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文本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
  • 完整文本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夜与剩饭
  • 更新:2024-05-16 00:44:00
  • 最新章节:第2章
继续看书
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楚欣魏和,也是实力派作者“夜与剩饭”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气沉重、面容严肃的国字脸中年男子,正是南山市缉毒大队的大队长,郑毅。他刚一宣布调查结果,就引得在场众人一片哗然。“什么?我没听错吧?魏和是警察?”“怎么可能?”“郑队,您刚才……不是在开玩笑吧?”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他们本来等着警方宣告我那罪恶的一生,谁知道事情竟然迎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反转,就连我本人也猝不及防。......

《完整文本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精彩片段


反倒是喷子们的声势越来越大,一个个恨不得生吃了我的肉,然后把满清十大酷刑都给我上一遍。

值得欣慰的是,神通广大的网友们似乎并没有进一步扒出我家人的信息。

不过想必那些亲人们也都从网上看到了我的种种恶行,应该是刻意回避了吧。

罪大恶极的我死了,家人又挖不出来,网友们找不到宣泄的出口,便将炮火齐齐指向了南山市缉毒大队,官微的评论区早已沦陷,舆论压力很大。

看来要不了多久,缉毒大队就要发声明了,毕竟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这件事也该划上一个句号了。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等来的不是一则声明,而是一场规格极高的新闻发布会。

7

“最近大家都很关心的湄河沉尸案,警方调查已经有了初步结果。

现公布如下:11月8日、11月9日,11月11日,发现的三部分尸体系同一人。

死者姓名:魏和,性别:男,享年30岁,系警方派遣卧底国外特大贩毒集团的特警人员。”

语气沉重、面容严肃的国字脸中年男子,正是南山市缉毒大队的大队长,郑毅。

他刚一宣布调查结果,就引得在场众人一片哗然。

“什么?我没听错吧?魏和是警察?”

“怎么可能?”

“郑队,您刚才……不是在开玩笑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他们本来等着警方宣告我那罪恶的一生,谁知道事情竟然迎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反转,就连我本人也猝不及防。

吧嗒!

同样在场旁听发布会的楚欣整个人如同石化,手里的手机掉了都没发觉。

她一身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口罩和鸭舌帽,仿佛要与整个世界隔绝。

但仍然可以从她那剧烈起伏的胸口,指节发白的双手,不断颤抖的睫毛,看出她内心的强烈波动。

“魏和,魏和!你……你真该死啊!”

嘈杂起来的人声中,我听到了一道微弱的低沉的甚至有些哽咽的低语声,从楚欣嘴里传出。

不知怎的,虽然她嘴里骂着我该死,但我却听不出一丝的仇恨。

不知怎的,虽然她只是骂了我一句,但我却觉得心要裂开一般。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定是搞错了!”

“黑幕!一定是黑幕!魏和是人渣,是恶魔,怎么可能是卧底警察?”

“弹幕给我刷起来,魏和恶魔!魏和该死!”

由于发布会在网上同步直播,直播间里的网友们更是群情激愤,根本不相信我是警察这件事。

我也难以相信,因为我脑子里一点这方面的记忆都没有。

眼看着发布会现场就要彻底骚乱起来,脸色阴沉的郑毅霍然起身,鹰隼般锐利的目光扫过全场,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响彻整个会场。

“虽然我们支持言论自由,但如果有人恶意攻讦污蔑战斗英雄,有关部门会请他喝茶的。”

话音落下,嘈杂的喧哗声顿时止住,直播间的弹幕也少了许多,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郑毅,等待着他后续的发言。

“按照规定,对于卧底警察的信息我们都是持严格保密的态度。但是鉴于此事在网络上快速发酵,引起了极大的舆论关注,上级部门特许我们披露魏和的生平履历,一方面是为英雄洗刷冤屈,以正视听!一方面是震慑不法分子,警钟长鸣!”

“魏和,男,毕业于某武警学院,后入伍某特种大队,因其表现突出,能力优异,被秘密安插进某大型跨国贩毒集团,执行了长达7年的卧底任务。执行任务期间屡立战功,协助我们破获了多起走私贩毒行动,揪出了安插在公安系统内的卧底,极大地遏制了境外输入境内的走私毒品,对本市乃至整个西南地区的稳定治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他口中的这个人自然是指的我。

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楚欣心里一直挂记着我,才会一直单身到现在。

可她不是对我恨之入骨吗?

我更困惑了。

5

那次之后,那个林易恨不得每天跑过来八遍。

后来他好像跟院领导申请了现场支援,几乎整天都跟楚欣黏在这间手术室里。

楚欣似乎真的敞开了心扉,她跟林易的话变得多了起来。

两人都是一个专业,又是一个学校的,确实有很多共同话题,看得我很不自在。

好在队里终于给楚欣抽调了一名助手过来帮忙。

有别人在,那个林易还算稍微收敛些。

不过这下楚欣彻底不参与解剖了。

她似乎十分抗拒接触我的尸体,全程负责记录,以及指导林易和助理如何开展工作。

对于他们的工作我并不了解,我只能从他们的对话中大概猜测他们在做什么。

值得高兴的是,随着解剖的进行,我的记忆也在一点点恢复着。

那助手大概是个新手兼话痨,她喊楚欣为老师,一直问个不停。

“老师,这个死者身份确认了吗?既然被分尸了,有可能是凶手故意迷惑警方。”

“确认了,三个部分的尸体已经取样化验了,确认来自同一个人的DNA。”

“那只能确认这尸体是一个人的,但并不能直接断定尸体的身份是谁吧?脸部已经严重毁容了。”

“我跟警方都认识这个人,可以确定他的身份。”

“您认识他?他叫魏和是吧?您跟他什么关系?”

