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一纸离婚书
继续看书
开局一纸离婚协议,苏辞大喜。
做个有钱有颜的单身富婆不香吗?
离!谁不离谁是孙子!
谁知一个冷静期后,渣男反悔了?!
苏辞不干。
“霍先生,他们说的都对,我就是个爱慕虚荣、蛇蝎心肠、还恩将仇报的毒妇,咱还是把字签了吧~”
霍南琛:“我不瞎。”
“呦,治好了?那你的真爱白月光呢?”
“没有别人,都是你。”

《开局一纸离婚书》精彩片段

“苏小姐,这是离婚协议,请签字吧。”
苏辞看着手边的文件,眸中一片水痕。
“王律师,我能不签吗?”
“抱歉,霍总交代了,今天必须把手续办完。”
落款处已经有了一个手写的名字,霍南琛,线条冷硬冰冷,如同那个人一样。
眼泪滑落,瞬间就将那两个字晕成一团墨痕。
这份协议已经不能用了。
苏辞歉意又期待地抬起头,却见王律师从公文包里掏出了另一份。
“霍总一早就猜到您不会配合,所以提前准备了十份。”
他劝道,“苏小姐,您这又是何必呢?夏小姐马上就要回国了,您再拖下去,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夏之乔,那才是被霍南琛捧在掌心的女人。
而她不过是因为有着旺夫的八字,才在霍南琛车祸时被霍家娶回来冲喜。
如今霍南琛醒了,自然不再需要她了。
苏辞咬着唇,提笔的手不受控地颤抖。
她抚上小腹,做最后的挣扎。
“如果,我有了孩子呢?”
王律师脸色一变,耳机里的呼吸声也重了下来。
“您稍等。”
王律师匆匆出了门,苏辞趴在桌子上抽泣,发丝刚好挡住她的侧脸。
十分钟后,王律师去而复返。
“霍总说,把孩子打掉,赔偿金翻倍。”
苏辞猛地抬起头。
他竟然要用钱,来换自己的亲生骨肉去死?!
“我不相信!我要听他亲口说!”
“抱歉,霍总说了,他不想再和您有任何交集。”
王律师收了合同,“等协议重新拟好后我再联系您。”
苏辞眼前阵阵发黑,撑着桌子缓了片刻,才觉得压在胸口的那股气散了一些。
会议室只剩下她自己。
苏辞坐了半个小时,然后缓缓抬起手,将耳畔散开的发丝重新梳理了一番。
要不是外面还有认识她的律师,她甚至想吹个口哨补个妆。
双倍赔偿?
哈!
早知道离婚这么值钱,她早就退位了!何必耗上三年这么久!
像霍南琛这种型号的人渣全世界都找不出几个来,她是得有多瞎才会爱上?
至于孩子?
苏辞微微一笑。
他们是有过一晚。
一月前夏之乔订婚的消息传回国内,霍南琛把自己喝得像个傻叉,她刚一进屋就被他按在床上。
还以为这笔买卖要亏,没想到关键时刻夏之乔又来了一条微信,霍南琛立刻抛下她去了露台。
事后霍南琛恼羞成怒,大骂她不知廉耻勾引自己,却忘了他们根本没进行到那一步。
想到这儿,苏辞面上露出一抹嫌恶。
狗东西!
要不是还要维持她的痴情人设不能塌,她早就跳起来跟丫对骂了!
不管怎么说,这婚总算是离了。
想到那协议上的赔偿数字,苏辞通体舒畅,推开门时却一脸心碎落寞。
愁啊,她太愁了。
那么多钱,她可怎么花得完啊!
她走的匆忙,丝毫没注意到离开时,会议室的玻璃幕墙后多了一道人影。
霍南琛眼神冷得像是要吃人。
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切,他全都看见了。
贪得无厌,惺惺作态。
爷爷真是老糊涂了,居然是说她秉性纯善,是他捡到宝了?
呵!
“霍总,那这赔偿金还加吗?”王律师问。
“加!”
霍南琛冷冷吐出一个字。
只要能摆脱这个恶心的女人,别说翻倍,就是三倍他都愿意!
离开律所,苏辞直接去了公司。
路上点了五十杯奶茶。
“苏苏,你今天捡钱啦?”
同事夸张地捂着嘴,“平时吃个麻辣烫都要和我A,今天怎么这么大方?”
苏辞一笑百媚。
“有冤大头买单,别客气!”
“苏苏姐,你回来啦,经理正找你呢!好像是来个大客户,指名要你接!”
