。
原来四年前他被逐出家门,是母亲为了保护他!
原来这一切都是家族为了他好!
如今他终于得知真相,可是家族却没了,所有亲人都死了,他成了孤零零的一个…
想到这四年的心酸还有亲人逝去的悲痛,周毅顿时趴在床上大哭起来,不知不觉间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周毅被一阵铃声吵醒,迷迷糊糊的接听了手机。
“喂…”周毅昏迷了大半天,声音很虚弱。
“周大废物!十分钟之内赶到第二人民医院,否则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手机另一端传来了一声暴躁的声音,周毅听到后眉头一皱。
洛武!
他大伯洛天辉的二儿子!
洛老爷子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周毅老丈人洛天赋是二子,长子洛天辉是家族的顶梁柱。
所以洛武在洛家地位极高,欺压周毅算是家常便饭,这三年来周毅天阳市第一废物的名号,就是洛武一手造成的,每次见面对周毅少不了一番嘲讽欺压。
“我…”周毅刚出口,洛武暴躁的声音再次响起:
“别废话,赶快打车来!”
说完,洛武直接挂断了电话。
此时天阳市第二人民医院。
挂掉手机的洛武不复刚刚的嚣张,而是满脸冷汗,在走廊上来回踱步,似乎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
“儿子,不用担心。”旁边一个妇人道:“只要那废物一来,咱们就没事了。”
妇人一身珠宝气,脸上画着浓妆,她是洛武的母亲朱玲,也就是周毅的大伯母。
“好…好…”洛武长呼一口气,想到周毅窝囊的性子,心里安稳不少。
半个小时前他和母亲为了准时参加家族的小会,开车太快不小心将一个老人家撞到在地,想直接逃离现场却被路人抓个现行,迫不得已才将老人送到医院。
本想花点钱了事,谁知道老人背景很大,他们洛家根本得罪不起,这可把洛武吓坏了。
他还有大好年华,可不想蹲监狱啊!
于是想到了让周毅来帮他顶罪!
“谁是司机?”这时,两个交警走了过来。
洛武脸色一变,吓得说不出话来。
母亲朱玲笑眯眯的开口道:“两位小兄弟,我儿子是车主,但不是司机,司机马上就来。”
交警皱了皱眉头道:“我刚刚就说了老人身份特殊,马上我们局长副局长都会赶来,如果司机还没到,我们到时只能先控制你这位车主了!”
“什么…!”洛武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要不然有洛母扶着,恐怕会直接瘫倒在地上。
不过绕是如此也是双腿发颤,冷汗直流。
被吓的不轻。也就是这个时候,周毅赶到了医院,远远看着洛武,一脸的疑惑。
“废物,你终于来了!”
看到周毅,洛武脸色大喜,一把拉住前者,看着交警道:“两位大哥,车主是我,但是今天我把车借给了他,他是我姐夫,一切的责任都是他,和我无关!”
说完,洛武又义正言辞的盯着周毅道:“姐夫,你太不小心了,我好心借车给你,你却不识好歹,闯红灯,还撞到了老人家,等着坐牢吧!”
周毅一脸懵,下意识的道:“我不是…”
“你说什么!”洛武一声怒吼,直接攥着周毅的领子大声道:“你小子想狡辩吗,你这废物还嫌我们家丢人不够吗!吃我们家的,穿我们家的,一点用处都没有!”
说着,洛武声音突然放低,恶狠狠的道:“废物,赶快承认是你撞的,二叔家以后会好过点,要不然等着二叔一家被逐出家族!”
洛母也是走了过来阴恻恻的道:“马上家族大会就要召开,只要我们家略施手段,洛凝侄女辛辛苦苦打理的公司恐怕保不住啊…”
听到这话,周毅瞬间明白了。
原来洛武是想让他顶罪啊!
刚想直接拒绝,周毅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洛凝的倩影,在洛家三代中最优秀的人就是洛凝,但是因为嫁给了他,导致家族对洛凝的资源大大减少。
而且经常因为他受到冷嘲热讽。
想到那个坚强优秀的女孩如果再因为他而受到连累,周毅重重的叹了口气想着:“反正我现在也是孤家寡人,没有什么牵挂,生死都无所谓…”
随即重重的点了点头,看向交警道:“人是我撞的,和洛武无关。”
“哈哈哈哈,这才乖嘛。”洛武见状脸色大喜,刚欲出言,医院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躁动声,很快便见到一老者带着一群气势汹汹的黑衣男子快速跑了过来。
这让周围的人脸色大变,连忙躲的远远的!
与此同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一群医生走了出来。
“我大哥他怎么样了!”为首的老者语气急躁的道。
白大褂医生见到老者脸色大变,试探性的问道:“你是宁二爷…?”
宁天霸冷声回道:“正是!”
这话让白大褂医生后背发凉,这是宁二爷,那里面的岂不是就是那位宁老爷子,当代宁家家主的父亲!
宁家,天阳市四大家族之一!
绝对的庞然大物!
想到这里,白大褂医生连忙回道:“宁老爷子外伤很轻,就是…”
“就是什么?”宁二爷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白大褂医生犹豫了一下道:“就是因为惊吓,导致老爷子身上隐疾复发,情况很危险。”
“什么!”宁二爷脸色大变,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大哥身上的隐疾,一旦犯病谁都治不了。
想到这里宁二爷凌厉的目光陡然看向洛武等人,冷喝一声:“谁撞的?”
洛武脸色发白,全身止不住的颤抖,在宁家面前,他洛家连根毛都算不上!
