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畅读佳作推荐
  • 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畅读佳作推荐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小色
  • 更新:2024-05-16 00:43:00
  • 最新章节:第34章
继续看书
《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是作者大大“小色”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顾玖谢湛。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妇人眉宇间十分开阔,神情平和,说话不急不躁,虽然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气质却和顾玖以前见过的乡下妇人不一样。她脸色有些发黄,嘴唇也没多少血色,说话时中气不足,明显身体不是多好。“您是谁?谢湛呢?”顾玖问。高氏有些惊讶的看她一眼,这小娘子说话真是……直接,有些不通人情世故。“我是谢湛的娘,谢湛在他屋收拾东西。”停顿了......

《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畅读佳作推荐》精彩片段


谢湛从县城回来的路上都已经想好了,这时都不用思考,捡根树枝,就在地上画起来。

边画边讲:“居虎偃最多三日就会决堤,咱们清河附近,只有五陵县有几座土山,三日路程能到达的其它地方,地势都低……”

一个汉子嘴快的道:“那咱们就去五陵县?”

谢湛摇摇头,“五陵的地势低,土山也低,这次祁州十几日暴雨的雨量,都经过河道,汇聚到居虎偃,水量太大,怕五陵的土山也会被淹没。”

“那咱们去哪里?五陵不能去,其他有山的地方咱们三天时间又走不到……”

“是啊,难道只能等死?”

村民们纷纷说道,语气很是着急。

谢湛在地上画了两道高山,“咱们去仙居山。”

“仙居山?那不是居虎偃的方向吗?咱们不说赶紧逃,怎么还往上凑?”

谢湛摇摇头,“那是咱们唯一的生路,三日路程能到达的高地,只有仙居山和虎盘山,虎盘山山势陡峭,咱们根本上不去,只有仙居山,山势缓,老人和孩子都能爬上。”

“可是咱们吃什么?麦子还没收,家里余粮不多了。”

大家都能想到,即使到了仙居山临时避难,但往后怎么办?洪水不是一时半会就能退。就算退了,这一带房屋倒了,田地也不能种了,什么都毁了,去哪找吃的,去哪安家?

谢湛伸手在地上仙居山的位置后面,重重的圈了一个圈,“咱们只要穿过这片老林子,就到了上俞县,然后往东走,顺着仙居山脉,一路往东,去泾州城讨生活。只要咱们人还在,不管做苦力还是做点小买卖,只要肯干,怎么都能活下去。”

“穿过老林子?”村民们纷纷抽气,“祖祖辈辈都没人敢去老林子,都说那里什么蛇虫虎豹、山魈鬼怪都有,老人们还说那林子里的树都会吃人,去了就是死!”

“不能去呀,那就是个吃人的林子!”

那片老林子比两个清河县加起来还大,从来都充满恐怖的传说,都说进了老林子就甭想活着出来,因此虽然老林子距离槐树村也没有几日路程,也没人敢去那里打猎。

蛇虫虎豹有,山魈也只是传说中才有,至于树吃人的话,谢湛也就听听,“咱们人多,村里还有走过镖的叔伯兄弟,未必走不出去。何况林子里野菜野果丰富,能节省不少口粮。”

村民们你看我我看你,都没个主意。

谢大郎在腿上一拍,“听四郎的,仙居山是唯一活路,就这么办!”

立刻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谢湛也懒得再解释,他站起来扔了树枝就回去了。

谢大郎是槐树村的村长,协调村民这种事他更擅长。

……

顾玖睁开眼,看到一个妇人正坐在旁边做针线活,狭小昏暗的房间里没几件家具,躺着的床板也硬邦邦的。

“醒了?”那妇人问了一句,端起桌上的一碗稀粥,“还温着,赶紧喝了。”

顾玖先前的一个馒头一半在肚里早消化干净了,另一半被谢湛一胳膊给夹出去了,这会儿实在饿的不行,什么都顾不上,道声谢接过来就大口大口的喝。

妇人在旁边柔声劝:“你慢着点。”

一碗粥下去,顾玖觉得还能再来十大碗,眼巴巴望着妇人问:“谢谢,还有吗?”