苏辞在一家婚纱设计公司上班,规模不大,在业界也没什么水花。
不过那是在她来之前。
她来之后,凭借新奇大胆而又唯美浪漫的设计迅速帮公司打开了知名度,如今在江城也算是小有名气。
苏辞不疑有他。
“经理,您找我?”
“苏辞啊,快快进来!”
经理忙给她倒了杯茶。
“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夏之乔夏小姐,你的新主顾!”
苏辞以为自己幻听了。
夏啥啥?!
这屋子里没有第三个人,夏之乔的声音是从平板里传过来。
“苏苏,好久不见。”
隔着时差,夏之乔已经换上睡袍,慵懒地倚在红丝绒沙发枕上。
“突然就这么联系你,还怪不好意思的。
听说你现在是设计师了?那我的礼服就拜托你啦。”
苏辞第一反应就是:“你要跟谁结婚?”
“当然是南琛了。”
夏之乔眼波微嗔。
“苏苏,我和南琛之间的事你是最清楚的,也只有你,才能设计出适合我们的婚服。
婚礼就在下个月,时间是急了些,不过你放心,价格上我不会亏待你的。”
苏辞从来不和钱过不去。
只要能赚钱,别说是画几张图了,就是让她一针一针去手工缝制都不在话下。
但她的服务对象并不包括夏之乔。
她高中就认识夏之乔,彼时她还是锦衣玉食的富家千金,一时脑袋发热,救了被霸凌的她。
没想到这人柔弱的外表下居然隐藏了一颗绿茶心,和她表哥谈恋爱的同时还勾搭了她的青梅竹马,害得表哥割腕自杀,险些让舅舅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种人,让苏辞给她设计婚纱?
设计寿衣还差不多!
“对不起,我今年的时间都排满了,你要不等到明年再结?”
“这恐怕有些困难。”
“为什么?”苏辞问得真挚,“你是活不到明年了吗?”
“苏辞!怎么说话呢!”
经理连忙道歉,一叠声儿地表示这单他们接定了,“保证让夏小姐满意!”
夏之乔单方面结束了视频通话。
苏辞沉了脸。
“经理,这单我不接。”
“哎呦祖宗,你别闹了行吗,你知道夏小姐给多少钱吗!”
经理伸出两只手,“十倍!市场价的十倍啊!这样,你先把别的case交给其他人,就只专心做这一单!”
“我说了,我不接!”
苏辞推门就走。
“苏辞!你别得寸进尺!”
经理追出来,高亢的声音瞬间吸引了围观同事。
“你是不是以为我们真心除了你就没别人了?!
你别忘了,老子才是这里的总经理!你不想接就给我滚蛋!”
他笃定苏辞不敢辞职。
全公司都知道,苏辞有个瘫痪在床的爸。
她不把人留在家里给口饭喂着,偏偏把他送到全江城最好的疗养院。
那地方,一个月光护工费就要五位数!
“怎么样,你接还是不接?”
啪——!
苏辞将工卡摔在地上。
经理吓了一跳,“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不出来?辞职!”
苏辞走得头也不回。
她早就不想在这儿干了,全公司属她的活最多,可薪水却和普通设计师没有区别。
因为缺钱,再加上她对这份职业的热爱,她全都忍了下来。
其实她一直想要建立自己的婚纱设计室,之前是没有启动资金,但是现在,她最不缺的就是钱。
“你等着!不出半年,真心的生意全都会是我的!”
“苏小姐,这是离婚协议,请签字吧。”
苏辞看着手边的文件,眸中一片水痕。
“王律师,我能不签吗?”
“抱歉,霍总交代了,今天必须把手续办完。”
落款处已经有了一个手写的名字,霍南琛,线条冷硬冰冷,如同那个人一样。
眼泪滑落,瞬间就将那两个字晕成一团墨痕。
这份协议已经不能用了。
苏辞歉意又期待地抬起头,却见王律师从公文包里掏出了另一份。
“霍总一早就猜到您不会配合,所以提前准备了十份。”
他劝道,“苏小姐,您这又是何必呢?夏小姐马上就要回国了,您再拖下去,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夏之乔,那才是被霍南琛捧在掌心的女人。