“他,是他撞的!”洛武一把将周毅推了出去。
“我杀了你!”宁二爷双眼通红,双手就对着周毅脖子上掐去,看样子真是恨不得要杀了周毅。
“宁二爷请息怒,会有法律武器惩罚这人的!”一旁的交警出声道。
白大褂医生也是道:“宁二爷,虽然老爷子情况危急,但请你放心好了,我们副院长已经接到消息赶来,他是我们医院最顶尖的医生,想必一定能治好老爷子。”
宁二爷狠狠的瞅了一眼周毅,在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如果他大哥真的有什么好歹,周毅必然会去陪葬!
很快一个身着白衣一头花白短发的老者带着一群医生快步走来。
“孙院长你来了,病人的情况很危险,我有点束手无策,还需要你来出手。”白大褂医生连忙叫道。
“孙院长,还请救救我大哥。”宁二爷真诚的道。
孙庆国点了点头走进了病房。
病床上躺着一位身穿病服的老者,可以看得出在老者左手腕有处擦伤,这算是老者仅有的外伤。
但老者却昏迷不醒,而且在他脸庞上一会有冷汗冒出,一会又变的通红无比热气腾腾,极为奇怪。
宁二爷见到这一幕脸色大变,暗叫完蛋。
因为这病算是他大哥的老问题,每次发病都差不多要去阎王殿走一遭,为了治病,宁家跑遍大江南北,找寻各路神医也依旧没有办法。
看到这次大哥又犯病,而且比以往更加严重,宁二爷眼中透露出一抹绝望。
孙庆国看着宁老爷子的病情也是皱了皱眉头。
一旁白大褂医生道:“病人明明外伤很轻,但却一直醒不来,检查身体也检查不出任何问题。”
孙庆国点了点头道:“宁老爷子的病的确很奇怪,用西医的方法恐怕没用,我倒是有治疗思路。”
宁二爷听到这话眼中一亮,连忙道:“孙院长你这意思是有方法救治我大哥的病?”
“实不相瞒,之前我们宁家也找了许多老中医,他们皆是束手无策!”
孙庆国还没有说话,一旁白大褂医生就笑道:“我们孙院长从小学习中医,到现在已经四十多年了,在天阳中医圈子里,孙院长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孙庆国也是自傲道:“宁二爷放心,老爷子的病虽然很棘手,但我还是有把握能治好的。”
“小李,把我的针袋拿过来!”
这话让宁二爷脸色大喜连忙道:“多谢孙院长,只要你治好我大哥,从此你就是我们宁家的贵客!”
“天致在外地没有回来,等他回来必然登门道谢!”
宁天致,宁家的家主,天阳市响当当的大人物!
孙庆国一边拿出银针一边挑了挑眉,以宁家在天阳市的能量,能和宁家扯上关系,对他来说有着莫大的好处。
想到这里,他手上的银针快速落在了宁老爷子身上,很快五枚银针落下,孙庆国手上还有五枚。
这时,病床上宁老爷子脸色恢复大半,见到这一幕,孙庆国笑了笑,一旁宁二爷也是脸色大喜。
“哈哈,果然不愧是孙院长,果然一出手就病除!”
“恐怕这对孙院长也算不得什么,人家四十多年的行医生涯什么样的病没见过,你们这是大惊小怪!”
“当代神医!”
一旁的众多医生也是赞不绝口,孙庆国很享受这种赞美声,然后就准备落下第六针。
“不能继续落针了,否则病人活不过今晚!”
就在众人的夸奖声中,一道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让气氛陡然安静了下来。
……周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病房里面,他看着病床上的老人继续道:
“按照你的针法前六针都没有问题,但落下第七针,病人脸庞开始发红,第八针全身发烫,体内温度升高。”
“第九针高温会烧坏病人的五脏六腑,让病人口吐黑血,第十针落下,神仙也救不活!”
这话让病房内的众人都是一惊!
皆下意识的转身看去!
孙庆国也是停手打量了一眼周毅,见后者如此年轻,顿时火冒三丈冷喝道:“哪来的毛头小子,老夫治病还需要你来指点?简直狂妄!”
白大褂医生冷声道:“你是医生吗,你懂医术吗?”
“他就是一个废物,懂个屁的医术!”洛武的声音突然响起,他一脸阴险的指着周毅:“你们可别被他骗了,这废物啥都不会,宁老爷子就是他撞的!”
洛母也是急切的道:“这家伙撞了人还想逃逸,幸好被我给抓了回来,你们千万别信他啊!”
“什么!他就是肇事者?”
“难道是看撞的轻了,想来补刀吗?真是恶毒啊!”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人,狂妄自大,心地歹毒!老爷子和你有什么仇,你居然想置他于死地!”
宁二爷见到周毅出言不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怒吼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来人,把他给我拖出去!”
周毅皱了皱眉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老爷子…”
不过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外面的黑衣保镖强行带走!
洛武见状嘿嘿直笑,暗想只要宁家将仇恨全部集中在周毅身上,这样可以减少对他的怀疑,甚至他最想见到的就是宁家直接杀了周毅。
死无对证!
宁二爷冷哼一声补充道:“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我们宁家的厉害!”
说完脸上立刻浮现一抹恭敬,看着孙庆国笑道:“孙院长请继续。”
孙庆国严肃的道:“宁先生要是不相信老夫,我也可以停手。”
