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瘾
  • 三分瘾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阿斯巴酸
  • 更新:2024-03-25 07:43:00
  • 最新章节:第44章
继续看书
现代言情类型《三分瘾》,现已全新上线,角色是白音洛周庭柯,作者“阿斯巴酸”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解。被周庭柯那样的男人宠着,哪个女人能不迷糊。加群,也在情理之中。带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我诚恳配合着。出乎意料的是,周庭柯竟也在群里。男人的头像跟林杳杳的一前一后,颇有一种话事人和他的小娇妻的既视感。看来投行的工作也没我想象中那么忙。我若无其事的关闭对话框,认认真真敲代码。很快,这个群里就冒出了第一条信息,内容来自林杳杳。......

《三分瘾》精彩片段


叮”一声,周庭柯的酒杯突然落在了桌面上,发出了一声脆响。
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的。
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握住酒杯,扣了下桌面,然后一饮而尽。
挺干脆。
我也作势抿了口果汁。
场面看着皆大欢喜。
但气氛却莫名有些僵硬。
我感觉自己挺混账的,在人家的生日宴上搞事情,总归是不礼貌。
干饭的王嘉没嗅出这一点,看热闹不嫌事大:“东哥,音洛姐都这么说了,你不表示表示?”
得,气氛更尴尬了。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在释东情商在线,他端着酒杯,说:“音洛这么抬举我,那我也敬你一杯。”
他语气里带着调侃,眼角噙着笑意,悄悄地给我使眼色。
我在他的示意下端起了杯子。
气氛这才暖回来。
这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
出餐馆的时候,周庭柯的迈巴赫已经在路边等着了。
曾智从车里跳出来,扶着醉醺醺的周庭柯上了后座。
林杳杳也跟着上了车,片刻后又从车窗里探出头来,问:“学姐,要一起吗?”
我笑着谢绝。
谁没事愿意去当电灯泡呢。
五块钱的地铁不香吗?
“音洛姐,让东哥送你呗,”王嘉听说我要赶地铁,提醒道:“这个点了,不安全。”
我看着脸颊泛红的释东,说:“不用了,我……”
“一起,”释东打断我,“学校在大学城附近给我安排了一个两居室,正好顺路。”
我一时间没法判断释东这句话的真假。
太突然了。
释东似看出了我的心思,干脆打开公文包,掏出了一张门禁卡:“信了?”
我只能带着这个微醺的男人一起赶地铁。
最后还是他送我到楼下。
我想着自己饭局上的举动,认真地道歉。
释东眉眼弯弯,笑着说:“音洛,其实我今天挺开心的,你这样……真的挺好。”
我一脸懵。
“这才是我们计算机系的骄傲,白音洛啊。”
释东用了骄傲二字。
陌生又熟悉。
击的我心口微微一颤。
回到住处后,我默不作声的坐在窗前,想着自己千疮百孔的人生,苦涩的扯了扯嘴角。
现在的我,哪里配得上骄傲二字。
漆黑的手机屏幕莫名的闪了闪。
我点开一看,竟是周庭柯发来的好友添加信息。
还配了个问号。
我迟疑两秒,锁住屏幕,转身进卧室。
一不小心睡过了头。
吴凌电话打过来时,我正忙着往地铁口跑。
“周庭柯到底几个意思?好端端的弄什么策划部,有完没完啊?”
我立即驻足,花了两分钟才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周庭柯要在我们工作室增加一个游戏策划部,由林杳杳担任策划部经理一职。
要知道,一款游戏的开发主要有策划、技术和美术三个不可或缺的部门,策划排在第一位,足以见得它的重要性。
但《恋爱物语》的整个游戏脉络之前我们早已经定下,现在让林杳杳插手,确实不合适。
“我觉得有必要找周庭柯谈谈,他是投了钱,但不代表他可以牵着我们的鼻子走。”
我琢磨了一会,问:“周庭柯有明确表示林杳杳可以插手游戏细节吗?”