而她不过是因为有着旺夫的八字,才在霍南琛车祸时被霍家娶回来冲喜。
如今霍南琛醒了,自然不再需要她了。
苏辞咬着唇,提笔的手不受控地颤抖。
她抚上小腹,做最后的挣扎。
“如果,我有了孩子呢?”
王律师脸色一变,耳机里的呼吸声也重了下来。
“您稍等。”
王律师匆匆出了门,苏辞趴在桌子上抽泣,发丝刚好挡住她的侧脸。
十分钟后,王律师去而复返。
“霍总说,把孩子打掉,赔偿金翻倍。”
苏辞猛地抬起头。
他竟然要用钱,来换自己的亲生骨肉去死?!
“我不相信!我要听他亲口说!”
“抱歉,霍总说了,他不想再和您有任何交集。”
王律师收了合同,“等协议重新拟好后我再联系您。”
苏辞眼前阵阵发黑,撑着桌子缓了片刻,才觉得压在胸口的那股气散了一些。
会议室只剩下她自己。
苏辞坐了半个小时,然后缓缓抬起手,将耳畔散开的发丝重新梳理了一番。
要不是外面还有认识她的律师,她甚至想吹个口哨补个妆。
双倍赔偿?
哈!
早知道离婚这么值钱,她早就退位了!何必耗上三年这么久!
像霍南琛这种型号的人渣全世界都找不出几个来,她是得有多瞎才会爱上?
至于孩子?
苏辞微微一笑。
他们是有过一晚。
一月前夏之乔订婚的消息传回国内,霍南琛把自己喝得像个傻叉,她刚一进屋就被他按在床上。
还以为这笔买卖要亏,没想到关键时刻夏之乔又来了一条微信,霍南琛立刻抛下她去了露台。
事后霍南琛恼羞成怒,大骂她不知廉耻勾引自己,却忘了他们根本没进行到那一步。
想到这儿,苏辞面上露出一抹嫌恶。
狗东西!
要不是还要维持她的痴情人设不能塌,她早就跳起来跟丫对骂了!
不管怎么说,这婚总算是离了。
想到那协议上的赔偿数字,苏辞通体舒畅,推开门时却一脸心碎落寞。
愁啊,她太愁了。
那么多钱,她可怎么花得完啊!
她走的匆忙,丝毫没注意到离开时,会议室的玻璃幕墙后多了一道人影。
霍南琛眼神冷得像是要吃人。
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切,他全都看见了。
贪得无厌,惺惺作态。
爷爷真是老糊涂了,居然是说她秉性纯善,是他捡到宝了?
呵!
“霍总,那这赔偿金还加吗?”王律师问。
“加!”
霍南琛冷冷吐出一个字。
只要能摆脱这个恶心的女人,别说翻倍,就是三倍他都愿意!
苏辞说干就干。
下午看了店铺,定了装潢,又联系了几家合作过的布料厂,都表示愿意给她供货。
盘算了一下赔偿款,苏辞又去了趟疗养院,把爸爸的病房升级成最高档的。
护士连连夸她孝顺。
“苏小姐,我要给苏先生擦身了。”
“让我来吧。”
苏辞接过毛巾,仔细试了水温。
躺了三年,爸爸的肌肉已经有些萎缩,完全没有了从前的魁梧健硕。
苏辞抬起他消瘦的手臂,鼻尖一阵发酸。
“爸,我又来看你啦,你最近有没有乖乖吃饭呀?”
三年前,苏家公司破产,欠下近亿元债务。
妈妈接受不了事实,选择带着爸爸和他们姐弟俩一起烧炭。
妈妈死了,爸爸重伤昏迷,只有她侥幸从那场悲剧中活了下来。
至于弟弟......
“爸,你说小可到底去了哪儿呢?”
现场的灰烬中没有检测出他的DNA,可这三年,他却也再没有露过面。
苏辞没有结论,只能委托私家侦探帮忙去找。
她相信小可一定还活在世上。
哪怕花再多的钱,她也一定要找到他!
“爸,我现在离开了霍家,也准备自己开店了。
你一定要保佑我开业顺利,赚多多的钱,才能早点找到小可!”
擦完了身子,苏辞正准备推爸爸去晒会儿太阳,却接到霍南琛的电话。
“苏辞!你好得很!”
男人一开口就恨不得吞了她。
苏辞一脸莫名地切换到“深情”模式。
“南琛,你是不是想好不和我离婚了?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是有孩子的!”
“你闭嘴!”
霍南琛深吸一口气,“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回老宅!马上!”