宁二爷连忙道:“孙院长言重了,请你放心,那畜牲以后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我会让他长长记性!”
孙庆国点了点头道:“依法处理。”
说完便落下第六针,这时病床上的宁老爷子突然皱了皱眉头,手指动了动。
“要醒了,要醒了!”一旁的医生大叫道。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孙院长,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贵人啊!”宁二爷也是大笑道。
见到大哥好转宁二爷极为兴奋,同时心里对周毅更加的恨之入骨,不但撞倒老爷子,而且还阻拦治疗!
光凭这点,以宁家的能量足够让周毅享受一辈子的牢狱之灾!
孙庆国也是笑了笑满脸自信,然后落下第七针。
就在这时!
毫无征兆!
脸色恢复正常的宁老爷子脸庞突然开始发红,极为不正常,见状孙庆国皱了皱眉头,但他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没有犹豫直接连下两针!
噗!
就在第九针落下的时候!
宁老爷子张嘴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同时全身开始发烫,甚至让病房内的温度都有所升高,像个大暖炉一样!
“大哥!”见到这一幕,宁二爷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孙院长,我大哥怎么了!”
孙庆国拿着最后一根银针在微微颤抖,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宁二爷见状脸色大怒,一下子扒开孙庆国,手刚碰到宁老爷子身体便急忙缩了回来。
“好烫!”
宁二爷脸色铁青,这么高的温度宁老爷子的内脏恐怕很快就会烧坏。
“孙院长,到底怎么了!”宁二爷攥着孙庆国的衣领狠狠的道,眼中满是怒意。
孙庆国也是被吓蒙了,他行医几十年也没碰到这种奇怪的症状,关键是如果宁老爷子出了什么状况,那他恐怕也活不了啊。
这让他满脸冷汗,极为恐惧,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快…快把刚刚那位小兄弟请回来,这症状和他说的一模一样…”
宁二爷也是回想起刚刚周毅说的话,顿时狠狠瞪了一眼孙庆国:“要是我大哥出了什么事,这医院就别开了,我唯你是问!庸医!”
说完连忙跑了出去。
这边周毅被宁家保镖带到了医院的厕所。
一群黑衣男子将他紧紧包围了起来,脸上凶神恶煞,一看就不好招惹。
“熊哥,二爷的意思是让我们先教训他一下。”一个黑衣人对着保镖头子黑熊道。
黑熊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人高马大气势凌人,瞅了一眼周毅,大手一伸直接将其提了起来。
“小子,听说你不仅撞到了我家老爷,还出言不逊阻拦治疗?”黑熊冷冷一笑,眼中凶光毕露。
周毅脸色淡漠的道:“我说的话是真的,你家老爷如果继续治疗下去,绝对活不过今晚。”
家族被灭的消息让他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对于外物也不怎么关心,不过他在病房说的话自然是真的。
周家作为传承上千年的家族,靠的只有两手,医术和武术,凭借这两手功夫,周家千年不倒!
而周毅更是周家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天才!
医术和武术双修!
在四年前被赶出家族时,周毅发了毒誓,不动用在周家学到的任何东西,除非家族灭亡!
所以这四年来周毅没有用过自身的本事,但现在这个毒誓破了,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噗嗤!”
听到周毅的话,黑熊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周围的黑衣保镖也是笑声连连,似乎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你是不是还要说老爷的病只有你能治?”黑熊冷笑道。
“自然。”周毅说完这句话,脸上闪过一抹自信,作为周家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天才,他有资格说这话!
“哈哈,还只有你能治?真是大言不惭。”黑熊冷哼一声,威严的声音响起:“知道骗我的下场吗!”
在天阳市道上他黑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光凭一个名字,就能让很多人颤颤发抖,别说骗他,就是在他面前说话,都要胆战心惊。
“你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吗?”周毅冷静的道:“不出意外,你家老爷现在已经情况危急,而你家二爷很快就要来亲自请我!”
如果那位院长继续施针,他判断的症状定然会出现,以那位院长的能力肯定无从下手,只能来请他。
这话让黑熊脸色黑了下去,怒骂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还二爷请你,要是二爷真的来请你,我TM把这厕所用嘴给你舔干净!”
周毅撇了一眼黑熊,淡淡的道:“那可要辛苦你了。”
“草,给你脸了!”
黑熊脸色一黑,大手就对着周毅扇去!
洛凝见状眼中满是绝望,想去阻拦但醉意上头,浑身根本没有一点力气。