“这倒没有……”
“那就再等等,”我理智分析道:“林杳杳来镀金,总要有个名头,只要她不越界,我们没必要因为她开罪投资人。”
周庭柯应该也不至于公私不分。
吴凌顿了顿后回应:“有道理,那一切等我回去再说。”
掐了线,我便马不停蹄的赶往工作室,刚进门,就看到前台小雅踩着凳子去拆办公门上的标识牌。
刻着技术部办公室的标牌在我的眼皮底下一点点的被拆下。
这时林杳杳从茶水间里走出来,手里端着香气浓郁的咖啡,笑着跟我打招呼。
紧接着她又说道:“对了学姐,我创建了一个工作群,你微信通过我一下,我拉你进群。”
她说话的语气和先前没什么变化,但眼神里,却闪过了一丝娇蛮。
我能理解。
被周庭柯那样的男人宠着,哪个女人能不迷糊。
加群,也在情理之中。
带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我诚恳配合着。
出乎意料的是,周庭柯竟也在群里。
男人的头像跟林杳杳的一前一后,颇有一种话事人和他的小娇妻的既视感。
看来投行的工作也没我想象中那么忙。
我若无其事的关闭对话框,认认真真敲代码。
很快,这个群里就冒出了第一条信息,内容来自林杳杳。
要我和她共享一些代码数据,并礼貌的通知所有人,以后的工作进程,从半个月改为每周汇报一次。
吴凌看到了,第一时间私聊我,问:“还不是老板娘呢,就开始给我们下指令了?”
我大事化小道:“金主爸爸没反对,照做吧,万一人家看我们态度好,追加投资呢?”
吴凌马上发给我一个大拇指:“跟了我一年多,格局不一样了。”
我客气道:“那不是姐姐教得好?”
左右一调侃,林杳杳的这点小举动倒也算不上什么了。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下午林杳杳在进入后端时,竟一不小心删除了一行数据。
王嘉直接炸毛,咆哮道:“你知不知道那些内容是我们花了一个多月才搭建起来的,你鼠标一点没什么,我们这一个月算是白忙活了!”
王嘉倒也没夸张,小小的代码看着微不足道,可只要一处出了问题,整个框架就塌了。
林杳杳神色愧疚:“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
“别,姑奶奶,我求求你行不行,老老实实当个花瓶不好吗?”
王嘉说的有些过了。
林杳杳听完低垂着双眼,眸中一片水雾。
要哭了。
我看着两人吵的面红耳赤的模样,平和道:“争这些没用,林杳杳,下不为例。”
林杳杳神色一滞,红着脸跑了出去。
我微微一顿。
王嘉气呼呼道:“该哭的是我们好吗?哭要是有用,我估计能把工作室给哭淹了。”
我捏捏眉心,想着团队的和谐,叫上王嘉一起下了楼。
但没找到林杳杳。
我无奈的给林杳杳留言后,回公司对着电脑一行一行的拉数据。
不知不觉就忙到了天黑。
等回过神时,这才发现林杳杳在新建的工作群里发了一条信息。
“学姐,是我没用,真的很抱歉,我知道是我的错误连累了大家,我现在真诚的跟你们道歉。”
末了加上了一个垂眼的表情。
她发这条信息的时间在两个小时前。
那时我跟王嘉在楼下没找到她人,刚回工作室。
怎么说呢,毕竟是小姑娘,气归气,但我们也不能揪着人家的错误不放。
于是我翻出林杳杳的电话号码,正准备拨出去时,工作室的大门突然开了。
周庭柯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当着所有人的面,看着我说:“白经理,我们谈谈。”
我看着他淡漠的眼神,一时间有些语塞。
犹记得不久之前,周庭柯也是这样突然出现在我们工作室内,那时他特意来等林杳杳下班,却撞见了她红了眼圈,心疼的不得了。
这一次,竟直接护上了门。

小说《三分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周庭柯的回应验证了我的猜测。
虽然一早我就见证了他对林杳杳的偏爱,但此刻听到他亲口回答时,我还是破防了。
就因为林杳杳一点点不自在,我就要提前退场吗?
这未免也太不讲道理了。
若是平时,我还是愿意给投资方这点面子的,但今天不同,出席宴会的机会是释东千辛万苦替我争取的,我这个时候放鸽子,说不过去。
我定了定神,说:“抱歉周总,我做不到。”
周庭柯闻声眉宇间拧成了疙瘩,语气也非常不和善:“你知道,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看来他是铁了心的要我走。
我蜷了蜷手指,实话实说道:“周总,如果今晚我是作为公司代表出席宴会,我当然乐意成人之美,但今晚我是作为释教授的女伴出席,周总应该能理解吧?”
到底是投资方,我也不能闹到双方下不来台的境地。
谁知我话音刚落,周庭柯竟发出了一声嗤笑:“拿释东压我?白经理,是不是好脸给多了,你都分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了?”
我看着咄咄逼人的周庭柯,一时间竟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我从未想过要挑起周庭柯跟释东的不快。
“说吧,想要什么?继续追加投资?”
周庭柯见我没吭声,又补充了一句。
他大概是以为我故意拿乔,好再从他这里捞一点好处。
“不必了。”我拒绝的干脆,“我不会离开。”
“你确定?”周庭柯紧盯着我,冷笑道:“这场宴会对白经理而言这么重要?怎么,就这么急着讨好释东?”