听筒传来忙音,苏辞就这么被挂了电话。
她张了张口。
狗男人这是被刺激疯了?
不就是一件婚纱,至于么?!
苏辞唾了一口,前方还是乖乖掉了头。
毕竟现在赔偿款还没到位,她还得再陪他演演。
到了老宅,苏辞一进门就察觉气氛不对。
压抑。
逼仄。
窒息。
这是霍老爷子亲临时才有会的气场。
她不是个合格的媳妇,却是孝顺的孙媳妇。
当年要不是霍老爷子出手,爸爸也不可能捡回半条命。
“爷爷,您怎么来了?”
苏辞甜笑着走过去。
才刚走到一半儿,横空蹿出来两个保姆,一左一右地架住了她的胳膊。
“乖乖孙媳!待着别动!”
霍老爷子从沙发上站起身,拄着龙头杖飞奔而来。
“你如今有了身孕,可千万不能走这么快!”
身孕?
她错愕地看向男人:你说的?
霍南琛横眉冷对:我有病?
两人都是骑虎难下。
全霍家只有老爷子一个人沉浸在喜悦之中。
“苏苏啊,这两个都是爷爷特意给你找的孕期保姆,以后你就住在老宅,让她们照顾你!”
苏辞:???
住在老宅,她还怎么拿赔偿款?
她猛朝霍南琛眨眼睛。
——说啊!快说你和夏之乔就要结婚了啊!
说不定爷爷善心一发,还能再补她一笔钱呢!
霍老爷子顺着她“含情脉脉”的视线看过去,立刻懂了。
“你放心,你住在这里,南琛自然也得过来陪着你!”
瞧瞧这俩孩子,结婚三年还这么腻歪。
就一个字:恩爱!离开律所,苏辞直接去了公司。
路上点了五十杯奶茶。
“苏苏,你今天捡钱啦?”
同事夸张地捂着嘴,“平时吃个麻辣烫都要和我A,今天怎么这么大方?”
苏辞一笑百媚。
“有冤大头买单,别客气!”
“苏苏姐,你回来啦,经理正找你呢!好像是来个大客户,指名要你接!”
苏辞在一家婚纱设计公司上班,规模不大,在业界也没什么水花。
不过那是在她来之前。
她来之后,凭借新奇大胆而又唯美浪漫的设计迅速帮公司打开了知名度,如今在江城也算是小有名气。
苏辞不疑有他。
“经理,您找我?”
“苏辞啊,快快进来!”
经理忙给她倒了杯茶。
“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夏之乔夏小姐,你的新主顾!”
苏辞以为自己幻听了。
夏啥啥?!
这屋子里没有第三个人,夏之乔的声音是从平板里传过来。
“苏苏,好久不见。”
隔着时差,夏之乔已经换上睡袍,慵懒地倚在红丝绒沙发枕上。
“突然就这么联系你,还怪不好意思的。
听说你现在是设计师了?那我的礼服就拜托你啦。”
苏辞第一反应就是:“你要跟谁结婚?”
“当然是南琛了。”
夏之乔眼波微嗔。
“苏苏,我和南琛之间的事你是最清楚的,也只有你,才能设计出适合我们的婚服。
婚礼就在下个月,时间是急了些,不过你放心,价格上我不会亏待你的。”
苏辞从来不和钱过不去。
只要能赚钱,别说是画几张图了,就是让她一针一针去手工缝制都不在话下。
但她的服务对象并不包括夏之乔。
她高中就认识夏之乔,彼时她还是锦衣玉食的富家千金,一时脑袋发热,救了被霸凌的她。
没想到这人柔弱的外表下居然隐藏了一颗绿茶心,和她表哥谈恋爱的同时还勾搭了她的青梅竹马,害得表哥割腕自杀,险些让舅舅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种人,让苏辞给她设计婚纱?
设计寿衣还差不多!
“对不起,我今年的时间都排满了,你要不等到明年再结?”
“这恐怕有些困难。”
“为什么?”苏辞问得真挚,“你是活不到明年了吗?”
“苏辞!怎么说话呢!”
经理连忙道歉,一叠声儿地表示这单他们接定了,“保证让夏小姐满意!”
夏之乔单方面结束了视频通话。
苏辞沉了脸。
“经理,这单我不接。”
“哎呦祖宗,你别闹了行吗,你知道夏小姐给多少钱吗!”
经理伸出两只手,“十倍!市场价的十倍啊!这样,你先把别的case交给其他人,就只专心做这一单!”
“我说了,我不接!”
苏辞推门就走。
“苏辞!你别得寸进尺!”