袁腾飞顿时哈哈大笑,暗想周毅果然和传闻中一样,是个窝囊废。

“跪下,舔干净!”

袁腾飞伸出一脚,对着周毅大笑道:“听说你连老婆的手都没碰过?你放心今天晚上我就帮你开发一下。”

“跪下,跪下!”周围的食客也在起哄,无数道充满戏弄的目光看向周毅。

“今天真是开了眼,普天之下居然真的有这么废物的男人,将老婆亲手送出去,还跪舔人家,哈哈哈!”

“跪下!跪下!”

“嘭!”

就在众人的起哄中,一道酒瓶破碎声响了起来,让风月酒楼的一楼霎那间安静了下来。

气氛变得落针可闻。

众人连忙看去,顿时皆张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只见周毅走到袁腾飞面前,没有想象中跪下,而是拿起旁边桌子上的酒瓶,对着袁腾飞当头砸下!

醉醺醺的洛凝也模糊的看到了这一幕,顿时俏脸呆住了,下意识的以为这是她喝醉酒的幻觉。

什么时候周毅胆子这么大了?这几年以来别说是她,就算周毅自己被欺负了也从来没有还过手。

“你…你敢打我…?”袁腾飞被砸懵了,他根本没有想过,自己已经亮出身份,周毅居然还敢动手。

“嘭!”

周毅又是一酒瓶落下,在他手边的桌子上刚好放着几个空瓶子。

“本来想看你爹的份上,饶你一马。”周毅声音冰冷的道:“但没有想到你自己却找死!”

“现在给我跪下像向凝赔礼道歉,然后自断两条腿,要不然后果自负!”

这让洛凝一怔,这还是周毅吗?

“啊啊,我要杀了你!”

袁腾飞根本没在意周毅说的什么,他只是感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废物拿酒瓶爆头,这很屈辱!

咔擦!