周庭柯用的是“讨好”,配上嘴角的那抹讥诮,一瞬间就把我钉在了耻辱柱上。
而他不可一世的态度,只因为我让他的林杳杳有一点点的“不自在”。
想到这,我勉强的扯了扯嘴角,疏离道:“宴会快开始了,周总,失陪。”
说完这话后我转身便走,下一秒,耳后又响起了周庭柯的声音:“白经理,你确定你能替贵公司承担后果?”
我立即驻足,双脚跟灌了铅一样沉甸甸的。
我从周庭柯的言语中听到了威胁。
但我主意已定,头也没回道:“悉听尊便。”
我是可以忍让,但不代表我没有原则。
返回宴会厅时,释东正在寻我。
“脸色不大好,出什么事了?”
我揉了揉突突跳的太阳穴,找理由道:“可能是酒喝多了。”
“早就跟你说了,他们递过来的酒你随便应付一下就是了,再不济,不还有我呢?”
释东还是义气的。
就凭这一点,我不后悔拒绝周庭柯。
“另外,”释东见我没说话,又继续道:“酒会的位置安排你看了吗?”
这一点我倒是还真没注意。
见我疑惑,释东摸了摸鼻子,解释说:“我们跟庭柯都坐主座,Stack也同桌,你……有关系吗?”
释东考虑问题一向周全。
他提周庭柯,说明林杳杳也会跟我们同桌。
他可能是怕我尴尬。
我故作轻松道:“没事,别忘了,我今晚可是来见偶像的。”
宴会开始后,嘉宾们陆续落座,如释东所说,我们被安排在了主座上。
周庭柯和林杳杳就坐在正对面。
在场的都是大咖,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码农,识相的当背景板。
不出片刻,我心心念念的Stack和负责人便一起出现了,他们的座位被安排在冯文灼身侧,与周庭柯和林杳杳极近。
林杳杳大概也认出了Stack的身份,趁着这个机会,给Stack递上了名片。
很平常的行为,毕竟像Stack这样的世界级软件工程师,不是谁都能见的,可因为林杳杳太过积极,此时此刻反而显得有些操之过急。
好在Stack也不是没情商的人,接过名片后礼貌性的扫了一眼,然后把名片递给了助理。
也算没下林杳杳面子。
林杳杳挺开心的,用着不大标准的英文跟Stack攀谈起来,内容跟我们正在开发的游戏有关。
Stack听完后表现出了一丝兴趣,但紧接着他话锋一转,问:“这款游戏我听冯先生提起过,听说负责搭建前后端的工程师叫白音洛?”
他话音落下,林杳杳脸上的神情肉眼可见的僵了一下。
我也没想到Stack会提及我。
倒是释东反应敏捷,他主动跟Stack打招呼:“您想认识的白音洛就在现场。”
Stack向我投来了探究的眼神。
机会就在眼前,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积极上前打招呼:“Stack,我是白音洛,很高兴认识你。”
Stack上下打量了我好几眼,沉思片刻道:“果然是你音洛,没想到两年后我们会在这种场合见面。”
我微微惊讶:“Stack你还记得我?”
我们曾因为入学的事情通过很多次邮件。
“当然,”浓眉大眼的白人信誓旦旦的开口,“当初你放弃剑桥时,我可是难过了好一阵,音洛,你在软件搭建方面真的很有天赋。”
我受宠若惊,但他的话,也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我身上。
放弃去剑桥的事,其实没几人知道。
但被Stack这么提了一嘴,大家看我的眼神明显都变了,特别是,周庭柯。
我们曾许诺一起上剑桥。
我佯装没在意,不动声色的把话题引到了新项目上,与Stack相谈甚欢。
林杳杳似有不甘,几次主动插话进来,都被Stack搪塞了去,最后只能干巴巴的坐在一旁。
酒会结束时,我拿到了Stack主动递过来的名片。
今晚的宴会上,Stack一共就发出去两张名片,另一张,是给了业内一家非常有名网络公司。
我算满载而归。
青年公寓楼下,释东醉眼迷离,说:“音洛,你知道吗,今晚我真的很高兴。”
“今晚班委功不可没。”
“但……”释东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说:“音洛,你怎么从来不叫我名字?”
我没想到释东会问出这么无厘头的问题来,尴尬道:“叫班委叫习惯了。”
“那以后,直接喊我名字怎么样?”
我刚准备应声,包里的手机响了。
是周庭柯的电话。
释东瞄了我一眼,说:“我就当音洛你答应了。”
他说完识趣的进了楼道。
返回车内,我瞅了眼正响动不停的手机,深吸一口气后,这才按下接听。
“白音洛,你不在家?”
周庭柯竟直呼我名,语气似乎还挺急切的。
但,他是怎么知道我不在住处的?

小说《三分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