经理追出来,高亢的声音瞬间吸引了围观同事。
“你是不是以为我们真心除了你就没别人了?!
你别忘了,老子才是这里的总经理!你不想接就给我滚蛋!”
他笃定苏辞不敢辞职。
全公司都知道,苏辞有个瘫痪在床的爸。
她不把人留在家里给口饭喂着,偏偏把他送到全江城最好的疗养院。
那地方,一个月光护工费就要五位数!
“怎么样,你接还是不接?”
啪——!
苏辞将工卡摔在地上。
经理吓了一跳,“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不出来?辞职!”
苏辞走得头也不回。
她早就不想在这儿干了,全公司属她的活最多,可薪水却和普通设计师没有区别。
因为缺钱,再加上她对这份职业的热爱,她全都忍了下来。
其实她一直想要建立自己的婚纱设计室,之前是没有启动资金,但是现在,她最不缺的就是钱。
“你等着!不出半年,真心的生意全都会是我的!”
苏辞说干就干。
下午看了店铺,定了装潢,又联系了几家合作过的布料厂,都表示愿意给她供货。
盘算了一下赔偿款,苏辞又去了趟疗养院,把爸爸的病房升级成最高档的。
护士连连夸她孝顺。
“苏小姐,我要给苏先生擦身了。”
“让我来吧。”
苏辞接过毛巾,仔细试了水温。
躺了三年,爸爸的肌肉已经有些萎缩,完全没有了从前的魁梧健硕。
苏辞抬起他消瘦的手臂,鼻尖一阵发酸。
“爸,我又来看你啦,你最近有没有乖乖吃饭呀?”
三年前,苏家公司破产,欠下近亿元债务。
妈妈接受不了事实,选择带着爸爸和他们姐弟俩一起烧炭。
妈妈死了,爸爸重伤昏迷,只有她侥幸从那场悲剧中活了下来。
至于弟弟......
“爸,你说小可到底去了哪儿呢?”
现场的灰烬中没有检测出他的DNA,可这三年,他却也再没有露过面。
苏辞没有结论,只能委托私家侦探帮忙去找。
她相信小可一定还活在世上。
哪怕花再多的钱,她也一定要找到他!
“爸,我现在离开了霍家,也准备自己开店了。
你一定要保佑我开业顺利,赚多多的钱,才能早点找到小可!”
擦完了身子,苏辞正准备推爸爸去晒会儿太阳,却接到霍南琛的电话。
“苏辞!你好得很!”
男人一开口就恨不得吞了她。
苏辞一脸莫名地切换到“深情”模式。
“南琛,你是不是想好不和我离婚了?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是有孩子的!”
“你闭嘴!”
霍南琛深吸一口气,“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回老宅!马上!”
听筒传来忙音,苏辞就这么被挂了电话。
她张了张口。
狗男人这是被刺激疯了?
不就是一件婚纱,至于么?!
苏辞唾了一口,前方还是乖乖掉了头。
毕竟现在赔偿款还没到位,她还得再陪他演演。
到了老宅,苏辞一进门就察觉气氛不对。
压抑。
逼仄。
窒息。
这是霍老爷子亲临时才有会的气场。
她不是个合格的媳妇,却是孝顺的孙媳妇。
当年要不是霍老爷子出手,爸爸也不可能捡回半条命。
“爷爷,您怎么来了?”
苏辞甜笑着走过去。
才刚走到一半儿,横空蹿出来两个保姆,一左一右地架住了她的胳膊。
“乖乖孙媳!待着别动!”
霍老爷子从沙发上站起身,拄着龙头杖飞奔而来。
“你如今有了身孕,可千万不能走这么快!”
身孕?
她错愕地看向男人:你说的?
霍南琛横眉冷对:我有病?
两人都是骑虎难下。
全霍家只有老爷子一个人沉浸在喜悦之中。
“苏苏啊,这两个都是爷爷特意给你找的孕期保姆,以后你就住在老宅,让她们照顾你!”
苏辞:???
住在老宅,她还怎么拿赔偿款?
她猛朝霍南琛眨眼睛。
——说啊!快说你和夏之乔就要结婚了啊!
说不定爷爷善心一发,还能再补她一笔钱呢!
霍老爷子顺着她“含情脉脉”的视线看过去,立刻懂了。
“你放心,你住在这里,南琛自然也得过来陪着你!”
瞧瞧这俩孩子,结婚三年还这么腻歪。
就一个字:恩爱!