妇人失笑,“你饿太狠,不能一次吃太多,慢慢来。”

“哦。”

顾玖很听劝,放下碗打量妇人,见这妇人五十来岁的样子,虽然已经不年轻,但五官看起来十分秀气,想来年轻时是个美人儿。

妇人眉宇间十分开阔,神情平和,说话不急不躁,虽然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气质却和顾玖以前见过的乡下妇人不一样。

她脸色有些发黄,嘴唇也没多少血色,说话时中气不足,明显身体不是多好。

“您是谁?谢湛呢?”顾玖问。

高氏有些惊讶的看她一眼,这小娘子说话真是……直接,有些不通人情世故。

“我是谢湛的娘,谢湛在他屋收拾东西。”

停顿了一下,又道:“我家谢湛排行老四,你可以叫他谢四郎,或者四郎哥。我们马上要出门逃难,这一逃,也不知道会去哪里,还能不能活着。四郎说你家里没人了,你可有什么打算?”

顾玖想了想,道:“您家里还缺童养媳吗?”

高氏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窗外不知是谁经过,噗嗤一声笑喷了。

顾玖急忙站起来,一手扯过高氏的手,在她大拇指的鱼际穴上按压起来。

没几下,高氏就止住了咳嗽。

她惊讶的抬起头问顾玖:“你还懂医理?”

顾玖点头,一脸认真,“嗯嗯,我超厉害哒!”

高氏忍不住又笑了,这孩子性子真是直率。

“你这小姑娘怪可怜的,四郎把你捡回来,就是咱们有缘,你若是愿意,就留在咱们家吧。”

顾玖狠狠点头,“嗯,愿意!”

她只能抱住谢湛家人的大腿了,不然怎样呢?

高氏又笑了,觉得这孩子真是爽利,一点都不做作。

“来,先把衣服换了。”

顾玖身上穿的还是喜服,谢家没有女孩,高氏给她找了老三媳妇的衣服,只把袖子和裤脚缝短了点。

顾玖才知道刚才高氏是在给她改衣服,心里有些感激,笑眯眯的道了谢。

高氏看她的头发也乱糟糟的,就让她转过去,拿起梳子给她梳头。

谢家三辈子都没有女孩子,高氏还挺新鲜,打扮女孩子的感觉还蛮好,高氏一开心,险些忘了即将到来的劫难。

高氏给顾玖梳了个双丫髻,把人转过来一看,一颗老母亲的心登时就软的一塌糊涂。

眼前这个娃长着一双好看的瑞凤眼,皮肤白皙,软软糯糯,这么简单一捯饬,就好看的叫人移不开眼。

高氏暗暗决定,小闺女太招人喜欢了,这娃今天起就是自家的了。

忍不住摸摸顾玖的小脸儿,越看越喜欢,若不是时间来不及,真想好好亲香亲香。

这时院子里响起说话声。

“老二老五你们俩回来了,买了多少粮食?”

“就两斗,人都抢疯了,还好我去的早,后面粮铺掌柜就不卖了,人家要留着自家用。”

“唉,两斗就两斗吧,家里还有半袋子糙米,半袋子杂粮,红薯还有些,省着点也能吃一段时间。”

“盐糖呢,买到了没有?还有雨布,这个也得买。”

“盐买了两斤,糖一斤,桐油也买了一桶。油布就买了七块,娘的,真黑,一块就涨了十个大钱,简直是黑店。”

“有什么办法呢?这时候了,有用的东西比银子重要。行了,别抱怨了,快去收拾你的衣服被褥。”

高氏在屋里听得皱起了眉头,看到顾玖大眼睛忽闪忽闪看她,叹了口气,摸摸她的脑袋,问:“怕不怕?”

顾玖摇摇头,老老实实的道:“不怕。”

怕有什么用?灾难不会因为你害怕而不来,躲不开就勇敢面对吧!

