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帝医婿
  • 阎帝医婿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三悟作者
  • 更新:2022-07-15 21:2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林木还差最后一劫便可以修成正果,没想到关键时候,一场车祸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不过却也给了他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医生老婆,本以为这是上天赐给自己的桃花运,谁想这最后一劫还要着落在阴险刻薄的丈母娘身上。林木万万没想到为了钱,丈母娘居然做出杀女婿骗保的违法事情,不过也成就了他的最后一难。

《阎帝医婿》精彩片段

江都市,沈家老宅。

“来来来,好女婿,跟妈走,别怕,对,往前,再往前......”

“好,低头,再低头......”

半老徐娘陈秋香拉着自己瞎子女婿一步一步引到马桶前。

“妈,这水够不?能不能淹死这废物?”

“够了,你快来帮忙,这废物饿了三天没力气了,这次一定要成功!”

下一刻一左一右把瞎子头猛然用力往马桶里按。

瞎子女婿拼命挣扎,可饿了三天全身软绵绵,使不出半分力气。

哦......噗......哦......噗......

连续几个水花溅起,瞎子女婿整个头全被按进了马桶,持续两分钟后身体停止了挣扎。

“林木,别怨我,我是迫不得已,家里需要钱,你死了,我们就有钱了!”

嘭!

突然卫生间门被踹开,沈婉晴冲进来。

“陈姨,你们干什么?快放手,你们这是杀人知道吗?”

推开二人,沈婉晴将瞎子救起,发现人已经昏迷,沈婉晴连忙将瞎子老公扶到卧室。

检查身体状况,作为医生,沈婉晴很快便确定林木只是缺氧晕厥暂无大碍。

“林木眼瞎,还是个哑巴,已经够惨了,你们就不能对他好点?”

“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老娘做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家?”

“你爸为了安葬你那死妈,欠下一屁股债,他不死咱们怎么还债?难道你想看到这个家家破人亡吗?”

后母陈秋香指着沈婉晴鼻子气急败坏的骂道,在她眼中沈婉晴跟她亲妈一样不识抬举。

“这一百万是这废物唯一的价值!”陈秋香想到一年前在林木身上发现的死亡赔偿保险单,无比激动!

奈何这一年内用了无数方法想弄死林木,都被沈婉晴破坏。

“姐,我去面试人家听说我姐夫是林木,都怕倒霉不用我,明天圣皇国际再面试不上,我只能在家啃老了!”沈莹莹没好气的说道。

“我爸欠的债跟林木有什么关系?你面试不上是你没本事,凭什么怪在林木头上?”

啪!

陈秋香一巴掌扇在沈婉晴脸上,怒斥道!

“怎么没关系?要不是他赖在咱家一年,倒霉事接二连三,你爸现在早就当上集团老总了,还会被堵门要债?你妹妹还用去找工作?”

“为了一百万保险赔付你们就要残害生命?缺不缺德?良心呢?赌债的事我会想办法。”

“你想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那可是一百万,把你卖了都不够!”

“那我就去卖,我的命是林木救的,就算是出卖身体,我也决不允许你们伤害他!”

“你......你......”

陈秋香脸色铁青,却再也说不出话。

没错,沈婉晴的命的确是林木救的。

一年前林木替沈婉晴挡下了飞驰的跑车,致使脑神经受损,视觉神经受损,汽车碎片刺入脖子导致声带受损,成了废物。

而当时林木身上只有一张死亡保险单。

可被救的是她沈婉晴,凭什么搭上全家人的幸福?

沈婉晴直接将房门反锁,想以此表达对后母和妹妹行为的愤怒,但不可否认,家里真的很需要钱。

“大伯,我是婉晴,我爸欠债被绑了,您能借我十万......”

“别再给我打电话了,你们家全都是废物,借你十万你还得起吗?”

“大伯我......”

嘟嘟嘟......

“叔叔,我是婉晴,您能借我......”