“霍南琛?

你怎么来了?”

苏辞愣在原地。

以前他害怕她闹,但凡和离婚相关的,都只派王律师来和她谈。

今天怎么会亲自过来?

霍南琛沉着脸,鹰隼似的眸子几乎要在她身上烧出两个洞。

他原本是想着毕竟相识一场,大家好聚好散,谁知还没进门就听到这个。

还有,“霍南琛”?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自己的称呼已经是连名带姓一起了?

霍南琛勾了唇角,满眼都是讽刺。

“你倒是签得痛快。”


痛快也不满意?

真难伺候。

苏辞暗暗腹诽,也跟着笑。

“不想签又有什么用,你的心已经不在我这里了,强留也没有意思。”

这样的话,根本不是那个只知道胡搅蛮缠的苏辞能说出来的。

而她却说得那样轻快,仿佛刚刚摆脱掉枷锁的人是她,而不是自己。

霍南琛紧紧盯着她,试图在她眼中找到一丝强颜欢笑,却只看到了云淡风轻。

难道,她是真的想通了?

是真的,决定放弃自己了?

原本他该高兴的,可心里却没有来一阵烦躁。

口口声声说深爱着他,离开时却比他还利落!

这女人根本没有心!

霍南琛用力扯落领带,憋在胸口的那股气终于才顺畅了些。

“既然签完了就赶快滚!

还有,以后也不要在我面前乱晃!”

“你放心,下次见面,肯定是我们其中一个人的葬礼。”

苏辞转身就走。

协议到手,她才不会继续惯着他!

离开事务所时恰是晌午,苏辞走在林荫道上,摊开手心,去感受从树叶间漏下来的阳光。

鸟语花香,暖人心脾。

之前几次过来的时候,她怎么没发现原来这里的景色,是如此合人心意呢?

苏辞停了步子,朝身后事务所的方向扬起微笑。

“再见了,南琛哥哥!”

......苏辞没有回老宅,而是去了闺蜜童小舟家。

“离婚?

我没听错吧?
!”

苏辞认真解释,“骗你是狗。”

童小舟“啊”了一声,“所以,这事儿还真不一定是真的了?”

“骂谁呢你!”

苏辞一个抱枕飞过去,被童小舟跳起来拦下。

“嘿嘿,你不是最喜欢狗了么!

我就知道,就算全世界的情侣都BE了,你们俩也不可能会分手的!”

如此笃定的态度,也是一种变相的祝福。

若放在从前,苏辞也就欣然接受了,可现在的她只剩下好奇。

“为什么这么笃定?”

“因为你和霍学长是咱们一中模范情侣榜的TOP-1啊!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学校里还流传着你俩的事迹呢!”

童小舟往她身边一挤。

“我跟你说,上个月我替我妈去看晚自习,还看到一个女生把她男朋友堵在走廊,质问他为什么没准备霍南琛同款笔记呢!”

笔记。

苏辞大脑有两瞬的空白。

霍南琛大她两岁,她高一入学时,他就已经确定保送清华。

而以她的成绩,连进京的门槛都摸不上。

霍南琛那样霸道的人,当然不能接受异地,于是每天放学后都会把她堵在教室,一天三道,做不对不许回家。

任她怎么撒娇求饶都不管用。

说起来她最后能考上设计学院,还是多亏了他。

“苏苏,你们,是真的分开了吗?”

童小舟担忧地看着她。

她问得那样轻,好像她是拼凑起来的瓷娃娃,一碰,就会碎了似的。

苏辞轻叹着气。

她和霍南琛的纠葛太过不堪,除了爸爸,她没告诉过任何人。

“离婚协议已经签了,只民政局补我一个证而已。

小舟,我解脱了。

不是从霍南琛的手里解脱,而是我终于想通了,决定放过自己。”

苏辞仰头喝光了杯里的酒,嘴角弯弯,眼睛却亮得吓人。

“所以啊,恭喜我吧!”

小说《开局一纸离婚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