高氏笑了,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好了,干活去吧!帮我把铺盖卷了,搬到外面的驴车上。”

谢家院子里,一家老小也都在忙碌的收拾东西。看见顾玖出来,都好奇的看几眼。年龄小的偷偷摸摸看,年龄大的光明正大的看,顾玖统一回个大大的笑脸。

笑的谢家六七岁的小娃唰一下别过头去。

谢家大嫂张氏、二嫂徐氏在院子里烙杂粮饼做干粮。

张氏冲她招手,“醒了?来来,过来,顾九娘是吧,过来帮着烧火。”

张氏仍旧不解气,望着张余氏的方向,叉着腰发誓:“下次老娘再不长记性借东西给那老婆子,老娘就趴地上学狗叫。”

顾玖都给她整笑了,她其实也没生气,就是没遇到过这种抹得下脸皮的无赖人,觉得长见识了。

想着下次还得做一些,听说这老林子贼大,路途还远,要用的多着呢。

高氏和傅蓉娘,还有谢五郎三人正在悄悄儿说话。

“傅老到底怎么去的?清河县距离泾州太远,消息不灵通,都四年了,我们竟然都不知道。”高氏问傅蓉娘。

傅蓉娘道:“不怪伯母,祖父就怕惊扰了您和……特意交代,他老人家的事不值一提,只要您二位好好的,他就安心了。”

谢五郎眉目清冷,眼中带着洞察一切的光芒,问道:“傅老的过身,到底有什么隐情?傅家姐姐不用有顾虑,若是被人所害,我必定会为傅老报仇。”

高氏也道:“是啊,没有傅老,四郎也不能平平安安长大,他老人家如是遭人暗算,四郎总会为他老人家讨回公道的。”

傅蓉娘咬咬嘴唇,犹豫好久,才道:“武库司都尉杨明的小妾生了怪病,杨家得知我祖父擅长疑难杂症,就派人招祖父进京……”

高氏皱着眉头,“这个杨明是什么身份,一个小小的七品官的妾室生病而已,就闹这么大动静,傅老好歹是……”

谢五郎道:“杨明是杨顺的哥哥,杨顺过继给了大内总管杨直。”

高氏就明白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杨直权柄大,连他家的一个亲戚都敢这么横。

“祖父不想跟杨家扯上关系,就称病拒绝了。结果没过多久,就被人告发卖假药害死人命,关进大牢,没两天就传出了畏罪自尽的消息。”

高氏和谢五郎一时没说话,心里则是五味杂陈。

半晌,高氏才道:“傅老就是太耿直,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过刚易折……”

停了下又道:“你就安心在谢家呆着,总有那么一天,四郎给你祖父报这个仇。”

傅蓉娘就跪在地上,给谢五郎磕了个头。

经过这一日的晾晒,天麻片终于彻底干了,村民们开开心心收拾好,一早起来就继续赶路。

继续往老林子深入了两天,顾玖也没再遇到她需要的药材。

她想尽快把高氏的药给集齐了,路上炮制好,就能开始调理身体了。这会儿还缺着好几味,就想在林子里找找。

跟谢五郎和谢五郎说明原因,打算脱离队伍去采药。

谢五郎不让顾玖去,“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就不用去了,你把要挖什么药画出来,我和五郎去就行。”

顾玖摇摇头,“很多草药长得都很像,看起来差不多,实际药性相悖,还是我去保险一点。”

谢五郎只能答应。

正好陆阿牛也想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猎到鹿,他还想着赶紧弄张弓弩出来,就说跟着一起去,四人跟谢大郎说一声,就准备出发。

谢大郎不放心,“万一你们找不到队伍怎么办?要不然我们就留在原地等你们。”

顾玖道:“不好让大家跟着等。放心,我认得方向,咱们一路向西走的,只要不偏离方向,就能找得回来。”

谢五郎出主意,“我们带上铜锣,找不到时就敲锣,大哥这边听到锣响,就弄出声音回应一下。”

谢大郎答应下来。

谢五郎跟陆铁匠点点头,“这里就麻烦陆叔照顾了。”

陆铁匠顿顿手里的铁棍,“放心,有我在,不管是大胡村人来闹事,还是遇到野兽,保管没事。”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