嘟嘟嘟......

她尝试给每个亲戚打电话,然而他们身为豪门旺族却不肯拿出半毛钱帮忙,山穷水尽了!

等在家里是不会有钱的,可留林木在家,沈婉晴又不放心,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开门,开门......”

“妈,要债的又来了,怎么办?”沈莹莹急道

“放心,要债的人是妈花钱雇的,这一百万死亡补偿金咱们要定了,今天那废物不死,沈婉晴就得倒霉!”

很快一个光头带着几个凶神恶煞的男子冲进来。

“陈姨,接到电话我就赶过来了,您放心沈叔叔在我那有吃有喝照顾的非常好,您答应给我的五万块钱......”

“刘大头你放心,事成了五万块一分不少,不过能不能拿到钱,就看你本事了!”

陈秋香露出贪婪一下,指向沈婉晴的房间。

刘大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故意高声喊道。

“沈婉晴人呢?他不跟我们走,他爹就得死!”

“我女儿不在,求求你们再宽限几天,钱我们一定会还的!”陈秋香坐在沙发上时不时急切喊几声。

“滚开,老子等的不耐烦了,今天不给钱,明天就入洞房!”

“老大,这房间反锁了,人肯定在里面!”

刘大头话音刚落,一名手下惊呼道。

下一刻众人皆是满脸坏笑。

“把门砸开!”

“等等,刘大头我警告你,只是吓唬吓唬那死丫头,你可别真把她给玩了,她可是李家大少爷看上的人,一千万彩礼都说好了!”陈秋香警告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刘大头嘿嘿一笑,女人他不知玩了多少个,虽说沈婉晴他没见过,但就算再漂亮,也没有五万块好处费吸引人!

一声巨响,整扇门被踹翻在地。

穿着吊带裙,肤白若雪的沈婉晴出现在众人面前,神色慌张,手中拿着一盏台灯紧张的盯着刘大头几人。

“你们要干什么?钱我一定会还的,这是我卧室,请你们出去!”

“钱?现在我不想要钱了,想要你!选美冠军真不是白给的,太美了!”

纯白吊带,峰峦高耸,白皙若雪的肌肤,令刘大头瞬间打消了内心的坚持,虽然都是女人,但沈婉晴的美绝对是那些胭脂俗粉万分不及的。

陈秋香的嘱咐被刘大头抛到脑后,再也无法克制兽性,伸手就要抓向那令无数男人魂牵梦绕的地方。

“你们两个出去把门看好了,任何人不准进来!”

刘大头对两名手下低声吼道,脸上已经充满了迫不及待的淫笑。

“放开我,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啊......”

沈婉晴被刘大头扑倒在床上,一双糙手不断在沈婉晴光滑身体上摩擦。

沈婉晴拼了命的挣扎,但毕竟是个女人,根本阻挡不住刘大头如饿狼一般的身体。

“妈,沈婉晴好歹也是江城第一美人,还是全国选美大赛冠军,就这么被糟蹋了,万一让爸知道......”

听着房间内撕心裂肺的绝望叫喊声,沈莹莹担心道。

“怕什么?收拾了这死丫头和她的废物老公,以后这个家就是咱们娘俩的,沈天华没证据,他能把咱们怎么样?”

陈秋香瞪了沈莹莹一眼,冷声道,双眼已经被铜臭味把该有的那点人情味彻底掩盖。

此时沈婉晴的上衣被扯下大半,只有一双玉手死死护在最重要部位。

抬眼望去,门口安静无比,显然是没人进来救她了,眼下也只有晕死在旁边的瞎子老公林木。

“林木,救我,林木救我......我是你老婆,你自己的老婆当着你的面被羞辱,你就真成废物了!”

沈婉晴拼命地对林木叫喊,绝望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多么希望林木在这时候站起来,如同一座大山一样,保护她!