林易不高兴了,“你这个小助理怎么这么多话,赶紧干活!”

小助理吐了吐舌头,继续埋头干活。

但没一会她又开始讲话。

“啧啧,这个头骨的骨相还不错,应该是个帅哥吧,可惜了……”

“可惜什么?!”

楚欣的眼神冷的吓人,把小助理吓了一跳,连忙改口。

“我是说可惜了,不走正道。”

楚欣默然收回目光,眼神不经意扫过我那颗丑陋的头颅。

……

“魏和,你高考报的什么志愿啊?”

“干嘛问起这个?”

“干脆报考北影吧,你不说话的时候还挺帅的!”

一段对话的记忆涌了上来,画面中的楚欣笑着看向我,眼神中满是爱慕。

“志愿嘛,我早就想好了,我要当一名……”

记忆戛然而止,无论我怎么回忆,也想不起来当时究竟说了什么。

“老师,死者身上的骨头都烧焦了,骨龄不好检测啊。”小助理再次打破沉默。

“30岁。”楚欣默了默说道。

“老师您怎么知道他是30岁呢?”

“看牙齿!看牙齿也能判断年龄,你这个小助理比我还业余!”

一旁的林易不悦的埋怨道。

“有道理诶!”小助理抄起工具就开始撬我的嘴。

“老……老师……”

“又怎么了?!”林易真的有点不耐烦了。

“没……没有牙……”小助理声音有点打颤,指着那个嘴巴大张的头颅。

我不禁感到有点好笑,那牙床上光秃秃的,一颗牙都没了,活像一个老头。

林易瞥了一眼,忽然开始忍不住干呕。

而楚欣则连头也没抬,依旧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只不过笔刺破了纸张,原本娟秀的字迹变得有些狰狞。

然后,她顿笔,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看舌下有没有什么东西?”

情报。

我立刻意识到她在找情报。

“也……没有,什么都没有……”

“什么?”

“他舌头都没了……”

我听见了倒吸冷气的声音。

6

有了助手和林易的帮助,后续的尸检工作进行很快。

法医的验尸工作需要实时记录,由于没有助手,她只能自己录音记录。

双眼被挖,鼻梁折断,脸上有着密集的伤口,皮肉尽数翻卷起来,又被水泡得发白浮肿。

楚医生取出缝合针,快速地做着最大程度的复原。

人脸,是辨认尸体身份最重要的特征之一。

修复了七七八八之后,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盯着我的脸沉默许久。

我看到她那好看的眉头渐渐皱紧,呼吸也越发粗重了起来。

“魏和……魏和!”

她忽然仰头,发出一阵渗人的狂笑,“报应!真是报应啊!”

她捧着我的头,几乎是从牙缝里发出的声音,带着无边的恨意。

魏和是我的名字。

这女人认识我?

“究竟是谁在替天行道,把你的脸也毁了啊哈哈哈!”

她似哭似笑的喃喃道,旋即缓缓摘下口罩,一道恐怖的伤疤从右侧脸颊延伸到下巴。

“魏和,你看看我啊,看看这个当年被你亲手毁掉的人吧!”

她那表情过于狰狞,我甚至都怀疑他想把我吃了。

她的肩膀微微抖动,发出神经质般的声音,

“哦,我差点忘了,你的双眼都被人给挖了,你看不到了。”

我看得到。

这个女人,我看得到。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浑浑噩噩的脑海中,立刻回忆起一个名字。

这个女人的名字。

楚欣。

脑海中过电影般闪过一些残破的画面。

画面中是我跟几个哥们在一个狼藉的酒吧里,楚欣突然冲进来拉起我就要走。

我当时可能也喝大了,挣开她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她直接被打得倒飞出去,在满是酒瓶碎渣的地上滚了几圈,再爬起来时半边脸已经血肉模糊……

电话铃声骤然响起,脑海中的画面一闪即逝。

楚欣拿起电话,我飘过去一看,赫然写着“郑毅”的名字。

这人我认识,市缉毒大队队长郑毅,老熟人了。

楚欣擦了擦手,似乎有些疲惫,无力的靠在墙上接起了电话。

“结果出来了吗?死者是谁?”

一向以沉稳著称的郑毅,此时的声音竟然带着几分焦急和忐忑。

“你早就猜到是他了吧?不然为什么偏偏把我调过来做尸检?”

楚欣的声音冷得跟冰一样,电话那头的郑毅忽然沉默了。

“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谢谢你让我亲眼见证那个人渣的报应!”

又是长久的沉默。

过了半晌,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叹息,郑毅的声音似乎苍老了许多。

“你继续待命,随时可能有……新的尸体送过来。”

“呵,被五马分尸了么?那我真的拭目以待。”

楚欣噙着一抹冷笑,眸子一点点幽深了下去。

3

湄河里捞上来一个人头。

在这个边陲小镇里,这足以称得上是爆炸性新闻。

我透过楚欣的手机屏幕,看到过许多条她浏览的新闻,碰巧主角都是鄙人。

“11月8日,本市郊区的湄河里打捞起一颗头颅,警方初步认定为跨境贩毒集团的活跃分子,市民如果发现其他尸体残骸,请立刻联系当地警方……”

楚欣刷了很久,翻来覆去看的都是这几条新闻。

评论区里早已骂声一片。

“毒贩子都该死!应该千刀万剐!”

“谁捡到尸体的话联系我,我要把他挫骨扬灰然后喂猪!”

“这个毒贩子是谁啊,建议把他的信息曝光出来!”

“别急,好多网友已经在开始人肉他了……”

这一条条评论看得我是眼皮连跳,楚欣则是冷笑着关上了手机。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