“不听话?”一声脆响,周毅横出一脚扫在了袁腾飞右腿上,这让后者直接单膝跪下。

“啊,混蛋!”

“劳资可是吉立公司的人,我爸马上就来!”袁腾飞发出凄惨的嚎叫,将后台搬了出来。

刚刚他在包厢里已经打电话让他父亲带人过来,想必马上就到!

不过这并没有吓到周毅,再出一脚,袁腾飞在惨叫声中双腿重重的跪在了周毅的面前。

哗!

全场惊呼声响起!

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局面!

酒楼老板也是被吓的不轻,袁公子要是在酒楼出了什么好歹,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保安…保安赶快把他给我抓起来!”酒楼老板疯狂大叫道。

周毅冷哼一声道:“你们再敢往前一步,姓袁的废的可就不是腿了。”

简单一句话,顿时将保安吓住了。

酒楼的氛围,压抑到极点!

“小子,别以为有点身手就可以肆无忌惮,知道你得罪的是谁吗?”跪在地上的袁腾飞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眼神恨不得吃了周毅:“吉立公司是不会放过你的,整个洛家都会遭到牵连!”

这话让周毅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刚欲出言洛凝的声音突然响起:“周毅,你太鲁莽了,不能得罪吉立公司,要不然我们洛家就完了!”

不管眼前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幻觉,但洛凝必须阻止周毅,吉立公司她们洛家可得罪不起。

“洛家不会有事。”周毅坚定的回道。

“你能不能不要逞能啊!”周毅这话让洛凝非常恼怒:“你哪来的自信?你想摆脱废物的称号不是靠逞能来的,你这样只能让我越发的厌烦你!”

洛凝说完这句话酒意突然上涌,迷迷糊糊的闭上双眸,最后的目光看向周毅,心中满是失望。

周毅叹了口气,他的废物形象已经在洛凝心中形成,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改变。

“死废物,现在知道得罪我的后果了吧!”

这时跪在地上的袁腾飞盯着酒店门口似乎看到了什么,眼中猛的一亮,然后恶狠狠的道:

“可惜晚了,今天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话落,酒楼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躁动。

然后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近十名黑衣大汉簇拥着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浓眉大眼,不怒自威,长相和袁腾飞有些相似,他名袁罡,袁腾飞的父亲,同时也是吉立公司投资部总经理,在天阳市算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

“爸,你终于来了,快给我弄死他!”袁腾飞见到袁罡,顿时十分激动,救兵终于来了!

而周毅的死期也到了!

“谁干的!”袁罡刚走进来便看到跪下的袁腾飞,顿时脸色铁青,怒意上涌。

此时周毅背对着他,所以第一时间袁罡并没有看到周毅的模样!

“完了,这废物完蛋了,袁罡居然亲自来了!”

“谁不知道袁罡护短啊,恐怕不只是这废物完蛋,连洛家也跟着遭殃,没点实力就想逞能,作死啊!”

无数道幸灾乐祸的眼神看向了周毅,他们已经想好周毅是怎么死的。

“爸,赶快给我杀了他,这瘪三居然要打断我的腿,还不把吉立公司放在眼里!”

袁腾飞见到父亲来了,顿时胆量大增,他自然知道父亲有多疼爱他,也知道其手段的厉害。

这般想着他想直接爬起来。

不过周毅却眼神一冷,一脚将他踹了回去!

然后冷冷的道:“我说了今天必须打断你的双腿,谁都救不了你!”

这一幕让众人震撼,居然敢当着袁罡的面打他的儿子,这不是找死吗?!

不过袁罡听到周毅的声音,却面色一愣。

与此同时,周毅缓缓转身,直视袁罡道:

“我要打断你儿子双腿,你有意见吗?”

静!

周毅这话一出,全场寂静!

每个人看着周毅的目光都充满了震撼,暗想这是破罐子破摔吗?要不然打了袁罡的儿子还放狠话。

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这小子,活不长…”有人感叹道。

作为吉立公司的高层岂是好惹的,就是一流家族都不敢随便得罪,而周毅不过是个三流家族的上门女婿。

这样做就是送死!

然而就当人们以为袁罡要给周毅点颜色瞧瞧时,让他们大跌眼镜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袁罡对着周毅重重的弯腰,然后道:“董事…周先生,我当然没意见…”

“甚至我可以为你效劳!”

……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