但下一刻她又觉得可笑,林木眼瞎还是个哑巴,这一年被陈秋香逼着每天吃糠咽菜,还得洗衣服。

早已手无缚鸡之力,就算醒来也只是活活被打死!

然而就在沈婉晴闭上眼睛准备放弃的那一刻,林木的手指动了,一根,两根......五根......

九幽鬼泣之声将林木惊醒。

“九九八十一难生死考验通关,获得上世阎罗所有传承!从现在起你便是蔑视天下的无上阎帝!”

身体自我修复功能开启,修复脑神经,修复视觉神经,修复......

脑神经被修复,失去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出。

坐拥整个江都三分之二财力的林家,今日指定林木为林氏继承人,明日起掌管林家所有产业......

明天继承大典开启之时,也是林氏继承人林木与国际第一大豪门楚青柠小姐大婚之日!

正在这时,脑海中一阵机械声响起。

医道圣经传承中!

绝世武道传承中!

阴阳鬼术传承中!

探宝寻龙秘术传承中!

......

随着脑海中一道道声音响起,林木感觉自己脑袋变成了仓库,无数典籍疯狂涌入,整个人快要炸了!

许久,伴随着一道清凉进入额头,就仿佛脑海之门被关上一样一切归于平静。

此时林木彻底清醒,睁开眼的瞬间,发现视力恢复了,而此时他正被一个巨大的光盾守护着。

啊......

“我......我能说话了,该死的诅咒,这些年把老子害苦了!”

林木激动万分,从小他就莫名其妙被下了诅咒,算命先生说他天生残命,九死一生!熬过劫难,方成大道!

林木以为斗不过这该死的命运,没想到竟然熬过来了!

他想起自己被定为林家继承人后,立刻去保险公司买了死亡保险。

天生残命的他随时可能死掉,林家的万亿家业必须得到保障。

然而刚走出保险公司,一辆跑车呼啸向他撞来。

千钧一发沈婉晴出现在他身前,情急之下司机踩了刹车,让他在推开沈婉晴之后,没直接死掉!

而那司机不是别人,正是他未婚妻楚青柠!

当看到楚青柠狰狞的神情时,林木的心充满疑惑和愤怒!再过一天就是他们大婚之日,她为何要撞死林木?

“林木救我......快救我......我是你妻子......”

就在林木愣神的时候,沈婉晴和刘大头回过神来,沈婉晴大呼救命。

刘大头一只手死死掐住沈婉晴粉嫩的脖子,另一只手拿起台灯就向林木头上砸过去。

“去死吧废物,你死了你老婆就是老子的了!”

刘大头话落,手中台灯已经到了林木头顶,眼看着林木就要头顶开花。

突然林木一个翻身,速度快如闪电,甚至在床上留下了残影,下一刻没等刘大头反应过来,虎虎生风的拳头如同雨滴一般砸在刘大头的脑袋上。

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刘大头直接被林木打倒在地,头破血流。

许久,才上来一口气,惊慌的爬到墙角,如同见鬼一般盯着林木。

而沈婉晴早已吓的晕死过去。

“你想对我老婆做什么?我林木的老婆是你这种垃圾能染指的吗?”

林木一步步走向刘大头,瞎了整整一年的双眼此时暴露出极为恐怖的怒火。

刘大头在道上混了半辈子,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可怕的目光,顿时吓得全身颤抖,难以置信的说道。

“不......不可能,陈姨说你是瞎子,还是个哑巴,是彻头彻尾的废物,已经三天没给你饭吃,你怎么突然能看见了?而且还能开口说话,这......”

然而没等刘大头说完,一把桌子上的水果刀已经顶住了刘大头咽喉。

“谁让你来动我老婆的?不说你就死!”

林木声音阴沉至极,让人有种面对活阎王一般的恐怖。

“别......别杀我,是陈秋香,陈秋香知道你死后那份死亡保险能赔偿一百万,她想用你的命换钱。”

“陈秋香还偷偷替你老婆跟豪门李家大少爷定了婚约,只要你死了,她立刻逼着你老婆嫁给李家大少爷,到时候光是彩礼钱就一千万!”

“你岳父沈天华也是陈秋香让我绑走的,不过你放心,他人没事,我马上就放他回来!求求你别杀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听着刘大头的话,林木气的咬牙切齿,他没想到沈婉晴的后母竟然如此贪婪。

今天如果不是被陈秋香按进马桶里莫名其妙恢复了创伤,还得到了上世阎罗的传承,恐怕此时沈婉晴已经被刘大头给糟践。

而他也可能被刘大头弄死,用不了多久沈婉晴就得被逼着嫁给李家大少爷。

如果是以前林木的爆脾气,肯定会直接出去弄死陈秋香,但经过这一年的浑浑噩噩,让他变得越发沉稳。

现在出去弄死陈秋香母女轻而易举,但婉晴怎么办?陈秋香一死,沈婉晴必定会面临父女翻脸的局面。

为了沈婉晴林木并没有直接揭穿,而是对刘大头警告道。

“听好了,一会儿你出去,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让你的人把我拖出去,告诉陈秋香,一切顺利,明天一早去保险公司验尸拿钱!”

刘大头连连点头,按照林木的吩咐,叫人将林木拖出去。

陈秋香看着装死的林木,高兴的拍手叫好,听说明天一早就能拿到一百万,更是笑的合不拢嘴,当场将五万块钱塞给了刘大头。

刘大头拿钱便跑,却不知跑得再快也没用,林木已经用医道圣经传承将几人五脏六腑震出裂痕,不出三天必死!

当晚沈婉晴醒来,发现林木失踪,追问陈秋香,结果被陈秋香狠骂了一顿,还挨了两个耳光。

天刚亮,陈秋香便说要去保险公司验尸,沈婉晴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悲愤之中颤抖着玉手指着陈秋香喝道。

“陈秋香,果然是你,你们终究还是把林木给害死了,你们......你们会遭报应的!”

陈秋香与沈莹莹早已被一百万死亡赔偿金冲昏头脑,并未理会儿沈婉晴。

等到保险公司上班,两人赶过去,沈婉晴为了看林木最后一眼,也去了保险公司。

“您好,请问办理什么业务?”

三人刚进门,便有穿着秀气紧身小西装的美女迎上来。

“我女婿之前买了一百万的死亡保险,结果人死了,他才二十来岁,就这么没了,老天爷不公呀,不公......”

陈秋香进门就悲伤的哭了起来,眼泪如决堤的洪水一般说来就来。

几名工作人员面露同情,安慰道。

“阿姨,别着急,人死不能复生,节哀......”

......

在几名工作人员劝说下,陈秋香蹒跚坐在椅子上,哽咽道。

“我的好女婿,是我们全家的顶梁柱,没了他,我们这一家人可怎么活呀!”

“这一百万是我女婿用命换来的,你们一定要兑现承诺!不然我们一家老小可真就一点指望都没了!”

两名心软的工作人员一听,也跟着掉眼泪。

“放心吧阿姨,只要投保属实,您女婿的死亡赔偿金就会一分不差的给您!”

“谢谢,谢谢你们,都是好孩子,我这可怜的女婿......”

沈婉晴一边擦着泪水,一边冰冷的看着演技十足的陈秋香。

很快一切流程结束,陈秋香顺利收到一百万的汇款,当看到账户余额多了一百万的那一刻,陈秋香顿时露出了贪婪的笑容,再也没了半分悲伤。

“阿姨,钱收到了吧?”保险公司总经理轻声问道。

“收到了,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陈秋香满脸堆笑的拉着沈莹莹转身就要走。

“阿姨等等,您虽然拿到了钱,可是您女婿还没安葬,这份死亡赔偿有个附带条件,您必须拿出十万块钱为林木买一块墓地,风光大葬才行。”

“我想您这么心痛您女婿的死,这点条件应该没问题吧?”

听到总经理这话,陈秋香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什么?十万块的墓地?那废物也配?别说十万块,就是一分钱老娘也不会花在那废物身上!”

“阿姨,您怎么能这么说?您刚刚不还因为您女婿的死,伤心欲绝,甚至还骂老天不公,怎么拿了钱却......”

之前陪陈秋香掉眼泪的两名美女诧异道。

“我不那样,你们能把钱给我吗?现在老娘拿到钱,那废物就算尸体臭大街,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女儿,咱们走!”

陈秋香不以为然的冷声道,戏已落幕,钱已到手,她还装个球。

“阿姨,您怎么能这样?那可是您女婿,就算您不愿出钱买墓地,也不至于让他暴尸街头,更何况您还拿了一百万的死亡赔偿金,那可是您女婿用命换来的!”

总经理无奈叹道,现在他终于确定林木之前说的杀婿骗保真实性,这种冷血女人,啥事干不出来?

“哼,我陈秋香做事,还轮不到你个小娃子指手画脚,我说不管就不管!”

“阿姨,您要是这样,这一百万赔偿金您一分都拿不走!”之前陪哭的美女气愤道。

“钱到了我陈秋香的卡里,就别想再拿回去,你们不让我走,我立刻报警告你们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胡搅蛮缠陈秋香还没怕过谁。

“你......你......倚老卖老,不要脸!”

美女气的直跺脚,其他人也都纷纷指责陈秋香人品,反倒是总经理露出一抹淡然的冷笑。

拿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突然一直没说话的沈婉晴柔声道。

“算了,让她们走吧,林木我会安葬,哪怕是倾家荡产,也会帮他找一个好墓地风光大葬,你们放心!”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总经理放下手机看向绝美容颜的沈婉晴,忍不住吞咽口水轻声道。

“这位美女,请问您是......”

“我叫沈婉晴,林木是我老公,也是我救命恩人,他的死全都是因为我,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了,希望他在天之灵不要记恨我!”

“我想看一眼林木可以吗?”

沈婉晴充满自责,如果她能早点将林木带离沈家,也不至于被陈秋香母女活活害死。

“蠢货,为一个死人花钱,我警告你,你绝不能动用家里一分钱,否则我饶不了你!”

“陈姨,你放心,那个家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入半步,更不会用家里一针一线。”

沈婉晴神情中露出一抹倔强,那个家已经让她心死。

“谁说我林木死了?能害死我林木的人还没出生呢!”

正在这时,突然一道声如洪钟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众人皆是一惊,立刻向电梯方向看去,结果发现一个拄着导盲杖的男子一步一步向这边走来,正是林木。

“林木?你......你没死?”沈婉晴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不可能,绝不可能,这废物怎么还活着?而且......而且还能说话了?”

陈秋香腿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难以置信的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林木。

“林先生,正如您所说,有人骗保,幸好您及时通知我们,只要您一句话,这两人就是死罪!”

“你胡说,我已经找人问过,就算骗保成立,一百万最多也就够判几年!”陈秋香情急之下反驳道。

“没错,一百万的确判不了几年,但林先生的保费是一百万亿,这种巨额保费,足够你死十次百次了!”

总经理说完,将保险单甩给陈秋香,当陈秋香看到一百万后面那个单位是亿的那一刻,彻底绝望了。

“你......你们算计我!混蛋!”陈秋香此时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林木精心设计的。

但当看到总经理准备报警的时候,陈秋香怂了。

“好女婿,妈错了,妈真的错了,求求你,看在我一把年纪的份上,饶了我吧,我发誓,以后一定会对你和婉晴好,沈家老宅我们马上让给你们!”

“姐姐,姐夫,我年纪小,不懂事,求求你们原谅我吧,以后哪怕是给你们当牛做马,我都愿意!”

母女俩央求着跪在林木面前,见识过两人演技的众人,皆是冷眼相看,没有丝毫同情。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